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9, 2010

但風大了

但風大了

作者 魏振恩 (J.E.Wei)
原刊載于【笠詩刊】Li Poetry 272 期 (2009.8)

那時摩羯座男子
站在海邊把他的帽子
放在我的髮上
那是一個土星火星拱月的冬夜
跑馬場的馬匹都睡了
只剩夢境
浪濤聲中擺弄命運

那時他說讓我們踏海而行
水紋將放逐海鳥飛翔
如仙人重新預言的鵲橋
相信 且藍履而行

但風大了把他的帽子吹落
但風大了把心中的鞋子濺濕
我們經過沉睡的馬匹
車燈也怒吼了
但風大了
市區的霓虹炫在他的臉上
遠行吧 但風大了
唇是歸途的劍


P.S. 作者本人部落格「魏振恩詩稿」已經搬家並且改名「約翰詩稿」,請鄉親繼續支持鼓勵,為他打氣。

1月 27, 2010

雞籠鬧區,半天

回台灣的那陣子去了高雄屏東,去了日星鑄字行,站在台博館前的奧秘導盲裝置前二十秒,在日星前一天也去了基隆...算算其實去的地方也不少。之前去了幾次基隆,不是匆匆路過/吃過,就是拜訪轟媽的朋友家,廟口小吃是逛了幾攤,但頂多算是走馬看花的程度,總沒什麼機會好好逛基隆市區。

這次去基隆是有帶地陪的哦,弟的女友LC是土生土長的基隆妹,這次她打算帶我們去逛基隆鬧區吃美食,然後帶我們去有特色的咖啡館。找到可靠的地陪真好,可以當無腦觀光客,只要負責走走看看,掏錢吃飯,想到就覺得真是輕鬆愉快。我們決定搭火車慢條斯理地過去,還可以看沿路那個地口中的台灣末日景象。


我們吃完早餐整理一下,十一點多就在台北車站上車了。到了基隆火車站,發現天氣甚好,放晴的一月天,竟暖得不必著長衫。出了站沿著忠一路往菜市場走,LC要帶我們去吃在地基隆人吃的菜飯。在途中先遇到第一位神明,這位神明無廟無堂,卻高高在上,她是巴黎紐約各有分身的自由女神!!太神奇了,基隆有個自由女神像?!到底這自由女神何時安上的,又是怎麼會安在那,我們沒有細究,但是從我站的地方瞻仰她,只見到女神和另一個美國王像麥當勞兩兩並列,只能說真是天造地設的絕配,馬上按下快門,讓他們在轟ㄟ的相機中永遠廝守。

當然我們沒花太多時間瞻仰女神啦,LC很快就帶我們去走幾條繁華過的街道,轟ㄟ沒事先做功課也沒當場做筆記,只隱約記得有昔日船員水手常留連的酒廊酒店街,也有整條都是布疋縫衣店的棉布街。我們邊走邊看,沒多久就到了菜市場大樓,詳細地點也不記得了,這間大樓一樓都是肉攤菜販,也有一些賣糕餅的攤子,主要的小吃攤都在二樓。可惜LC要帶我們吃的生魚飯提早打烊,我們選了隔壁轉角的台版日式料理,阿什麼的味道也不錯,反正基隆的魚都嘛現撈現宰現吃,要不好吃也很難吧??拿了幾盤沙西米開胃後我們就很節制地閃人去吃別的,還在離去前特別對一樓陳列華美的菜攤留影誌念。


接下來的行程,我們沿著菜場大樓周圍走了一段,經過在仁四路上據說非常出名的肉鬆舖「大王食品」,試吃一口就忍不住敗了一包豬肉鬆帶回美國,實在是太香了沒辦法。「大王」在台北有幾間分店,桃園板橋也有設點,結果轟ㄟ卻在隔幾家店面外的另一間肉脯肉鬆店拍下這沒在作業也香噴噴的炒肉鬆機器。

拜完「大王」後我們又去吃了也是LC推薦的小吃,好像叫豆干包吧??所謂豆干包是類似油豆腐口感的豆干包著碎肉,下湯乾吃都有。轟ㄟ嘴刁,包絞肉的東西都吃不出好壞,倒是頗好此道的地吃得讚不絕口。吃完再上路,去了市中心主要的一間媽祖廟慶安宮。瞧,也沒隔幾步路又是一位女神的地盤,這基隆鬧區小小卻滿天神佛,想要香火鼎盛,神佛還得搶地盤的咧。媽祖是弟的乾媽,弟孝順LC貼心,兩兩進了大堂上了香,我們才去到僅隔一條街的夏朵咖啡館。

