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30, 2012

2012金穗獎入圍影展&短片輔導金交替影展 掠影

多年以來金穗獎對我來說始終神秘,是因為想看參展作品卻一直不得其門而入。或許是因為以獎勵新手為旨,所以金穗獎不作商業放映,影展也缺乏廣為宣傳的誘因。市場殘酷,不是世人無情。官方支持的另一種影像單元,像是輔導金短片也是,有機會恰好看到的,往往是某處得獎、又在他處參加另一個影展時,比如說片刻暖和(2009)或是《乘著光影旅行─李屏賓的攝影人生》(2009)。如果不幸錯過影展,又不想花錢買DVD,就只好緊盯著公共電視的節目單吧。

今年很運氣,金穗獎入圍影展暨電影短片輔導金交替影展巡迴到台中地區,距離不遠的逢甲大學剛好承辦了其中一個放映點。趁著幾個空檔跑去看了三場,平均每場都放個兩到三部短片,看到的多是金穗獎單元,幾乎全都是學生作品,包括入圍最佳劇情片獎的專車》,還有入圍學生作品獎的《迴旋曲》、《小金球》、《記得打給她》、《紅龜粿》、及《死亡凝像》。《迴旋曲》的奇想與媒合電玩及歌舞平台,《小金球》的樸實,以及《紅龜粿》的可愛,都各有可以一看之處。

4月 27, 2012

折翼麒麟

麒麟之翼:新叁者劇場版 (麒麟翼, 2012)

本片改編自東野圭吾的同名小說,是以愛散步的警察加賀恭一郎為主人翁的新叁者系列作品之一。劇場版由善於經營愛情故事的電視界老手土井裕泰執導,成績穩健,兩小時餘的篇幅不感冗長,各故事線也鋪陳得宜,比重均勻,最後也一一收攏,無甚遺漏。

電影故事似乎與日劇新叁者有少許連結,包括恭一郎(阿部寬)在內的幾個主要角色與彼此關係都沒有更動。不過本片可無日劇版悠然閒適的辦案雅趣,為了將盤根錯節的線索盡量收攏進已頗長的130分鐘篇幅,電影版必須壓縮挖掘新線索的密度與案情漸進突破的節奏感,使得電影隨之緊湊起來。更特別的是,原來日劇版並沒有的豐富符號意象與國族色彩,在麒麟卻扮演了極核心的關鍵,雖說東野圭吾的作品似乎微微右傾,但如此正面且繁複地玩味國族符號,實非我對東野作品的印象。

4月 25, 2012

看片小記: 奇蹟 (奇跡, 2011)

相較於他早年不輕易出手的創作習性,是枝裕和近年來似乎進入一個穩定的量產階段,尤其過去五年來接連推出橫山家之味空氣人形、以及今年的奇蹟,且品質維持水準以上,風格各不相同,殊為不易。

奇蹟講的是一個非常簡單且平鋪直敘的倫理故事,跟著媽媽回到鹿兒島的外公外婆家住的小男孩航一,與跟著爸爸住在福岡的弟弟龍之介,兄弟倆合作想要實現讓全家再次團圓的心願。同時,九州的新幹線通車在即,航一的夥伴間有個傳言,通車當天,在新幹線南下與北上列車交會處許願,願望就能實現。於是航一與龍之介帶著朋友向夢想出發

4月 18, 2012

第一次遇見這個字時,想查還不知怎麼念哩,不斷瞎湊注音,總算是有找到。

不查不知道,這是個好字柳。頎, 讀作ㄑ一ˊ,因同「期」。根據康熙字典,此字早在《廣韻》就有收了,意思是修長、高大;《詩經》〈衛風〉有載:「碩人其頎」,〈齊風〉也提到「頎而長兮」。教育部的國語辭典網站所收的相關詞條,也都是將「頎」作修長高大解,如「頎頎」、「頎然」。

不過根據康熙字典所收的詞條,「頎」也可以當作語助詞來表達懇切的意思,又可解作「堅忍貌」、「少小」等。不過這些意思可能因為越來越少人用,如今教育部都不收其釋義了。真可惜。說來真有意思,又修長高大又堅忍又...少小...要嘛是我沒讀懂康熙字典,要嘛就是這個字的用法真的很多元。

不論如何,這麼好的字當然可以入人名囉,我就是因為這樣才來查一查的,免得叫不出名字粉間界。

4月 15, 2012

The unforgettable figure of the murderous Chinaman

"Imagine a person tall, lean, and feline, high shouldered, with a brow like Shakespeare and a face like Satan, a close-shaven skull, and long magnetic eyes of the true cat green. Invest him with all the cruel cunning of an entire Eastern race accumulated in one giant intellect, with all the resources of science, past and present, and you have a mental picture of Dr. Fu-Manchu, the 'Yellow Peril' incarnation in one man."

