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9, 2013

別問我當時在想甚麼

話說跟JAS去看哆啦A夢誕生前百年展,百多隻的小叮噹(應該是)1:1公仔裡頭有這麼一隻手捧著除非近距離看不出是甚麼的東西。公仔旁照例有個解說字牌。

說起來這件事不能怪轟仔我,當時現場混亂、字牌不夠大、我距離又不夠近,匆忙間只閃過「深海乳X」四個字。

只是那個X,電光火石間腦海中自動填入了「」。

...............................................................

...............................................................

大約半秒後才覺得有些不對勁.................

...............................................................

我想是字體不夠大的關係(點頭)。



*圖片取自香港攻略網,由此去
**有關這神奇的深海クリーム,坊間竟然有這麼個哆啦A夢wiki網站可解。網路鄉民的威力太可怖了。

1月 26, 2013

要不是因為毀...誨人不...敢倦,大概又要不求甚解了。這學期有意思,遇到滿多學生名字裡都有這個字,甚麼芷柔啦芷晴啦芷宜的;早年有個極出名的歌手王芷蕾,練過《倚天屠龍記》的金迷們也該知道這麼一號周芷若,大概是最廣為人知的芷字輩。

「芷」並不難念,鄉親應該都知道讀作ㄓˇ,音同「止」。那,除了它很明顯是個形聲字,我們還知道關於這個字的甚麼呢?

查了兩部字典,發現這個字本身是沒有意思的,像是葡萄,兩個字拆開來個字都無法單獨使用。不論是教育部的國語辭典或康熙字典,首先看到的例子是「白芷」,植物名;芷本身可能是這種植物的根,康熙字典援引《荀子.勸學篇》中這麼一句話「蘭槐之根是為芷」。芷葉或做香料或做草藥,又稱「澤芬」,康熙字典曰「主長肌膚潤澤顏色可作面脂」。

看懂了沒,愛美的鄉親?這是好東西,除了有香氣可作香料,還可以當護膚面膜喲。所以有個成語「蘭根白芷」,就是用來讚美人的品性氣質如蘭芷一樣美好。相對地另一個成語「蘭芷漸滫」(滫音同朽),意思就很接近近墨者黑,指好的東西受到不良環境的感染也會變差。

而「芷若」本身也有它的意思,是白芷與杜若兩種香草的合稱,典出杜牧的詩句「風畦芷若香」。想必它們都很香吧?以至於古人要把它們放在一起頌讚。但杜若是甚麼我就又不知了。(不過周芷若性格並不美好也不溫香,令人不敢恭維)



*選的圖片精確來說是杭白芷,圖片來源網站為問葯堂,網頁由此去。白芷做成藥材成片狀,乍看之下有點像淮山、也就是山藥,就不是圖片上小白花那樣可人了。另還找得到有祁白芷,都孤狗得到。

1月 23, 2013

十年磨的劍

一代宗師 (2013)

十年磨一劍;磨了十年的功夫電影、而且是耐磨出名的王家衛作品,則如何?

豪稱要拍的是一個時代的王家衛,在《一代宗師》中以葉問為主軸,故事背景橫跨其最英發的佛山時期到1950年代初期落腳香港的十幾年間為背景,講的是民國初年的中國武林。既以葉問為主人翁,便沒有名門正派如武當少林的包袱;本片的四個主要武術派別,除了葉問(梁朝偉)的詠春,還有較具規模、來自東北宮家的八卦形意門(由八卦掌與形意拳整合而來),以及一綫天(張震)為代表的八極拳。

本片雖有葉問與宮家小姐的曖昧情愫為點綴,不過經營較深的兩條故事線,其一是北拳南下的宮家到了佛山,與代表佛山武術界的葉問交手,因而確立了詠春葉問的地位。其二,是中日戰爭年間,八卦形意門下的馬三(張晉)投靠日本、背叛師門並誤殺師父宮寶森(王慶祥),宮家獨生女「宮二」宮若梅(章子怡)因而立誓終身不嫁、不生子、不傳藝,以求能報殺父之仇。

(片名復古的右至左橫式書寫設計深得我心)

1月 21, 2013

看片小記: 十二生肖 (2012)