夏朵咖啡館的特色是妹頗正...不,妹正是真的不賴啦,不過夏朵的特色是它的裝潢,擅用頗有古典風味的樑柱與瓷磚,牆面刷上有點巴洛克風格的杏色漆壁畫,在昏黃燈光下更顯老舊。可惜我們竟沒在那留下什麼比較像樣的照片。
晚飯時間去廟口跟人家擠啦搶飯吃啦,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廟口廟口,多少人知道基隆廟口夜市那間廟叫啥名,拜的是啥神明?原來叫做「奠濟宮」,拜的是位開漳聖王。那開漳聖王是何方神聖,就有請維基百科來上課啦。

1月 24, 2010

那個什麼聲?

人還在國內的時候有一些東西想寫下來,卻要不是整天不知為了什麼四處走闖就是時間被切得細碎,好好坐著看書打字的時間都莫名奇妙變少了。回到這白雪斑斑的美東小鎮,終於有時間慢慢整理身邊所有東西,也趁這機會把前一陣子還沒忘掉的想法寫下來。

之前上報時沒注意,這次回去才發現台北路口的導盲號誌有了新設計。這張照片是在台博館前的路口等紅燈時特別拍的。
當時在這號誌裝置前站了應該足足有二十秒,來回看了三遍,發現我不可能搞動台北市政府這麼深奧玄妙的交通指示----我說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完全搞不懂這是設計給誰用的ㄟ!!這是誰想出來的點子,真是太天才了吧?!
首先,請問,到底有多少人會去記三種叫聲而且還能分辨哪種叫聲是讓人走哪個方向的啊??視障同胞為了過一個馬路,還得去背三種叫聲,還要事先知道他要過的這個馬路是南北向還是東西向。這種設計分明就是沒考慮視障同胞的需要自作聰明想出來的白痴點子。這到底是在體貼視障同胞還是讓他們更難過,真是讓人困惑。
其次,如果這是視障者專用的號誌裝置,為什麼沒有什麼點字設施讓人家讀(或者有但是我沒注意到)?一般給視障同胞使用的公共設施,應該都會有輔助的點字牌,就算他們第一時間沒搞懂政府的「美意」,至少讀個點字牌,可以慢慢學會公共設施的用法吧?再者,請問各位,為什麼要有行人專用的「蟋蟀聲」,是怎樣,非視障的一般行人需要叫聲來提醒我們過馬路嗎??還是這叫聲是用來提醒視障同胞:這是給一般行人用的,輪不到你們過馬路哦...這到底是什麼邏輯,怎麼解釋就是說不通這第三設計是怎麼個道理。
真正的問題出在哪你們知道嗎?真的要體恤視障同胞,就應該設置路面淨空的專用號誌,讓他們只要過馬路的時候,不論哪個來向的車子都停止通行。畢竟讓人過馬路,頂多就那一分半鐘,台北人生活再忙再趕時間,也沒差那一分半鐘吧?要尊重視障同胞的行路權,這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吧?
P.S. 台北市議員陳玉梅(沒去查她是哪一區的)整理了一系列關於這號誌裝置閒置或故障的報導。姑且不論她是作秀還是真的為民著想,這個舉動值得鼓勵。

1月 21, 2010

好自在樂團

挪威團好自在(Kings of Convenience)中文名不知是誰起的,好像哪裡怪怪的,這名字不也是某女性產品品牌嗎...??可是拿來配他們新民謠風的清淡舒爽卻又貼切得很,去年開始接觸他們,立刻就覺得,嗯,很舒服的音樂,竟比老美自己唱的民謠曲風還有民謠味。目前聽過他們的三張專輯,包括去年發的Declaration of Dependence,延續最初的浪漫清新民謠風,也有2004發行的電音混音專輯Versus,電音結合新民謠,別有特殊風味,但絕不是浩室舞曲的那種電音。對了,挪威是不是專出美男子歌手啊,想當年那個A-HA應該迷死不少當今師奶,這個兩人團好自在也是又高又俊美,就連號稱眼鏡宅男Erlend Øye也是一臉斯文可愛。

Kings of Convenience出的MV時有佳作,之前在旁邊放過超隨興的[Boat Behind],輕鬆自適所至,令人神往不已。下面介紹的[Misread]收錄在2004發行的Riot on an Empty Street,畫面美極音樂好極,一個鏡頭到底也是嚇人流暢的美技啊。鄉親知道轟ㄟ最嘔的是什麼嗎?好自在四月要在台開唱啦!又要錯過一個好團,這還能不怨嗎?


