4月 29, 2008

長闆坡

長板坡上趙子龍浴血救阿斗的故事,多半用來強調忠臣倫理,表彰下位者的道德。可是反過來想,如果劉備是個爛老闆,趙雲會肯為他賣命嗎?你當人家是追骨頭的狗,叫衝就衝啦??沒有好老闆,忠臣不過是血白流罷了。駿馬尚且求伯樂,伯樂又何嘗不是苦尋駿馬?別說屬下不好幹,好老闆也不是好走的路啊。

我家老闆就不能算是好老闆。她難相處已經是聲名遠播的了,大部分跟他共事過的人都深受其害。雖說她是很熱心也很有智慧的老師,總是吸引得到忠心耿耿的學生—包括我,可是她有些脾氣實在很惱人。比如說她一忙起來就會情緒不穩定,也會忘東忘西,麻煩的是明明記錯的事還會當成是對的,別人指正她有時候她還會反過來說是你的錯。好吧,就算忙中有亂是人之常情,每個人都會有固執的時候,但是好老闆有一項要件就是要沉得住氣穩住大局,要懂得穿針引線。一堆人等著聽妳發號施令、等著你協調人事分派工作啊,不然要妳這老闆幹麻?(所以政治領導人大多不是好老闆,因為領袖氣質跟管理人角色很難兼顧)部屬身段要柔軟,因為往往要看上司眼色同事心情辦事,但是有時候老闆身段要更柔軟,有錯要認有擔要扛,恩威並濟才管得動三教九流的部下,不是嗎?

不同領域對好老闆的要求可能不一樣。沙場上要能驍勇善戰,官場上則要能有為有守,商場中要能左右逢源,教室裏要能有問必答。但大體上他們要能留住部署的心,除了這些以身作則的品質技能外,也要能體貼部署的辛苦。我們老闆這點就做得不夠好,有時候大家千辛萬苦做出來的企劃案,她會回個伊眉爾說這個文案糟透了,趕快重做因為我們沒時間啦。這種台詞蹲辦公室的一定常常聽對不對?可是氣人的事她也沒說她要的是什麼,ㄚ妳不給個提綱就給我們瞎子摸象、摸出來的形狀妳不滿意又要抱怨,也太磨人了吧?!給個口頭嘉獎再要人修改這種表面功夫至少該做足吧?人都是有情緒的嘛。

關於我們老闆的怪脾氣還有許多點點點,這裡就不提了,免得寫個沒完。所以我們家秘書翹頭,有一部分責任要歸到我們難搞老闆的頭上。咱們中國人古老的銘訓裡有很多人生智慧,說到五德終始,就是在提醒上位者,雖然老闆位高權重,但是你玩過頭了,下面的人是可以起義的。就算不能起義,拍拍屁股要走也是行的。將來要當人家長官的戒慎戒慎啊!

還好我家老闆不懂中文…

4月 28, 2008

再推兩部片頭曲

以歐洲神話或歷史為背景的故事占了日本動畫的一大塊版圖,光是從大師級人物的作品就看得出來,比如說宮崎駿。歐洲宮廷更是無數少女動漫作品的主要框架,這不用我介紹了吧?這裡不拉到現代性啦殖民論述這麼遠的東西,但是你得佩服日本動漫工業發展得有多完整,考究的工夫做得有多扎實,從我下面要推的幾個片頭就看得出來。

這是一部少年時期也很喜歡的動畫:羅德斯島戰記。最近從Netflix租來整套,補償十幾年前只看了三四集的遺憾。這片頭曲我也很喜歡,那種不知哪裡取材來的民謠風把整個氣氛營造得很好。我沒孤狗這部作品的大概,但是現在回頭再看,很明顯這故事的基本架構大量參考魔戒,就連人物設定都一併翻抄。也許是有文學經典撐腰,這部動畫隔了這麼多年再看還是不糟。而且那故事多迷人啊:男主角跟一個面貌可人穿著迷你裙的八百歲精靈搞曖昧,襪賽!(話說回來,活了八百歲也該看過或試過無數才俊了吧,哪還那麼容易心動啊?)



Elfen Lied是去年在唱片行逛DVD時被它精緻的平面畫風煞到的。網路上有人中譯成妖精的旋律,也有一些精采的討論。這部限制級的動畫雖然沒有什麼猥褻的畫面,但齊集色情(裸體)與暴力(肢解與屠殺),而且從片頭裡完全看不出來會是這樣的作品。這故事的設定有點荒謬,但是在女體與認同這部份提供相當有趣的思考點,就這個角度來說不可小看的程度與Chobits一般。而且片頭有多誇張點來看就知道。我當初看的時候完全被嚇到,把克林姆的畫嵌進來就算了,竟然還能疊合故事主題。更恐怖的是它是用拉丁文唱的!有沒有這麼扯啊?!片頭曲Lilium參考了聖經與聖詩,網路上也有討論,可以自己去查。