JC(成龍)領著一群各有所長的高手,專門受買家委託、到處偷竊奇珍異寶,越是難偷越是高價,藝高人膽大的他們越是見獵心喜。這次鎖定的目標是中國於英法聯軍入侵北京圓明園時被盜劫的十二生肖銅首。

「成龍自導自演」這塊金字招牌,在成龍赴好萊塢發展前,一度是港台賀歲時節的票房保證。即使不是專業影評人,都能輕易辨識出成龍動作喜劇的可親之處:簡單的善惡對抗、高度政治正確的道德訓示,情節緊湊熱鬧、夾雜不少笑料、令人目眩的武打動作,以及片尾總是會有的NG畫面。自《我是誰》(1998)後便不再嘗試自導自演的成龍,時隔整整十五年再執導演筒,《十二生肖》有一貫的思維模式與花招,並且承襲《龍兄虎弟》(1986)、《飛鷹計畫》(1991)以來既有的盜寶歷險故事與諸多高科技玩具撐起來的盜寶架式。

這個年頭成龍還以二十年前的那套拍電影,不是膽識過人就是無視於電影產業的流變。縱使有許多令老粉絲懷念的小動作,像是送口香糖入嘴的小特技之類的,但許多梗一成不變且老到掉漆實在讓人臉上三條線。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小丑般的聯合國海盜,如此粗糙、卡通、又充滿刻板印象的人物安排,已經不是難笑二字可以形容:成龍當真相信這種愚蠢至極的人物形象,如今還有人會看得下去嗎?

1月 16, 2013

看片小記: 無敵破壞王 (Wreck-It Ralph, 2012)

電玩遊戲「修繕王阿修」(Fix-It Felix, Jr.)裡的大反派破壞王厭倦自己總是當個壞人,想當好人,向阿修一樣在溫馨潔淨的公寓中享受舒適的生活。當他發現自己因為是眾人眼中的壞蛋,未能受邀遊戲三十週年的派對,在闖進派對時當眾宣告自己也能成為受人景仰的英雄,竟爾離開自己的遊戲,去尋找電玩遊戲中的英雄人物都會得到的金牌。電玩世界因為破壞王的越界出走,正要開始大亂。

壞人想當好人的故事,我們在《無間道》系列就領教過此類故事主題的陰暗篇。然《無敵破壞王》由狄斯耐製作出品,就必須要是故事老少咸宜且結局皆大歡喜,還沒買票就知道破壞王一定能當成好人。或者說,他能繼續扮演壞人的角色,最後又能當個眾所擁戴的善類。由此觀之,本片與其說是破壞王大鬧電玩遊戲,不如說它是個有關認同危機的故事,而它同時處理不能接受自身命運的認同危機(identification crisis),也藉由「甜蜜衝刺」(Sugar Rush)遊戲中的雲妮露這個角色,處理了被扭曲、抹消否定的自我認同(identity crisis)。想當然耳,雲妮露贏回她原有的身分而解除了他的認同危機;而破壞王得到了他想要的身分認同(identification),同時充分接受原有的認同形式。

1月 12, 2013

看片小記: 當家花旦 (2013)

沒看過任何預告片、也沒事先check影片資訊就買票進場,是一件很刺激的事;影片好壞單憑瞄一眼電影海報的直覺,踩到雷或挖到寶全都風險自負。所以僅僅相隔兩天,就分別踩了幸福三角地這枚轟天雷、也挖到當家花旦這小元寶。

歌舞紀錄片《當家花旦》透過男性反串扮裝的「白雪綜藝劇團2011年底推出的十五週年紀念作雪后狂風,來回顧這個獨樹一幟的表演團體一路走來的輝煌與崎嶇。紀錄片的主幹是白雪綜藝的靈魂人物簡志澄/松田丸子;他也正是雪后/當家花旦。本片雖使用相當多的插敘、倒敘等剪輯技巧,來豐富敘事上的線條,但大體上電影仍相當平鋪直敘,前半段著重在劇團的發跡並迅速累積知名度與粉絲、各主要團員的介紹、以及雪后狂風」的籌備階段。到了電影後半段,鏡頭轉向簡志澄的家庭背景與家人,拉出「白雪」的人性厚度。電影在「雪后狂風」的精彩片段中落幕,加上增攝簡志澄/松田丸子的舞台前後與性別形象的鏡像辯證片段,確認本片對「白雪」的推崇與謳歌。