Kings of Convenience MySpace Music Videos

Misread

If you want to be my friend, and you want us to get along
Please do not expect me to wrap it up and keep it there
The observation I am doing could easily be understood as cynical demeanour
But one of us misread, what do you know, it happened again
A friend is not a means you utilize to get somewhere
Somehow didn't notice, friendship is an end
What do you know, it happened again

How come no one told me, all throughout history
The loneliest people were the ones who always spoke their truth
The ones who made a difference withstanding indifference
I guess it's up to me now, should I take that risk, or just smile?
What do you know, it happened again



P.S. 好自在英文官網有點乾,除了一些最新消息和巡演資料之外,就沒什麼東西了,不如上他們的MySpace網頁。好自在來台演唱的活動網頁資料也不多,但有入門資訊,聊勝於無。有興趣想多作功課的可以參考這個部落格,上面整理了他們一些精采的現場演唱,另一個部落格音速青春上面也有比較詳細的介紹。

1月 20, 2010

危機倒數 (The Hurt Locker, 2008)

這部講駐伊拉克美軍故事的電影早在2008就開始到處參展拿獎,包括威尼斯影展的幾個特別獎在內,等到2009正式在美國做商業放映時已經累積許多驚嘆號,到處有風聲說本片有角逐奧斯卡主要獎項的實力。國內原來排定在一月初的檔期(IMDB資料)一下子拉到三月,不知道是不是在賭奧斯卡得幾個獎,配合頒獎檔期來衝票房?


本片主人翁聚焦在美伊戰場最前線的一小支特別部隊--炸彈拆除小組(EOD, Explosive Ordinance Disposal)--的故事,主要人物就三個人,卻以這三個人的特別任務拉出整個戰爭的格局,以小喻大,讓我們看見戰爭的瘋狂和人性的迷失。這部片能廣受讚賞,攝影應該居大功。本片攝影不僅成功營造出一種戰場上死亡分秒逼近卻又不知從何處來的高度張力,它還能在這種張力之下屢屢維持住情緒上的距離感。導演很謹慎處理視覺上的物理及心理兩個層次上的距離感,讓觀者不至於強烈感覺到電影人文主義式的批判/說教姿態,也不會因為從美軍觀點看巴格達戰場而灑狗血地搞美國式英雄崇拜。偏偏這種距離感讓故事的推動製造出更多不確定的壓迫感,明明電影節奏緩慢,卻讓人看得透不過氣,攝影手法著實高明。

紀實攝影的技巧在本片也有可觀之處。紀錄片手法應用在劇情片中已經氾濫到毋須特別討論了,不過我感覺到這種借用手搖鏡或隱藏鏡頭等技巧,在幾個類型當中特別容易出現,戰爭片即是其一。這種技巧在特定類型劇情片中的大量應用,讓我們可以去問的,不只是為什麼手搖鏡或隱藏鏡頭是有特定內涵的電影語言,也是為什麼某些特定的視覺效果會讓我們將它認定是關乎「真實」的。不知道有沒有哪位高手可以來講解一下這當中有沒有什麼特別原因。紀實攝影在本片中的運用捕捉到許多不經意表現出來的表演,加上鏡位和運鏡獨到,使得風格化的攝影變成這部電影說故事的主角。比如說著全副武裝從煙幕緩步而出的畫面,一秒一千格的超寫實畫面效果等等,都高度活用鏡頭語言,並且轉變成有獨特風格的畫面。


導演Kathryn Bigelow以本片再度證明,要能拍出好的戰爭動作片跟導演的性別一點關係也沒有。Bigelow前作不多也不少,較有名的有驚爆點(Point Break, 1991)和21世紀的前一天(Strange Days, 1995)等。她擅拍動作類型片其來有自,原來她結縭數載的前夫正是在史詩等級大型電影,特別是科幻動作片中呼風喚雨的James Cameron!就本片犀利的鏡頭語言來看,Bigelow顯然走出自己的路數,無須以21世紀的前一天那類撐史詩的電影去追尋卡爺的腳步。
題外話:當初上映前票房成績讓許多人擔心/冷眼旁觀的阿凡達,如今北美票房以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穩穩跨過五億美元的里程碑,成為北美歷史上帳面數字超過五億美元的第三部電影。無愧是影王之王的卡爺,十幾年前也在一片質疑聲中推出鐵達尼號,並且一舉成為六億票房的影史最高紀錄。如今沒人再敢問阿凡達有沒有可能超越鐵達尼,成為北美票房新霸主。真正的問題是:阿凡達何時會超越鐵達尼?

