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28, 2011

峰,峯

峯和峰是很特別的一組字。它們照理來說是同一個字,只是山擺在不同的地方,但讀音、意思、筆劃數都沒有改變,相較於國、国這種簡繁體轉換後筆劃數會改變的字來說,算是罕見得多。

峰是峯的俗字。在說文解字中可以查到,上頭這麼說:山耑也,從山夆聲」,「耑」即端,所以早在兩千年前「峯」就大約與我們現在的念法相近,也是山巔山頂的意思。那時還沒有「峰」這個寫法;「峰」何時開始出現,礙於手邊資源不足加上專業能力有限,難以考究,但最晚在宋朝已經找得到,成為「峯」約定俗成的變體同義字。峯還有許多其他變體,但筆劃數並不相同,異體字字典網站中皆有收錄,這裡就不贅述,都略過了。但歷史的演變卻是反客為主,俗體字漸漸通用後反而僭位,變成」逐漸衰亡,導致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中竟未收錄,只剩下「峰」獨霸,簡直匪夷所思。

有趣的是「是甚麼意思?這個字在教育部的重編國語辭典網站中並未收錄,根據異體字字典的資料則是讀作ㄈㄥˊ,音同」,當動詞用時可解作牴觸、相遇,當形容詞用時則與「豐」相通。「夆」也可讀作ㄆㄤˊ,音同「龐」,是當作姓氏時才這麼念。漢典網站中還收錄了ㄈㄥ的讀法,音同「峯」,通古「鋒」字。

更令人頭痛的事情還在後面:另外還有個字無法顯示,只能以圖形檔顯示如右。這個字乍看之下容易跟「」相混,卻是不同的字。它異體字字典讀作ㄏㄞˇ,音同「海」,在說文解字中卻讀作ㄏㄞˋ,音同「害」,在漢典網站中的資料也這麼念,也許異體字字典是錯的。此字意指相遮要害,大約是屏障的意思吧?我不是很確定。這個字在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網站也未收錄,想來這個字連同「夆」都死得差不多透了。

還有一點有趣的是,」移了山再拿掉,「丰」竟也讀作ㄈㄥ。也就是說,峯峰夆丰,都可以讀作ㄈㄥ?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字?這真是太神奇了會不會!所以說「丰」是「夆」、「峰」、「峯」等字的韻腳囉?



後記:會有這番小小的文字考古是有原因的。沒遇到還真不知道,做官僚的腦袋有它自己運行的一套邏輯。原來對咱們政府機關來說,」和「峰」不是同一個字,所以凡是名字裏頭有這個字的,無論書寫習慣如何,不小心把山挪了位置,對他們來說就不是同一個人了。所以喬峰不能是喬峯就對了...

12月 23, 2011

轟!新生活運動 行難篇

剛到台中認識環境,四處行走是第一任務,指路不能靠仙人,地圖在手才踏實。翻開地圖,發現台中市中心的道路設計有些意思。在台中熟門熟路的人應能很快注意到,有兩組放射狀和環狀的道路,以台中車站為中心輻散出去。第一組放射狀道路包括了雙十路—北屯路、公園路—大雅路、中正路—中港路、五權西路等。第二組的環狀道路也是以台中車站為中心,像漣漪一樣層層向外,有精武路—三民路、五權路、英才路—林森路、健行路—美村路、進化路—進化北路—忠明路、太原路—精誠路、文心路、河南路等。

所謂路不轉人轉,但路轉人也不得不轉,有創意的道路規劃也苦了行路人。為何雙十路到了盡頭會變成北屯路,又明明往西走的,怎麼走著走著卻往南去了?更怪的是,忠明南路往北走確實會接到忠明路,但忠明路往東走到盡頭,卻變成進化北路。那麼進化路在哪?進化北路走到底轉個彎是也。這種會轉彎的路如同走在永和一樣讓人心生恐慌,容易失去方向感。直到今天,我有時還會分不清左右,弄錯該轉哪邊才能到想去的地方。


12月 20, 2011

魏振恩詩選:站起

站起

魏振恩 (原刊載於《台灣現代詩》28期,2011年12月)