Sax Rohmer, The Return of Dr. Fu-Manchu

4月 12, 2012

2012金馬奇幻影展之 奪命金 (2011)

《奪命金》在開場後短短五分鐘內,拉出三組看似並不相關的人物與故事線:場景一,督察隨警方來到案發現場,擁擠簡陋、地板沾著血跡、四周卻又作息如常的單身房宅內,顯然發生了爭執打鬥。場景二,督察隨即來到一間全新的大樓公寓,新婚妻子與仲介正等著一起看房,妻子興奮地不斷好評,仲介適時補上這房多好多好的說詞。場景三來到萬通銀行,銀行外親切的店員向來客說明一般儲蓄與投資業務的不同窗口,銀行內幾個投資理財專員正在開會,討論業績與如何繼續衝刺業績。

幾條看似沒有關聯的故事線,將會在接下來的九十分鐘漸漸拉近、收攏。乍看之下,這種將四散各處的故事線交叉收網的招式,確實是杜琪峰的手筆,而本片中圍繞著警方辦案、庶民生活、以及黑道百態的故事,也傳承了杜氏劇情片的風格。但其中卻又有甚麼地方有點陌生:為什麼在萬通銀行的場景,要拉出這麼長的故事?為什麼杜琪峰要我們看這麼多關於投資理財的術語、並且不厭其煩地透過Teresa(何韻詩)之口,演練投資基金的步驟。

4月 08, 2012

看片小記: 怒戰天神 (Wrath of the Titans, 2012)

也許是拜電腦動畫之鬼斧神工所賜,奇幻類型近十年來高姿態重返大型商業片,並藉改編經典如魔戒與哈利波特系列屢屢翻新票房紀錄。這類型中幾乎要死透的希臘羅馬神話故事,也終於以《超世紀封神榜》(Clash of the Titans, 2010)重回大銀幕。(還可包括《波西傑克森:神火之賊》這種變型的次類型作品)試探性的翻拍、改編略得肯定後,自然要把生意搞大,於是有了硬是要觀眾下巴脫臼的續集作《怒戰天神》。

本片故事相當沒有曲折,天神宙斯因預見一場翻天覆地的災難,而來到他的半神人之子柏修斯面前,請求他的協助;低調過著打漁生活的柏修斯,因不願再涉入與神有關的事而拒絕了父親的請求。然災禍果真如宙斯所預見,一瞬間讓祂遭另一個兒子戰神艾瑞斯背叛、被親弟弟黑帝斯囚禁,各種魔獸怪物肆虐人間。柏修斯為了自己的生活,更為了自己的兒子,必須挺而拯救父親、拯救世界......


4月 05, 2012

看片小記: 逆轉人生 (Intouchables, 2011)

頸部以下全身不遂的菲利普,因徵聘看護人員,遇上前來不為求職、只為有份求職經歷以領取失業補貼的迪斯。菲利普家財萬貫有如皇室貴族,而迪斯則剛從牢裡出來,求職不順、還被趕出家門。前來面試的迪斯一副不耐煩、甚至有點魯莽粗暴,不僅沒有受過重度殘障人士的看護訓練,顯然也沒有照護人員往往會具備的耐心或體恤;他甚至完全不掩飾他根本沒打算要這份工作。但菲利普給了他一個月的試用期。

迪斯與菲利普的真實人生,因為後者的動念,開啟了一段極溫暖極有啟發性內涵的交陪關係。兩人人生際遇與社會地位天差地別,但就與生命搏鬥這點來說,實則相似非常:迪斯面對種族弱勢與社區沒落的雙重邊緣處境,即使渾身充滿憤慨與年輕的活力,面對外在有如死水般的生活,依然無計可施。而菲利普身在輝煌華麗的豪宅中,全身不遂的身體卻只能用視覺與聽覺去「享受」,豪宅之於他有如身體一樣是死的。

對他們來說,每天的生活都是一場生死交關的搏鬥。面對社會性、身體機能或精神性的死亡,兩人都需要用所有的生命來維繫持續生存下去的力量,對迪斯如此,對菲利普更是如此。

4月 02, 2012

2012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後感

上週六去了本年度的台北新藝術博覽會開眼界。聽到「新藝術」三個字,腦海浮現的是慕夏,但我想隔了一世紀的新藝術,應該少不了電光科技之類的吧?當真不知現場會看到的是怎樣的新藝術?

那是個令我困惑、錯愕、並隱隱感到不安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