1月 16, 2010

日星鑄字行半半日遊

鄉親們還記得電腦印刷出現之前,我們的報章雜誌書籍刊物是怎麼印出來的嗎?

活版印刷活版印刷,以前國中讀歷史,說什麼宋朝畢昇發明活字版印刷,光背課文,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字是活的,根本一點概念也沒有。光說不練且罷,光說不見背多分,跟吃豬肉沒見過豬走路道理也差不多。幾個月前在電子報上讀到日星鑄字行的新聞,對這間似有古風的地方不知為何就嚮往起來,心想此番一定要找個時間去見識了。拖了好幾個星期坐而言卻遲遲沒起而行,週二那天搞定一樁不大不小的任務,下午到郵局出完貨之後,決定給自己小小的犒賞,趁這天傍晚有開放,便決定晃去揀揀字。

照它的地址來看,日星鑄字行在太原路上、介於南京西路和長安東路間的一條巷子裡。從捷運中山站出來後,我就沿著南京西路往西走,過了承德路後又走了一小段路,很快便到了太原路,向左轉後又走了一兩分鐘,找到97巷巷口,走進去沒多久就到了最近在藝文新聞曝光率不小的日星鑄字行。

日星鑄字行門面非常不起眼,要不是我一眼認出跟他們部落格上照片一模一樣的鉛字架,真的很容易錯過這連像樣的招牌都沒有的小舖。因為比公告的開放時間早了整整一小時到,我戰戰兢兢走進昏暗的店面,試探性地想問說是不是可以進去參觀揀字。一位應該是老板娘的嬸嬸面無表情地回答我所有的問題,還說如果有找不到的字可以請老闆幫忙找。我看好像還是上班時間,也不好意思麻煩老闆,整間鑄字行很明顯只有我一個生人,所以在跟嬸嬸簡短對談後就很快閃去鉛字架揀我的字了。

這真是個奇妙的地方。在來之前就已經讀過幾篇報導,大略知道他們的工作,也在鑄字行的部落格看過他們的圖片,知道這裡大約長得什麼模樣,可是當親眼看到時還是覺得整排整排的鉛字躺在鐵架木架上,依然有種終於見到了的莫名感動。我不敢打擾店裡工作的老闆員工們,所以自己窩在一邊拍照揀字,為了加快揀字速度,我暗中觀察架上那成千上萬的鉛字的排列規則,很快就注意到它們主要是按照部首排列,大約就和一般字典一樣,只有少數也許經常會使用到的文字組合,比如說「中」「華」「民」「國」「台」「灣」「省」「縣」「市」「鄉」「鎮」「年」「月」「日」等,會獨立排成一列。至於其他不是漢字的,像是標點符號阿拉伯數字和英文字母等,也另有編類。

既然知道了鉛字排列的方法,找起字來應該就快了。對也不對。固然有些字部首容易辨認字也好找,像「忠」啦「任」啦,但是有些字就容易混淆視聽掩人耳目,考驗吾人的國字常識了。比如說,「辛」字是何部首該從何找起,那可真是讓我吃足苦頭。立部嗎?不合邏輯。十部?也沒找到,最後舉雙手投降,只得向老闆求救,才知道「辛」本身就是個部首。好吧,要說我中文基本常識不足我也認了,但至少要在浩瀚的鉛字海洋裏釣到那一小塊鉛字,真的、真的是望眼欲穿的工夫呢。我上上下下,除了一樓店裡的七大排鉛字架晃盪了兩大落,樓下特藏的不常用字區也去逛了一逛,才終於大略找齊了要找的鉛字。