走進光
成為影子
與現在成為一體

想拾起過去
但影子不能穿過
無形的手

用言語
丟掉透明的靜謐
記起夜

夜裡的遠方有一盞燈
不是用來回憶
明滅著方向

走進夜裡的微光
用言語放棄浪漫的空氣
我們站起

我們站起
成為挪移的風

而站起
成為搖撼的影子

而站起
成為一瞬

12月 17, 2011

中文字上千萬,死掉的字就不說了,有些字少見,很特殊的場合才看得到,一輩子都不會也無所謂。會了也不為什麼,只是閒來把玩,自娛獻寶兩相宜,正所謂無用的知識是也。

但如果用字多一撇,會不會就成了多了點用的字呢?好像也不是...

12月 14, 2011

轟!新生活運動

移師到台中開啟新生活至今已近足月;除去週末回台北窩著的時日不說,待在台中的時間也超過半個月了。說來見笑,友人口中天氣溫和、天寬地闊的大台中,轟ㄟ我掐指算來,這輩子竟逗留過少得可憐的兩次,第一次是那個還有成功嶺大專集訓的年代,營區放半天假讓我們這些兵在台中車站第一廣場附近溜達,第二次則約莫是大三時一群人到社團同學家玩。除此之外,我的台中經驗竟然只有高速公路的收費站和休息站!

是的,很丟臉,我知道。所以在找工作的時候,雖然立足台北、放眼寶島,但台中一直是我的重點目標之一,只希望能有個機會讓我到這城市來工作生活,好好認識這地方。想不到這麼卑微的願望竟然實現了,真讓我可以住到這裡討生活?!這下轟ㄟ我可跩了,我雖然是全家當中對台中最不熟的俗仔,但我可是頭一個在高雄、台北、台中寶島三大城市都住過的咧,想到這裡就忍不住哇哈哈哈~~~

12月 09, 2011

抗爭在屎溺中

姊妹 (The Help, 2011)

在討論美國的民權運動與種族抗爭的題材時,首先浮現在眼前的臉孔或名字,往往是金恩博士、Malcolm X、黑豹黨等經典形象。我們很容易聯想到街頭抗爭與遊行示威的壯麗舞台,也容易聯想到政治人物的崇高身影與悲壯命運。說來無可厚非,畢竟這是我們對於1960年代掀起滿天波濤的美國民權運動的教科書式的理解。但是我們稍作沉思,應該能夠記得,引爆民權運動的一條重要導火線,實來自一部公車上拒絕讓座給白人的一位下工婦人。

12月 05, 2011

sass

日前看《姊妹》(The Help, 2011),片中角色凡講到「回嘴」這個詞,英文所使用的單字片語不是今日英美電視劇所時興的"talk back",而是較少使用的"sass"。看完電影還和表妹敏一同查了字典,才確認是這個單字沒錯。

這個看來挺有深度的字相當年輕,是1856年才出現的(怎麼有辦法把年份定得這麼精準)。不過根據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官網的說法,sass作為名詞可以上溯到十八世紀,而作為動詞使用確實是到了十九世紀中期,才在美國作為sassy的動詞變形流傳開來。

12月 01, 2011

不知怎麼下這標題才好...

話說在十九世紀末,舊金山是美國本土中華人最密集的城市,也是華人娼妓業最猖獗的地區。華人娼妓業到達巔峰的時期,華埠中的女人有近八成從娼。但由於種種原因,娼妓業在舊金山受到抑制而迅速萎縮,市政府的官方資料中,到了二十世紀開始時已經沒有從娼人口了。

但如果真的相信這官方數字的真實性,那未免也太天真了。許多民間史料,特別是傳教士的傳記或報告中都指出,直到1920年代,華埠中依然有私娼的情形。

還有一個耐人尋味的指標可以側看二十世紀初華埠的娼妓業狀況,那就是報紙廣告。以當時美國發行量最大流通最廣的中文報紙《中西日報》來說,打開報紙,占最多篇幅的廣告應屬各式男性補藥,當真是俯拾皆是而且眼花撩亂。單看手邊翻印的刊行於民國十三年九月十五日的《中西日報》第八版,相關藥品至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