4月 25, 2008

屬道難

其實何止是往劉備的地盤路難走,要當個好員工也不容易。有時候在人手下幹事需要有盡人事聽天命的覺悟,但往往一個小位要坐得穩坐得長久,也需要人合。

像我們家的落跑秘書跟我們老闆就不合。

坦白講,我們家秘書不是聰明人,學習能力低,察言觀色的敏銳度有限,應變的功夫也不行。跟她共事半年多,除了靠她的會計本業頂得住,我還真看不出她有什麼很行的地方。歸檔行,怎地電腦建檔就亂成一團。要叫她找某個教授的基本資料,還要我提醒她先去學校網頁孤狗一下。奇怪,這不是很天經地義的事嗎?發個伊眉爾要記得備份,發完信要再確認要追蹤,這不是當秘書很簡單的道理嗎?老闆要求多,自己就要皮巴緊一點,比老闆先想到該做的事,不是職場生存之道嗎?當部屬的有三分之一的工作是要看人臉色吃飯,這不是應該要有的心理建設嗎?半年多來,這些東西竟然是我一點一滴教會她的。我真不懂,過去三十年來的職場生涯她是怎麼存活下來的。

辦事能力絕對是保住工作的首要條件,特別是學術界。特別是學術界。看官們要知道,大學校園裡,即使是辦公室也是凶險的雷區,要應付的不只是死纏爛打的學生、性情古怪的教授,也要應付笑裡藏刀的秘書大軍。特別是笑裡藏刀的秘書大軍。國內校園如何我說不準,但是以我周旋於這校園辦公室間多年的經驗,秘書往往人都不錯,但絕對惹不起。這些祕書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認為自己在頂尖學府任職,所以假設大家應該都是一把罩,往往不會有耐心向新進同事解釋工作細節。我家秘書幹不下去,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她學得慢,又不容易遇到肯好好教她的人,讓她常常四處碰壁,拖延工作進度;工作進度一拖,老闆就不高興;老闆不高興,她就更不好過。

還有,大學校園的辦公室裡住滿一堆精神耗弱的人。精神耗弱是說得不好聽啦,講好聽就是心思很敏銳,送往迎來都必須特別小心,講錯一個字、比錯一個手勢,都會在毫不起眼的小細節沒頭沒腦冒犯到別人。喏,我就曾經深受其害過,犯一次錯要黑個三五年那種。偏偏我家秘書是個神經大條的人,辦公室裡的一般口條是有的,但是要她自由發揮就no can do。有一次我請她發個公開信,她問我寫什麼,我說妳就寫本研究中心有某某訊息,話沒接下去,想說她應該知道怎麼做了。結果她竟然就給我照本宣科只寫那麼一句話。我的媽,妳這樣寫信人家以為妳跩什麼啊?!妳當然要措詞婉轉,敬請蒞臨指導啥的啊。妳們猜她說什麼?她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說,跟著老闆幾個月,老闆叫我不要想太多,我就人說什麼我照做了啊。襪,靠!師娘妳以前都呆什麼單位啊,兵工廠啊?妳這身功夫在這滿場大內高手的江湖混,妳能玩多久啊?

反正,就我兩隻眼睛看到的,她能力抱歉、鎮不住老闆;至於我兩隻眼睛看不到的,她暗中惹到多少人我就根本不敢去想了。我不知道她有多少自覺,但那種工作推不動、人事兜不攏、老闆難協調,情緒是會累積的,那長久下來就變成一種惡性循環。我固然有時候會幫她擦屁股,但是我沒辦法幫她解決她的挫折感。她消化不了那些負面情緒,又學不快,老闆又不對盤,打包走人也真是遲早的事。

只是我沒想到最後收場會這麼難看。而且她連我都惹毛了。一聲不響走人,留堆屎給我聞,馬的,真的以後別讓我碰到。

From Panera 2 Hell

這兩天不知為何都滿早起的(所謂的早起其實是九點鐘),家裡沒有可以當早餐的食物了,就早早出門,兩天早點都在Panera吃。

原來早上的Panera比下午舒服,人比較少,放的音樂比較小聲,而且是聽完就會忘記的輕古典。今天點餐時覺得超餓,又看到工作人員在櫃檯後一杯又一杯地裝號稱現打的柳橙汁,馬上失去抵抗力,決定要小敗一場,結果一個人總共點了一杯咖啡,小杯柳橙汁,可頌麵包,還有一個four cheese egg souffle,九塊錢。超奢侈超享受,邊吃到撐邊聽音樂邊看書...(吃到一半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憐,發現我其實真的想吃的,是美而美的奶茶跟蛋餅...)

中午上班一口氣從天堂掉入地獄。往辦公室走近時覺得奇怪,怎麼門是關著的?打開門發現燈也沒開,開了機收了信,系辦的秘書寫信給我跟老闆說,原來明天才離職的我們家秘書,昨天就把鑰匙交給她,提前落跑了。

!!!!!我被祕書拋棄!!!!!

買尬的!!!有沒有搞錯啊,我們下禮拜二要辦一場座談,還有事情要弄ㄟ!還有些東東沒交代完ㄟ!!全都要我一個人弄喔!!!一上線馬上十指連彈狂發信到處聯絡,把所有今天該辦好的聯絡工作全部搞定,已經花了我整整一個半小時。等到要整理昨天開會的筆記,我已經沒力氣也沒心情了,一整個人處於想來去死的狀態。

偏偏今天花粉熱又發作,整個下午都在打噴嚏流鼻水。

老天啊老天,請問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事啊?