高齡數位相機照不出高解析度,打了閃光燈後的照片更顯蒼白但也沒辦法了

鉛字找完,竟也過了整整兩小時。本來以為這下趕緊跟老闆哈啦兩句、打包結帳,便可以收工閃人,沒想到這趟小旅行的正戲才要開始。我看著老闆坐在店門口的辦公桌前幫我用橡皮筋捆簽字、再用報紙包紮起來,邊看就試著邊和老闆哈啦。我說我是因為看到媒體報導,想要來看看,所以登門拜訪;老闆一副有點無奈、一副又好氣又好笑地打開他的話匣子。他說,像你們這樣來了自己悶在那沒頭沒腦的找鉛字,在我們眼中簡直是天方夜譚。而且這樣逛花園似的走馬看花一兩個小時就走,我們要幫你開燈要等你們逛,可是你們也沒認識到活字印刷的流程,也不知道我們平常工作的情形,那你們等於沒來過嘛。我們當初願意開放給大家進來,就是希望一般民眾可以多認識這個東西,所以是以完全志願的性質,提供額外的時間給你們來看,帶你們來接觸這東西。那要是你們來了只是自己在那邊逛花園,就等於什麼都沒認識到。

我聽了驚出冷汗,原來我以為自己窩在一角是體貼他們工作人員,卻其實是辜負他們的一番苦心。說來其實是我當初不聽老人言,嬸嬸的提醒都沒有在聽,早該要一開始就跟老闆先打照面的。所以我趕緊跟老闆解釋說,是我一開始想錯了,沒有想到先請他來帶著我來認識他們的工作流程。我還補充說,我確實有注意到他們鉛字的部首排列方式還有各種字體和大小的分類,只是我想要多找些鉛字給幾個親戚朋友,有的又不是常用字,所以花了點時間才找齊。為了順一順老闆的小小脾氣,我還飛快動腦筋找話題,問老闆他們對於保存延續活字印刷這個國內僅有、甚至可能是世界僅有的文明資產有什麼計劃和具體想法。

話題一聊開,老闆原來睡眼惺忪的雙眼就發出光亮,人也熱情起來了。關於這間店是如今北台灣僅存的活字印刷行還有日星復刻計畫云云,坊間已經很多報導。在跟老闆張介冠先生短短廿分鐘的對話中,這位耿直熱情的中年人也告訴我推動這個計畫的由來、雄心和困境。日星復刻計畫確實是要保存電腦漢字所沒有的獨特線條,要把鉛字的字體數位化。它也要成立一個活字印刷的文化館(或是紀念館),保存鉛字與活字印刷的文化資產。但整個復刻計畫不僅僅是保留廠房設備、印印幾張白紙黑字聊備紀念性質的文宣而已,它還要保留整個從刻模具、灌銅模、灌鉛到排版印刷的技術,讓這個在整個世界的各個角落都走入夕陽的古老技術僅可能地延續生命。所以這項計畫在推動的不僅僅是傳承鉛字活版印刷的技術與硬體設備,它也積極向外伸出觸角,讓民眾接收這些信息,像是剛結束的漢字文化節就有日星推廣活版印刷和認識鉛字之美的活動。張先生也說,他們接下來比較大的挑戰是保存和維修這些廠房設備的經費,他們現在除了招募有志一同的義工來參與復刻計畫,也將向文建會等政府中央部會請錢,粗估整體所需經費至少要一億五千萬。看來這個由小人物發起的大心願,還真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呢!

張先生說,如今國內只剩他和他舅舅在北高各經營一間全台僅存的鑄字行,而活版印刷在世界各國幾乎是找不到了。我跟弟提起張先生的宏願,弟說這位老闆應該是想要以這種方式牢記活版印刷這個自北宋畢昇以來足以讓中國人驕傲的古老發明。也許沒有這麼偉大啦,但是我對張介冠先生的熱情和信念非常感佩。我待在店裡的兩個半小時中,一直都沒有其他人進來,陰暗的鑄字行顯得更加冷清,但張先生並沒有敷衍我,不會因為想早點關店回家吃飯而打發我,卻很有誠意地一一細數他們的這個浩大工程。

連我都快憋不住尿急了,他還是站定定有耐心地跟我說話。

為了我辛苦的膀胱,也為了張先生的古道熱腸,特此記下這珍貴富教育性的傍晚。



P.S. 日星鑄字行的地址是台北市太原路97巷13號,對外開放時間是每週一、二、四的傍晚5:30至7:30,平日營業時間原則上不對外開放。日星復刻計畫的官方部落格請由此去

1月 13, 2010

年度補課: 停車 & 奇蹟的夏天

最近片看得還挺勤的,但眼看回美國的日期越來越近,終究是還有很多想看的片是來不及看了,只要一想起這件事就很懊惱,為什麼總是有一堆電影要遲個三五年才有緣得見呢?另一件事是想到看的片多,要能每部片都寫篇言之有物的心得,根本不可能。就算是挑重點寫,也真是往往心有餘而力不足。要尊敬那些寫影評的傢伙,他們也很辛苦的啊!

