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8, 2012

龍年吉祥話&吉祥物

因為這實在是太有梗不分享就太缺德了。

話說昨天參加為從前大學的系上老師主辦的春酒活動。主辦人41為炒熱現場,希望我們做學生的都準備吉祥話和吉祥物來娛樂大家。像我這種既無歪腦筋也缺乏表演才藝的老頭,只能端出正經八百的貨色。有這麼一位學弟的龍年吉祥話是這樣的:

「有鑑於本人過去一年來性生活貧乏,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砲聲隆隆(龍龍)!」

他接著拿起身邊容量極大的側背式提包,右手伸進去,說:我們都是老師的學生,來自四面八方,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交集,但我們有個共通點,就是我們都是老師的-----粉絲......

然後他從超大提包裡拿出一包龍口粉絲.....

1月 23, 2012

看片小記: 即刻反擊 (Haywire, 2012)

這部儼然是為了格鬥女星Gina Carano量身打造的動作片,講的是陸戰隊退伍、進入私人公司擔任類似傭兵保鑣任務的梅樂莉,在一次行動中遭雇主出賣,憤而揪出真凶的復仇故事。本片星光熠熠,卡司一字排開,有麥克道格拉斯、伊旺麥奎格、安東尼奧班德拉斯、還有近年聲勢扶搖直上的查寧塔圖(Channing Tatum)和麥克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不過導演是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

是的,不過。這位當年以《性、謊言、錄影帶》(1989)成為美國獨立製片新銳的大導,多年來一直遊走在好萊塢大型商業片與獨立製片之間,雖然有連三發的《瞞天過海》系列,卻有更多非商業色彩強烈的作品。無須細探他的電影語言或美學策略,也能依稀辨識出Soderbergh很不尋常的視覺風格。他似乎很喜歡在時興的類型或題材中開發反潮流的敘事或影像風格。就其近作來說,便有不在意技術等諸多麻煩而以二十世紀中期的電影器材來拍攝的《柏林迷宮》(The Good German, 2006),以及真實故事改編、喜劇路線卻又氣質怪異的《爆料大師》(The Informant!, 2009)。諧擬也好,攪亂也罷,Soderbergh似乎只要在好萊塢工作,就忍不住要在電影中動點手腳,總是不安於室。

1月 19, 2012

看片小記: 到阜陽六百里 (2011)

從深圳來到上海依靠同鄉的安徽女子曹俐,又住回與婦人謝琴同室的拮据矮房;年關將屆,同鄉狗哥與九子想出個改造報廢公車、收錢載同鄉回安徽阜陽的點子。《到阜陽六百里》講的是這樣的中國民工故事。它有毫不拐彎抹角的故事主軸,其中穿插點綴曹俐與子不得相見、九子籌錢不易、謝琴同時遭遇再嫁之夫與獨生女背叛的雙重打擊等各自的小故事。


1月 17, 2012

阿兜仔在呆玩

兩光相機拍出來的傳單只能長成這樣,偶盡力惹...
去年夏秋之際,注意到家附近小七的大面玻璃窗前貼了一張A4大小的紙,並不起眼,是以轟ㄟ我不知是它貼上多久後才發現的。話說這間小七位於路口,轉過去是一間老外常聚集的夜店;自從小七和夜店中間又開了間通宵燈明的早餐店後,小七更是往往在周末前後晚間人群聚集,英法德西各歐洲語言大鳴大放,好不熱鬧。

好奇趨前細看後頗感訝異,原來這是張警察局的公告,主要在說明幾個社區居家安寧的事項,中英雙語並列,顯然是針對老外讀者更甚於本國人。傳單標題是:「在臺外籍人士法令宣導/
Regulations: Foreigners in Taiwan Need to Know」,主要說明:「為協助融入我國生活,請配合注意我國相關法令,以避免不慎觸法情事發生/Please obey our domestic regulations as follow in order to promote your acclimation in Taiwan and prevent any unintentional violations」。傳單底下印著作者名號:臺北市政府警察局XX分局XX派出所關心您。

1月 14, 2012

看片小記: 龍飛鳳舞 (2012)

龍年春節檔的國片氣勢比去年由《鷄排英雄》領軍時加倍興旺,春節前一週有兩部同時起跑(若加上也提前偷跑的《陣頭》就三部了),《龍飛鳳舞》更是以口碑場提前一週偷跑,到海報上的正式上映日之前,總共在大台北地區累積六十餘萬的票房。

口碑場究竟有多少催票能力無人知曉;不過,幾乎是《父後七日》(2010)編、導、演原班人馬上陣的賀年新作《龍飛鳳舞》,很不幸地也延續前者七拼八湊、雜亂無章的喜劇風格,不難想見短短一年半內倉卒打造的電影,能有多少的成熟度。《父後七日》尚可以不到90分鐘的片長輕騎過場,但本片足足110分鐘,就不是能輕易矇混過關的。