4月 23, 2008

與誰練劍

今天跟一個幾年前從這裡畢業現在在大台北教書的一位學長MSN,他在講國內學術界到處辦學術研討會逼教授瘋狂擠paper的怪象。他最近剛寫完一篇,準備要在一場研討會裡發表,然後他說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二次在學術研討會發表論文。

我看了大吃一驚。我身邊的同儕們每年發狂似地到處跑研討會,一年少說三四場是有的,而我雖然已經搞自閉一年多,好歹也發了四篇。關於出席研討會發paper這種事,跑過場的大概感覺得出來,大部分都不會有好論文;特別是研討會場子越大,參加的人越多,論文的品質就越參差不齊。當然對有些年輕學人來說,跑研討會的附加價值多過發表的論文本身,比如說認識同好啦,聽取批評啦,拉拉人脈啦等等。講好聽一點是廣結善緣,說得不客氣就是無益於學術訓練。

研討會到底要不要跑?我的老師們都挺勤快的,也常常鼓勵我們多跑場子。以我參加研討會的經驗,我對這種活動幫助學術訓練或思考的成效是很懷疑的。也許那不是我的菜吧。想想看,南征北討地發表,事前要做準備功夫,交通往返要錢要時間,一趟跑下來也耗費不少精力,運氣好的話遇到肯聽肯建言的人,但那絕對是少數。所以這一切是為了甚麼?方便升等嗎?好找工作嗎?這些都投資都不會有對等的回收的。

我想到武俠小說。就拿金庸作品來看,小說裡重要人物的出場大致有兩種方式,一個是那種在深山裡練練練,練個N年,給師父槌破頭磨穿衣服後,在某個武林大會或是鬧哄哄的筵席裡一戰成名,比方說袁承志張無忌,或是洗心革面的神雕大俠楊過。另一種是以戰養戰,從無數個擂台場子裡慢慢累積他的經驗值,以至於他成為武林高手時,往往也變成知交天下的明星,比方說陳家洛,還有幾乎所有作品中的配角,哪幫幫主哪莊莊主之類的。前者一出場就光芒四射,耀眼的不只是他倏然拔起的豋場方式,也是他驚人的天才;後者是積了多年之功慢慢熬出頭,所以贏得眾人尊重,不純然是靠技驚四座的真功夫,也是靠八方英雄的力挺。什麼是實力?功夫的養成該走哪個道?跟著師傅練劍就好呢,還是要到處找人過招?還真難有個定論。

原來人生舞台的豋場,道理大致可以作如是觀。武林如此,學術界亦然。

4月 22, 2008

還是要熱血

之前介紹了一些動感十足的熱血動畫主題曲,大都來自我少年時期的八零年代。九零年代以降看的動畫比較少了,最近K了一些新的動畫,好聽的主題曲還是有的,推一些分享一下。

先介紹北斗神拳第二代的主題曲。世紀末救世主傳說已儼然成為一部反烏托邦史詩,健四郎肌肉比一代時更膨脹了,兩個小孩也長大了。二代主題曲沿襲了一代節奏感強烈的傳統,熱血依舊。我覺得開頭不怎麼中聽,但是從A2段開始整個氣氛就起來了,不知為何整體感跟西踢漢塔二代片頭曲有遙相呼應的味道。



一口氣跳進新世紀,接下來推的都是我過去一年來看的一些動畫的主題曲。Samurai 7改編自黑澤明的七武士,故事不甚了了,不過畫風挺對我胃口,幾個主要角色的個性塑造得也很吸引人。這部片頭曲有回歸八零年代古典搖滾風的樣子,值得一聽。



Samurai 7片尾也很好聽,很抒情,無關熱血,順便推一下。



再來這部動畫要強推!Ergo Proxy有人譯成死亡代理人,是我最近看過最有質感最讚的動畫。這部Manglobe工作室2006的作品,把一個非常普通的未來設定同時也是尋找認同這個拔辣主題包裝得非常精采的科幻故事。國內還沒有正式代理DVD的樣子,一旦坊間有貨,愛好科幻的我絕對滿分推薦。這動畫片頭本身幾乎就是獨立的一支MV,音樂很有英倫搖滾的調調,耳尖的應該已經聽得出來日本動畫音樂完全反映當代流行音樂潮流,已經跳脫古典搖滾的風格了。這也是另一支我捨不得快轉的片頭曲。

4月 20, 2008

OL劇 (前)

前陣子在複習女婿大人。當初看長瀨智也搞笑超過癮的,這次重看發現大部分的劇情都忘光了。這部黃金陣容的偶像劇當初在日本應該算有紅吧,除了長瀨,還有鈴木杏樹、我愛的篠原涼子、驚鴻一瞥的小雪,還把竹內結子推向巨星之路。一起看這部劇時她一直跟我推竹內結子,說她多漂亮多漂亮;竹內是不差啦,從這齣劇到冰上悍將到現在很想見你到不愉快的基因,確實有越來越美。無奈竹內但就是不對我胃口。劇裡把櫻庭裕一郎設定成天蠍座的,但我看他人格分裂成這樣又樂在其中,比較像雙子座。