停車 (2008)

以紀錄片《醫生》(2006)在國內電影界聲名鵲起的鍾孟宏,時隔兩年推出個人首部劇情長片,依然引人注目,不但入圍當年坎城影展的一種注目單元(果然引人注目!),隔年的第四十五屆金馬獎也小有斬獲,拿下美術設計(趙思豪)和非競賽類的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這種成績僅管說不上十足風光,不能和同年問世而光芒萬丈的《投名狀》《海角七號》等鉅片相比,票房表現也不亮眼,但確是很用心的細緻小品。

關於這部片的城市寓言或現代啟示錄部份,鍾孟宏表現甚為清楚直接,每個人物都是一個故事的手法也不含糊,我這裡就不贅述了。這裡想要簡短提一下的是他經營影像敘事、真正用影像說故事的工夫。若不去細究本片故事本身稍嫌跳tone、中間一個小時顯得突兀薄弱的缺憾,我們應該可以很輕易地辨識出鍾孟宏在這部片中師法杜琪峰和王家衛兩位名導的明顯刻痕。杜汶澤獨白的段落不知為何很有早期王家衛電影的風格,幾個帶到高捷和那日光燈照明下異常蒼白老舊的理容院的段落,也很有王式影像的感覺。而張震和幾個角色的邂逅,特別是運匠九孔和杜汶澤再度出現時的那幾段,則很有杜琪峰在《鐵三角》等近作中經營的那種怪異的超現實喜感。若不是中間段落跳tone跳得太厲害,拖累全片成績,否則色澤飽滿運鏡穩健的攝影至少該能再拿個幾個獎項提名。鍾孟宏身兼編導攝影三職,能有這等表現,往後發展真值得期待。


奇蹟的夏天 (2006)

大名鼎鼎的楊力州,此番才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在這部講花蓮縣美崙國中足球隊的紀錄片中,楊力州大膽置入MV剪輯和綜藝節目式的畫面經營手法,不知道老派的紀錄片工作者會不會對他不以為然?我頗欣賞他這種勇於求新求變的嘗試,即使有以包裝掩飾內容貧乏之嫌,但確實為國內紀錄片的美學形式注入一種活力。可惜的是,也許他設計的故事真的沒法撐起整整一百分鐘的片長,或是他剪輯出來的電影節奏感前後不協調,在開場熱鬧介紹幾個陣中隊員後,中間竟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感覺老牛拉不動車,讓人昏昏欲睡。直到電影進入2006全中會賽事時,整部片才又活過來。

我感覺本片最大貢獻應該是向國人證明,台灣除了某位卸任元首大放嘴砲、永遠停留在「足球元年」的口號足運,東海岸有一批有燒不完的熱情、也有令人驚豔身手的小足球員,等著發光發熱。足球在台灣是看的人遠比打的人多,它可能永遠沒辦法像棒球或籃球一樣,變成台灣的國球或全民運動,但至少可以向網球一樣,出幾個國際知名的好手吧。

1月 09, 2010

年度補課: GBW

不知不覺回來已經過了一個月,想來心裡只有無數幹字,因為不到十天就要在回到雪后的懷抱,實在是無止盡的不甘願啊啊!!想吃的還沒吃夠,更重要的是,想看的片還沒看完啊啊啊!!

神偷、獵人、斷指客 (The Good, the Bad, the Weird, 2008)

僅僅從片名就可以輕易看出,這部由宋康昊李炳憲領軍、我很陌生的金知雲導演的作品,是要向經典義式西部片《黃昏三鏢客》(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1966)致敬。但這部片也是要惡搞類型元素和歷史、氣質怪異的喜劇。從各方爭奪的一張尋寶圖開始,到「寶藏」不是寶藏、眾人的發財夢落空,整個尋寶的旅程大體不脫瘋狂怪誕荒唐超現實的喜感。故事時空設定在日本佔據中國東北時期的滿州裡,日本軍、自我流放的朝鮮人以及被迫在故土流放的滿人短兵相接競奪藏寶圖,也甚有諷刺史詩的氣勢。