1月 09, 2013

看片小記: 幸福三角地 (2012)

山間小城的一戶人家,高中生陳勇男帶著四個()弟妹共同生活;同個屋簷下還有終日酗酒的父親與總在打牌的母親,只是兩人常不在家。家長缺席的狀況下,勇男必須打工送牛奶,勉力維持生計並且肩負管教幼年弟妹的家長職責。在學校,勇男喜歡上剛從美國回來的同學趙妤丹;面對有如完美的丹丹,勇男感到自卑,設法要隱藏混亂糟糕的家庭背景

原來抱著支持國片與好奇陳坤厚最新作品的心情進戲院,想不到這次踢到大鐵板。

故事背景設定在苗栗山區的幸福三角地從電影一開始的畫外音、古典得單調乏味的運鏡與音樂使用,就是相當制式的作品。它挪用許多台灣新電影初期的風格與元素:以清新寫實為底色,中學校園為主場,搭配此起彼落的牧場、山野溪澗、吉他、單車,就這樣拼湊出這部電影;至於更加蜻蜓點水的歷史事件如八八風災與苗栗空難,也因隨意點綴而無法提供故事底蘊、強化戲劇力道。即使有這些看似好用的元素,空洞膚淺的幸福三角地依然是一部徹底讓人如坐針氈的電影。除了從影像的飽和色度看得出攝影技術的進步外,本片的所有其他環節,包括令人傻眼的拙劣表演與配音,都使人不禁懷疑是不是直接將三十年前的壓艙拷貝數位修復後草率上映。

這部片無疑是給編劇陳靜慧與導演陳坤厚搞砸了。坐在觀眾席中為電影感到難堪至極的我甚至懷疑,本片導演陳坤厚跟拍出最想念的季節(1985)等佳作的陳坤厚,究竟是不是同一人。如果以正片開始到第一次看錶的時間來衡量我對電影的好惡的話,十分多鐘就讓我看錶的幸福三角地》絕對是年度爛片首選。

1月 07, 2013

看片小記: 花漾 (2012)

(我對花樣的官版海報不敢恭維,官版臉書中有這麼張圖,且借來用便了)
在我印象中,周美玲自《豔光四射歌舞團》(2004)以來一直是個頗有意思的導演。以連續三部同志電影順勢出櫃、善於營造色彩鮮豔且耽美的影像、並充分結合華麗視覺與富台味的通俗音樂、將這些視聽元素組合成商業氣息濃厚的人文電影,這些特色放在一起,成了周美玲的個人風格。

然周美玲電影有個致命傷,在於主題發想雖引人入勝,卻往往因故事內容薄弱而難以支撐一整部電影。有個極為精彩的發想點與漂亮故事架構的《花漾》,很不幸地又掉入這個模式。明朝海禁的時空背景,孤懸大陸外海的小島,天高皇帝遠而自成一邦的小島,海賊、歌妓相互扶持慰藉,而考驗人性情愛的不是財富權勢、卻是惡疾。

1月 05, 2013

看片小記: 浪蕩世代 (On the Road, 2012)

《浪蕩世代》美版海報
對上世紀六零年代美國的反文化運動、或對當代美國歷史/文化/社會/文學領域略有涉獵的朋友,就算沒讀過也一定至少耳聞Jack Kerouac的經典作品《在路上》(On the Road)。去夏在美國待著的一個月,帶在身上的其中一本小說就是這本;湊巧幾個月內改編電影也上了,趁著小說的印象還未褪,撿了個陰涼的午後去光顧開張不久的光點華山

《浪蕩世代》改編自那為一整個垮世代(beat generation)定調的同名小說,內容說簡單其實簡單到無以復加:薩爾與狄恩開著車在美國上下左右到處溜達呼麻打炮的公路故事。或許因為故事實在太散漫簡單了,氣韻的經營掌握就變得很重要。原著小說中便不見華麗詞藻或麗緻修辭;《在路上》的魅力與精神,完全來自Kerouac透過非常平鋪直敘且平易的文字所傳達出的節奏感與獨特風格。以我個人對原著小說的印象,《浪蕩世代》表現出的節奏感、包括狄恩其人的形象,都較為緩慢些,可能沒有充分體現那個時代美國青年人亟欲衝破精神與文化的壓抑與荒蕪而會有的不耐與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