鬼扯蛋也差不多了。一齣像這樣生了一堆女兒的大家庭的電視劇,有最多的籌碼可以運用,來鋪陳日本社會中女性角色的諸般處境。女婿大人就一點都沒浪費:大女兒婚姻失和帶著唸高中的兒子回娘家賴著,食品營養師二女兒未婚生子卻瞞著大家說是人工授精,電台擔任節目製作的三女兒想離家獨立但更想在事業上衝刺,新婚嫁給大明星的么女窩在家當秘密主婦。雖然這些角色裡面只有三女兒的處境比較複雜(是因為我偏心篠原嗎?),但是這部以男性為主題的偶像劇就女性議題來說算是善用資源了。

如果說之前談Chobits側重的是電視媒體表現日本社會與女性身體和性意識(sexuality)的關係,那日劇、特別是當代日劇用力頗深的,就是日本社會和女性角色(gender)的牽扯。就我看過的幾部來說,以女人為主題的片單開出來就一長串:庶務二課三部曲、Anego、派遣女王、非關正義(篠原涼子三部曲?)、前男友、正義代書等等。若再加上也有相當比重討論女性課題的劇目比如說頑固老爹老公當家,這名單真是開不完的。

這些日劇對女性上班族的職場百態和生活脈動的著墨,若要歸成一類,姑且可稱為OL劇。他們大致上反映了日本社會中年輕女性近乎全面投入職場、卻又必須面臨卅歲結婚退入廚房客廳的龐大壓力,而這些社會壓力的內化往往也使女性之間互相監督,務要使彼此在個人志業/欲望和社會收編的集體洪流之間,不偏離主流價值的運行軌道。OL劇在呈現這些拉扯與掙扎,往往就是在體現一個不願意的大環境下女性的微妙而小巧的生存之道。這種揉合日本職場特有的OL文化、男性主導的社會傳統、還有他們許許多多的道德約束,造就出OL劇對於當代日本社會中女性角色細膩而且繽紛的探討。

4月 18, 2008

足球 VS 棒球&網球

昨晚跟Y到她舊居附近的希臘餐廳,她吃地中海漢堡飽,我點潛艇堡。電視上現場轉播王建民主場單挑紅襪的比賽。一男一女竟然就聊起職業運動。

我跟她說我始終搞不懂足球規則,也對這運動始終提不起興趣。然後瘋迷足球的她則說她無法了解棒球跟網球有什麼好看的。她覺得棒球沉悶,不但節奏緩慢而且三上三下的制式攻防非常無聊。然後話題轉到網球,她就說兩個人一顆球有什麼好看的。

猴猴猴,講到網球的奧妙阿姐妳這就不懂了。我說你必須體會孤獨的況味(solitude)才能懂得欣賞網球。而且網球跟桌球羽毛球都不一樣哦。她聽了若有所得地點點頭(或者是因為啤酒好喝點點頭...)

然後她接著說如果是這樣的話,足球引人入勝之處在於你必須不斷奔跑不斷拼鬥不斷嘗試進球,而且往往在九十分鐘賽事結束時兩隊還是沒能得分。我就說,所以妳的意思是足球是一種關於絕望與失敗的運動囉(desperation and failed attempt)?她想了想,同意了。

然後她啜了一口她的啤酒,我喝我的lemonade。

4月 17, 2008

OMG

剛掃完第一片幸運女神,就決定把所有電視版的DVD都從Netflix上面掃掉,直接跳到OVA版看看就算了。

當初想看只有一個原因,就是要看正妹。是啦,妹真的都很正,而且裙子永遠不是拿來遮腿用的。讚!!但是除此之外,還真是沒太多可取之處。之前提到日本電視對於反應日本文化的女性議題很敏銳,Oh, My Goddess!肯定是個反例。

女神Belldandy降臨與男主角相會,為了實踐諾言而留在人間與男主角長相左右。結果有一大堆神力的女神在幹嘛?煮飯泡茶做蛋糕,整天講的話不是ごめんなさい就是你喜歡那真是太好了。你說這是怎麼回事?短短的三集裡面總共跳出四個女性角色,全部都圍繞著一個跟心愛女生共處一室長達半年都還沒牽手的爐圾團團轉。

是怎樣?神沒別的事做了嗎?男當家的你整天看你馬子洗手作羹湯,而你滿腦子只想到該帶她去哪個浪漫的地方才能啵到她,你有沒有出息?

Oh, My God!

4月 16, 2008

颱風尾

助理工作剩下最後一個月。

下學期沒我的份了,所以這最後一個月好像破月的老兵等退伍一樣,呆在辦公室的時間有一半以上都在看自己的書。當然像我這麼愛混的人,以前也沒真的操到過啦,只是如今老闆不愛秘書管不了,就樂得更明目張膽擺爛。(跟人相處的關鍵就在形象要做好,老闆跟祕書都覺得我辦事俐落,呵呵)

但是獨善其身不代表日子可以過得安穩,從容待退也是會遇到士官長扯爛污的。今天就被我們家秘書大擺一道。她今天跟我說她寄了一封信給老闆跟我們幾個要員,她再幹兩週就要辭職了。

!!!!!