就這樣奔放又有野心的出發點來說,這應該是企圖龐大的喜劇片,但是我們一家四票難得一致認為這是一部幾乎搞砸的庸作。單就攝影與剪接來說,有許多莫名奇妙的累贅片段,本身既沒有發揮任何作用,更是擾亂故事節奏,使那些片段和電影本身在相互干擾下彼此都顯得唐突。兩個最令我抓頭髮的片段,都非常不得宜地表現這部電影對意識形態的神經大條或是刻意操作。首先是那看似搞笑幽默的「孩子,眼睛閉上」橋段,這等拿雞姦開玩笑、昭然若揭的恐同笑點,對特定族群開刀,實在低劣無比。其次是片尾藏寶地攻堅的大追逐,賞金獵人(鄭雨聖)橫掃千軍固然帥氣十足,但是幹掉一票日本軍的動作場面配上昂揚激越的音樂,這長達七八分鐘的片段,明顯在消費反日快感。雖然我能理解這個段落或許有意讓韓國觀眾享受一種歷史中無法殺盡日本人、只好在片裡讓他們血流成河的痛快,但是這種鴕鳥式的安排,實在不是什麼高明的娛樂,也感覺不出有什麼更具體的內涵。

數落了這許多,其實本片仍有些亮點。雖說很多笑點都不太好笑,但那種時空錯亂的超現實況味算是掌握到了。我就覺得把這純屬虛構的故事設定在1940年代的滿州國是一個妙主意。當時的軍國日本橫掃大東亞,不僅佔領中國東北,也併吞朝鮮,使得故事中幾個角色,像是朝鮮獨立運動者、自我浪逐的失意賞金獵人、還有身在東北的中國人,都變成某種意義上的(在異鄉與在家鄉的)被迫流放者。這讓中國故土、日帝新疆域的滿州國,變成這些人的邊疆,使他們不約而同落腳在這彷彿統治真空的異境,玩他們叢林法則的生存遊戲。這亦假亦真的故事背景不但提供一個思考歷史極為淘氣卻也不無幾分道理的觀點,也因此使這故事的西部片底蘊有了清楚的類型輪廓。另一個耐人尋味的點則是視覺風格的經營,讓電影中的地理景觀符合西部片的蒼茫荒漠,卻莫名奇妙地說那是中國東北滿州國。我忍不住想:人皆稱物產豐饒土地肥沃礦藏豐富的大東北,哪來的漠地?東北怎麼可能有漠地,或者說,東北怎麼可能是漠地?這個設計看似合理(符合類型要求)卻又違反地理常識,造成一個自我矛盾的效果,而這效果卻造就了反向詮釋的空間。我們很可以想一想,兵家必爭的東北這中國不能放棄的沃土、蘇聯日本等國垂涎不已的寶地,難道不是片中莫可奈何的放逐者眼中毫無價值的荒原、殖民帝國統治權鞭長莫及的遠疆嗎?

倘真如此,這安排或許是一種後殖民文化政治操作下無心插柳的諷喻也說不定。

1月 07, 2010

嗟,來機!!

話說幾個月前三哥被侵犯...侵入,讓轟ㄟ連帶損失了兩光傻瓜相機一台,從此就沒有相機了。接下來的兩個多月轟ㄟ尋尋覓覓,想要買台相機,又提不起勁痛下殺手敗一台好的,就一直過著沒有照相機的生活(好像也可以安穩的活著吧)...

這次下南部,表哥凌知道轟ㄟ的苦衷,加上表妹敏在一旁幫腔,就把他其中一台舊的數位相機送給轟ㄟ。所以轟ㄟ有此生第一台數位相機了!!以後就可以不時上傳一些生活照跟鄉親分享囉!!跨年第一砲先放一張表哥凌的大作。地點是屏東縣新園鄉的新惠宮,這裡是當地農村的生活中心,也鄰近轟媽出生長大的老家。記得小時候寒暑假在外公家玩,常常在那附近吃雪花冰買炮竹,看著它儘叫媽祖廟,只知道是拜媽祖的,今天才還他正名「新惠宮」。去年年尾新惠宮改建完成,但轟媽沒能南下參加聽說非常盛大的慶典,這次趁轟ㄟ南下探親,就跟著下來參拜一下。


新建好的媽祖廟比印象中的舊廟高了一截,正廳也寬闊明亮多了,可惜的是原有的建築,那些充滿古味的一磚一瓦,也從此不復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