本片所有的故事線幾乎沒有發展完全,也不見細膩深入的經營,往往在打罵嘻鬧間草草收場,或以歌仔戲碼生硬切斷,導致有幾個人物形象鮮明,卻無一能夠個性立體。僅有的完整角色春梅,卻也因為莫名奇妙去了一趟印度、有個莫名奇妙的浪漫邂逅而顯得美中不足。飾演春梅的正港歌仔戲演員郭春美,以地道口條與完美聲音表情在片中光芒四射,並同時分飾環保隊員莊奇米。莊奇米也是個故事很多的角色,可惜受限故事篇幅,無法在支線發展太多,只好靠最後幾個剪影草草了事。

1月 11, 2012

也是國族歷史顯影

十加十 (2011)

建國」百年慶典如燒,這場擋不住的瘟疫也蔓延至電影界。莊家買單、由金馬影展執委會製作的《10+10十加十》邀集二十位台灣青壯兩代重要劇情片導演(莫名缺席者包括蔡明亮、萬仁、林正盛),每人拍攝五分鐘左右的短片,作為電影界的國壽賀禮。

這二十部小品,格局大小不一觀點各異,但多有餘韻不絕、引人入勝處。多數導演用心講好一個小故事,特別是本世紀登上檯面的新生代導演,展現自信且質地飽滿的影像經營功力,洋洋大觀驚喜連連。由長輩王童開場的〈謝神〉頗能在一個非常簡單而且小到不行的微故事中濃縮台灣社會的幾種集體行為,且能從中展現相當漂亮的視覺美學,並釋放出很王童風格的台式草根幽默。他和同樣是超級前輩的侯孝賢首尾坐鎮,頗有一領航一押隊的氣勢。其間則是諸導各使本領,往往就同一主題兩兩捉對較勁,卻又能分別演繹出完全不同的況味。

1月 07, 2012

法西斯的凝視

切膚慾謀 (La piel que habito, 2011)

在整形醫師羅柏特的家中,到處掛滿了十八、十九世紀的裸女油畫。西裝筆挺的羅柏特走在自家廳堂廊道,優雅徐行,彷彿閱兵般遍覽群芳。羅柏特的眼神其實未曾在那些古典油畫中的裸女身上停留;他真正在注視、也始終不斷凝視的,是幽閉在密室之中受到高度監視的神祕女子貝菈。貝菈是誰?她和羅柏特之間有甚麼關係,又為何會出現在密室中,且無法離開?


切膚慾謀一直要到後半部,我們才逐漸得知貝菈的真相,原來其實是一個關於復仇的駭人計畫。貝菈並非貝菈,貝菈實乃維森特,城裡的一位時裝設計師,在某個夜宴中意圖強暴羅柏特的女兒諾瑪未遂,卻間接導致已然精神狀況脆弱的諾瑪因此加倍受創、終而自殺。羅柏特決定以自己的方式懲罰維森特,綁架並囚禁維森特,並進一步由裡而外將他徹底改造成女人

1月 05, 2012

無意間發現...

咱們教育部可真是驚喜連連,剛剛從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網站上發現,竟然收了下面這麼個詞條:

泰國新娘民國八十年前後,臺灣新興一種風氣,某些未婚男子前往泰國娶回當地女子為妻,其妻子稱為「泰國新娘」。此種風氣形成之因,有人歸因於國內女子結婚條件越來越高所致。

這已經成了專有名詞了嗎?就算把這當作詞條收進辭典,有記錄時代脈動社會變遷的獨特意義好了,為何卻查不到在台灣人數更多的「大陸新娘」、「越南新娘」,或更具代表性的「外籍新娘」?這是哪門子的障眼法?



*收錄本詞條的原出處網頁由此去

1月 03, 2012

魏振恩詩選:鐘聲

鐘聲--南下列車讀 Quasimodo

魏振恩(原刊載於《笠》詩刊 286期,2011年12月)

你像金針菇遙遙擺擺
走過鐘
想敲醒我
傾聽回音
但我不

不是一株草本
即興敲打
便能喚起風聲之微
與祈求
你的迴盪與我但我不

能在早生的年代
卸下青苔
只等待
陰暗的銅面
映照著一個清晨
你慢慢走過
敲響
清脆紮實的光

1月 01, 2012

看片小記: 花臉巴兒 (2009)

對於關注近年來紅遍海內外藝術界的艾未未的台灣朋友來說,有影行者的到來這麼一個收錄大多艾未未紀錄片作品的活動乃一大福音。連看兩部作品下來,到了《花臉巴兒》大約能感受到艾未未對於以影像紀錄社會脈動、將紀實影像作為社會行動的訴求。紀實影像相對於所有媒體的絕佳優勢,就是掌握社會現實某個即時且不修飾的切片,而艾未未充分利用他的資源所能做的,也是緊抓住那種「現場」的生猛與急迫性。《花臉巴兒》如此,同年出品的《美好生活》亦如此。

《花臉巴兒》片名源自四川歌謠。歌謠是這麼唱的:

花臉巴兒
偷油渣兒
婆婆逮到打嘴巴兒
爺爺抓到扯毛根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