天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這種衰事頻頻降臨在我身上啊?!妳秘書大人拍拍屁股走了,老闆又遠在南美洲的,要我一個人撐這間研究中心喔?

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啦!

4月 12, 2008

方向感

我不算是個有志業的人。在短短生命裡的大部分,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做什麼,也不覺得應該去做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也許是因為許多個階段的路途走得算是順遂,也許是因為並不真的吃過什麼苦頭,所以人生就這樣糊裡糊塗地來了,大概也應該就茫茫然過去。有番作為是很精采,一事無成也沒什麼不好的。

但有時候就是會為自己的茫然覺得心慌,覺得不負責任,覺得恐懼。過去十年來的人生,有絕大部分是在這種載浮載沉的心情下摸索方向的。可能路慢慢找出來了,或許定位漸漸清楚了,即使還是有那麼多的不確定,那麼多的想要逃避,那麼多的無所適從。

想到這,有時會想起1976這首歌。他們的歌我其實並沒有十分熱愛,但不知不覺竟也買齊了所有專輯,印象最深刻最常在嘴裡哼的其中一首就是它。能把陳腔濫調寫成一首好聽的歌,真是了不起。它像是我的輔導老師,用一種呢喃的語調告訴我一個不怎麼精彩但又很有療效的故事。不精采,因為道理其實很簡單,有療效,因為也真的沒有別的辦法。這首慢板的1976因為它無窮無盡的內爆能量,始終是我心目中最好的1976之一。



方向感
詞曲:瑞凱

喜歡灰暗的天氣 這杯咖啡和這一隻煙
妳和我的低調氣氛 是唯一的矛盾
櫥窗裡面的倒影 真的是同樣的兩個人?
杯子裡上昇的氣泡 還是一樣的消失

我並不想成為誰的指南針
也許妳該學習相信自己的方向感

失蹤很久的鑰匙 原來就一直在妳口袋
金屬撞擊的時候 某些部份的我又醒過來
地下道裡安靜的箭頭 終於我再也不會迷路了
錯綜複雜的開始 勇往直前的出口

我並不想成為誰的指南針
也許妳該學習相信自己的方向感

4月 11, 2008

Punch Line

我家阿爹是個神人。

你必須跟一個宦海浮沉三十載又因為掐指神算而廣結善緣的人共同生活近距離接觸,才能感受到用三言兩語打出那推拿勁道厚實深沉的太極拳,究竟是何等功力。

上星期打通電話回家報平安,阿爹接了電話。阿娘不在,父子兩人就一陣亂聊了起來。

說亂聊其實也不過就是老爸最近身體好吧,然後換他交叉質詢論文寫得順不順利求職有沒有什麼眉目之類的拔辣。還能有什麼新鮮事?就跟他報告說反正兩邊都看看啊如果有機會留下來先待一陣子也不錯啊什麼的。

「我是希望可以在這裡先工作個幾年再回去啦,」能夠多接觸不同的工作生活環境,這不是很好的經歷嗎?然後趁機問了人稱半仙的他,「那你覺得怎麼樣?」

結果我們家這位往昔蝦兵蟹將傍身、善男信女們前呼後擁的將軍兼笑面佛不疾不徐地送出這麼一句:

「如果啊,你認為留在美國工作就可以不用面對結婚的事情,那是非-常-不-好-的-想-法。」

… … … …

我爸真是個不世出的神人。

4月 10, 2008

愛,你可曾銘記著

彼時大約是國一國二,也就是我的七龍珠北斗神拳時代還要往前推個兩年吧。

那時我們已經從整個家族根基的高屏一帶舉家搬到台北,但是每個寒暑假我辛苦的阿娘還是會把我們兄弟倆送回南部跟幾個表兄弟姐妹廝混(我跟母系親人走得比較近)。那幾個表親裡有個大我三歲在玩模型的表哥。要知道,在那個蔣經國還在當總統的年代,那是家境小康以上或是爹娘出得了手才玩得起的嗜好。那堆我眼中炫到刺眼的模型裡有一批,是從一部名叫超時空要塞的卡通裡來的。然後我也忘了是他介紹給我還是我自己去找來的,就看到了它的動畫電影。

那應該是我第一次看到玫瑰從電視裡長出來吧。Rosy般夢幻,那是我印象中頭一次被一個女生煞到。那柔和美麗嬌巧可愛的夢幻形象,表現在所有視覺和聽覺的線條上。我被那種「漂亮」+「女生」的化學作用打到、震動到,那感受很深刻、很強烈。那麼漂亮的女生在外太空裡對著戰火瀰漫唱出美得長出花來的歌,坐在電視前的那個十二歲少年有股衝動,很想飛入銀河找那位漂亮女生。

你真的無法想像我當時有多麼為這首歌深深著迷,我當時就播放著錄影帶,拿一台錄音機在電視旁把這首接近電影尾聲的插曲錄下來,然後反覆放反覆聽。我從來不知道這首歌在唱什麼,只知道它深深打動了我心裡的什麼地方。深到多年之後,我已經久久不再想起超時空要塞這部動畫、也早已不想這首歌、更根本不記得這動畫的故事情節,但是去年某一天在某個部落客的網頁上看到「林明美」三個字時,我立刻知道那個跟我一樣崇拜著這少女的部落客在講誰。他呼喚著他的回憶,而我也像嚐到瑪德蓮那餅的普魯斯特一樣,那段永遠的經典立刻湧現在我的眼前。

我可沒有要褻瀆普魯斯特的意思,但是林明美的這首歌確實可算是我的瑪德蓮那餅。因為林明美因為超時空要塞,我和我弟瘋狂迷上美樹本晴彥。他那柔軟的線條和細緻的風格,讓我們有一段時間省喫儉用,就是為了去買一本他剛出版的漫畫。我對超時空要塞、林明美、還有美樹本晴彥盲目的忠誠,讓我對他們的認識即使僅止於那部動畫電影(的最後十分鐘)和那幾本漫畫冊,也不曾動搖我對這部科幻愛情動畫史詩的信仰。那段物質生活匱乏的歲月,所有美好的事物就像廉價的糖果,甜也廉價得有一種要補償什麼似的任性,反而因此甜得那麼庸俗卻天真,拙劣卻不朽。過沒幾年在日本大紅的銀河英雄傳說,我連看都沒看一眼。

二十多年過去了。家裡早已沒了錄放影機,美樹本晴彥的漫畫冊也不知道還在不在。昨天在狂聽日本動畫主題曲時,林明美的倩影又回到我的心中,在腦海裡不斷唱著她在最後一場戰役中登台演唱的那首歌。我想起這部即使以今天的標準也稱得上製作精良的動畫,也懷想起八零年代冒著許多泡泡的音樂;從熱血轉入溫柔,日本的動畫音樂依然好聽得令人心醉。

我終於一點一點拾起無知記憶裡一直沒拼湊起來的碎片。這次我四處孤狗查資料看片段,把歌抓下來一直放一直放。時間已經永遠過去了,記憶模糊了,感動有點遠了;但是還聽得到歌,我畢竟算是幸福的。

林明美,好久不見。


愛•おぼえていますか?
原唱:飯島真理

今 あなたの声が聴こえる
「ここにおいで」と
淋しさに 負けそうな わたしに

今 あなたの姿が見える
歩いてくる
目を閉じて 待っている わたしに

昨日まで 涙でくもってた
心は今・・・・・

おぼえていますか 目と目が会った時を
おぼえていますか 手と手触れ会った時
それは初めての 愛の旅立ちでした
I love you so

今 あなたの視線感じる
離れてても
体中が 暖かくなるの

今 あなたの愛信じます
どうぞ私を
遠くから 見守って下さい
昨日まで 涙でくもってた
世界は今・・・・・

もう ひとりぼっちじゃない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4月 08, 2008

不能不熱血

話先說了,這篇是關於六年級前段班老男孩一些少年動漫的回憶,沒興趣的快轉台。

幾天前寫到日本動畫主題曲,突然就瘋狂開始懷舊,昨天一整個晚上都在YouTube上面找小時候超愛的一些動畫主題曲。啊!那真是熱血滿溢的少年啊!日本動畫就是有辦法寫出這麼好聽的主題曲,讓人百聽不厭,在那個只有版本來源皆不明的錄影帶時期,還是讓我—跟我弟—甘願整首歌聽到完,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Youwa Shock!!" 不論是視覺上跟情感上都完全體現血脈賁張這四個字真義的動漫作者,古今只有原哲夫一人!北斗神拳健四郎,台灣少年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想當初這主題曲在播放的時候,國中生的我和小五小六生的弟弟還會一起跟著健四郎比畫那些招式,然後對著電視喊:"A—chachachachacha!!!" (笑)


同一時期的熱血動畫,誰能忘得了聖鬥士星史?你聽那用高十六度、血都要從太陽穴衝出來的尖叫(真的是尖叫)喊出"Saint Seiya!!"、雅典娜神像衝出地表的時候,真的能感覺到全身都在抖!其實我從頭到尾都認為星史根本是遜腳,也不知道那公主有什麼值得保護的,但是為了聖衣為了看那些根本就是電玩始祖的過關斬將的故事,這些莫名奇妙的東東我都不在乎。


Again,台灣六年級七年級的男生沒有人不知道原哲夫與武論尊的組合下另一齣征服這整個世代的作品魁!!男塾。「我是男塾塾長江田島平八!」這才是這部熱血動漫的最佳標題啊!最過癮的是這主題曲還去找了一堆人來唱副歌,一開場就聽得到轟轟作響的合唱,怎能不熱血?!


當然不能忘記「西踢漢塔」。如果要在日本找個韋小寶的典型,大概就是孟波了。我還記得那時台灣男生突然流行起穿寬肩背心,沒穿背心的也一定會把T恤的袖子捲到肩膀;所有瘦巴巴的高中小鬼一穿上這孟波制服,彷彿突然都變得雄壯威武起來,超低能的。(我也是:P)其實我至今都很納悶,孟波為什麼不選芽子要選香織?還有,犽羽獠是怎麼變成孟波的?不過,孟波再怎麼扯,也不會比美國人給他取的Nicky Larson荒謬—這是什麼爛名字啊!


City Hunter一代的片尾曲超好聽的,二代的片頭曲也好聽。一直到九零年代初期,都還聽得到主題曲裡面的背景音效。爆破啦,追逐啦,引擎聲啦,超好笑的。主題曲不就是要讓人聽音樂的嗎,為什麼要幫背景畫面配上怪音效?我也不知道,而且我是多年以後才注意到的。這種選擇性的音聾真是奇怪又有趣。


那真是個不得了的年代。這些熱血的動畫主題曲不但旋律動聽節奏強烈,為動畫本身的魅力加了很多分,也封存了我很多電視少年的回憶。那些蹬蹬蹬火車過站不停般的鼓點,真的是只有八零年代才有的,魁男塾之歌就是代表,飛馬座的幻想更是完美典範(←聖鬥士星史的片頭曲,所以你看,真的是專為這動畫寫的主題歌ㄟ!)。

老男孩們,跟我再熱血一次吧!





不得不割愛: 我猜有人要說我腦殘,竟然忘了八零年代的最經典七龍珠。我當然記得,怎麼可能忘了嘛?可是沒辦法,督拉根播魯這首片頭曲實在是太...兒童了...沒辦法熱血少年的音樂,只好忍痛捨棄。
有始無終: 雖然這些動畫我都愛得要死,但是在那個有一支是一支沒有拉倒的錄影帶時代,竟然沒有任何一部是看到完的。慚愧慚愧啊!

4月 04, 2008

清晨五點半一道長嚎劃破悄無聲息沉睡的街坊

現在是凌晨五點五十分。

二十分鐘以前,我被一陣很像汽車喇叭的聲音吵醒。聲音很近,而且喇叭一按就沒停。三分鐘後起來還是不停,起來上廁所順便看是誰這麼沒品,沒看到人,但是喇叭還在響。

然後電話響了。房東打電話給我,說是你的車子防盜器在叫。

是嗎是我的車嗎真是抱歉我馬上下去處理。處理?怎麼處理?關不掉啊。

房東拿著手電筒走過來,幫我把電瓶線拔掉一根讓車子斷電,車才不叫。好吧大家都各自回去生活睡覺的睡覺準備起床的準備起床吧,畢竟不是你的錯啊。

今天是老馬頭七嗎?他回來找我嗎?當初就是不想讓車子在這安靜的住宅區莫名奇妙亂叫,才動起乾脆換車的念頭。結果換車之前沒叫過,換了車後叫了。

三哥竟然真成了賤狗。我的苦難還沒有完嗎...

Chobits (後)

然後是我覺得整部動畫裡最經典的一段劇情。這段故事發生在第四回,由於秀樹發現小唧時她衣不蔽體因此需要為她添購衣物。可是閉俗的秀樹不好意思去女性內衣店,又不放心還不熟悉人類世界的小唧獨自出門,於是由鄰居的侍事機器人陪同進行這買內褲的任務。

這短短二十多分鐘的一回裡講的簡單淺顯的這麼一個故事,其實濃縮了認知心理、教育學習、性別認同、還有社會化這些重要的概念。最經典的地方在於:沒有性器官的機器人為什麼需要內褲呢?我不曉得多少人在看這一回時想到這個問題,但是小唧的需要反映的其實是秀樹還有周遭人類的需要。就算有一個人類的身體,但是作為一個沒有器官的機器人,小唧不論就功能上心理上都沒有必要去思考沒有穿內褲會怎麼樣的問題;有問題的卻是人類社會無法接受小唧不穿內褲的這個想法。畢竟,除非有人刻意去掀小唧的裙子,否則誰會發現她有沒有穿內褲?

所以小唧一步步從性意識的灌輸走向自我全面覺醒的過程,也是她一天天被教導如何看待自己女性身體的過程,所以即使完全沒有需要,她也會開始接受穿內褲才是對的才好的等等觀念。當她穿起內褲的那一瞬間,整個社會對她這個機器人的性別/身體制約也初步完成了。想想看,妳與我就是這樣變成男孩女孩的,而今天Chobits透過小唧的恥感學習—還有一條輕薄短小的內褲—向我們展示社會化荒謬之處。

在前往內衣店的路上這一段也相當精采。小唧只要看到有內褲的圖片就指著圖片喊內褲內褲,一路帶著她的侍事機器人必須不斷糾正她說這個那個不是內褲的。這段不用我多說了,相信大家都聽過手指月亮說月亮、誤把手指喚作月亮的故事。不只是這一回,Chobits裡還有許多段落都拿這開玩笑。我想起以前在芝麻街教過短短一個多月的兒童美語,標榜全英語教學理念的芝麻街讓我帶最初級的幼兒班時吃盡苦頭:國語都聽不懂幾個字的三歲小孩,妳要怎麼用英語教他們自我介紹?當小唧指著秀樹的鼻子喊秀樹、然後也指著電燈飯鍋棉被喊秀樹時,我真是看得心有戚戚焉啊!

基本上整套Chobits我都是帶著這樣驚喜的心態邊看邊暗暗納罕的。雖然結尾不免因白爛指數上升而有點落俗,讓我覺得開高走低,但整體的編劇就觀察生活的敏銳與細膩來說其實是相當強的。CLAMP工作室如今的成員據說全部都是女性,他們能在不違反男性主宰這生活現實的原則下創造一個奇想世界,悠遊其中,並且反覆投射對於性別與身體的思考,實在讓人讚賞不已。

最後放上幸福感滿分的夢幻輕快主題曲跟大家分享,電視版和完整版一併奉送。我看日本動畫有一個準則,如果主題曲對我的胃口,那動畫就不會差到哪裡,多年來屢試不爽。日本動畫很了不起,會花心思請人寫動聽又有劇情關聯的主題曲,看片頭片尾往往是一大享受。建議各位看片頭曲時可以注意畫面的設計,從第一道電波出現、小唧的眼睛張開、瞳孔聚焦又轉變成沒有瞳孔的機器人眼睛開始,(然後中間有點混)到尾聲從小唧眼中射出抽象線條、有如電路圖的色塊,到最後跟著歌曲節奏變換顏色的兩人形影,一氣呵成。這支片頭曲真是讓我百看不厭。



當然啦,我的心情也跟當初看電影少女時一樣:要是撿到小唧的是我該多好…

4月 01, 2008

Chobits (前)

日本偶像劇還有動畫對探討女性議題的敏銳度是很驚人的,有時候比許多國家的大眾文化表現出更豐富的思考方向。以美國螢幕文化做對照組,往往只能看到很單向度的思考,比如說情慾解放啦事業獨立啦生涯規畫自主啦,當作衡量女性主義成就僅有的指標。

日本電視文化對於女性思考就細膩多了。也許是因為女性投入電視創作的人數多,可能也是因為日本性別文化高度的結構性不平等,加上獨特的媒體環境(高度發達的情色產業跟電視的露點政策),妳有時候會被他們電視節目裡複雜且能量充沛的性別解讀空間震攝到。前陣子看完的系列動畫Chobits,就讓我領教了這種震撼。

Chobits是CLAMP工作室出品的漫畫也是動畫作品。我承認,像我這樣的衣冠禽獸,會想看這動畫自然是因為裡面的妹都很可愛。Chobits的動畫畫風跟漫畫有點不同,尤其是女性人物,很多線條的處理和簡直得了花粉熱的配色,加上帶科幻色彩的主題,總是讓我回想起高中時代最夯最令少男思春的漫畫電影少女。所以像可愛女機器人一往情深地愛上一無是處完全滷澀(loser)的男主角那麼甜滋滋的故事,還有無敵甜蜜夢幻的片頭曲,從一開始就吸引我這沒有夜生活的宅男。

故事情節簡單地說,就是在一個充斥著以侍事機器人來協助勞動還有陪伴人類的年代,家住北海道的男主人翁秀樹為了考大學跑到東京補習,某晚在路邊撿回被丟棄在垃圾堆的機器人ちい(網路上有人翻作小唧,我就拿來用了)之後便開始一連串生活趣事,兩個人的互動讓ちい一步步探索自我,也讓兩人逐漸產生情愫。夠拔辣吧?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可是越往後看,雖然沒有十八禁的劇情(扼腕!),卻有越來越多的驚奇。

Chobits其實花了一些篇幅討論機器人滿街跑的年代裡人際關係面臨轉變甚至崩潰的危機,但我不打算談這個部份。我認為它著眼在一些性別方面的描述更值得討論,這裡只介紹故事剛開始的其中兩集內容來談(其實後面三分之一滿有遜掉的趨勢,所以也不必多介紹)。在第一回後半段男主角秀樹把還沒「開機」的小唧撿回家後,有一段秀樹在自宅客廳為小唧找開關的情節。秀樹花了幾個小時,從頭皮到腳趾,她身上每一吋皮膚能摸到的都摸了,小唧就是不開機。只有一個地方他還沒碰過,你們猜是哪裡?對,就是私處。高中剛畢業從民風純樸的鄉下進城的秀樹,在經歷一番天人交戰、免不了聲聲有色無膽的狼嗥後,終於鼓起勇氣往小唧的第三點按了下去。然後小唧就醒過來了。

如果依照主流西方女性主義的批評,這段劇情肯定被劈到掛點。沙豬、下流、服務男性慾望、女人身體自主權的淪陷,所有想像得到的批評不外如是。的確,這個橋段說不色是騙人的,大概也只有日本人才想得出來會把一個女機器人造得這麼可愛,同時又要她的開關設在主要的情欲出入口。可是你不覺得這樣的設計真的很天才嗎?這真是一個有多重閱讀可能的橋段設計。女性的陰部固然是情欲出入口,而小唧的意識必須觸碰陰部才能甦醒,是相當官能的表現,但啟動她意識的竟是(或依然是)男性,這裡首先就覆蓋上一層相當曖昧卻依稀可辨的權力關係。

其次,如果把女性陰部當成生命的起源來理解,這樣就使這個橋段設計的符號意義變得加倍清楚。畢竟還有什麼器官能比女性陰部更貼切更鮮明地象徵生命的起源?只是麻煩的地方在於啟動小唧私處喚醒她生命的人卻是個男人!在短短的一剎那,我們又給帶回了社會文化中無所不在的性別政治角力場。女陰所代表關於意識、生命、甚至整個存在的神聖,男人只要一根手指就左右了女人的身體/生命/情欲。日本男性支配的性別文化在這裡真是體現得無比精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