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30, 2013

看片小記: 開心鬼上身 (헬로우 고스트, 2010)

獨居男子相滿因受不了孤單寂寞,打算吞安眠藥一了百了,無奈在賓館自殺都無法順利如願,被賓館老闆及時發現,送醫撿回小命。相滿在醫院獲救醒來後,開始接二連三看到鬼。有好色嗜酒的老伯、酗菸的胖大叔、胃口奇大的小鬼、還有哭個不停的女子。這四個陰魂纏著相滿,使用他的身體來滿足自己小小的心願或慾望,也答應只要完成一個心願就離開他。於是一心尋死的相滿被迫中止自殺心願,反配合這四個鬼來幫他們完成願望。

韓國新人導演金英卓的首部作《開心鬼上身》以亞洲觀眾熟悉的冷調輕喜劇為基底,打造出這部內斂而溫暖、平淡而幽默、最後轉而催淚的…鬼片。作為一部不再恐怖類型下的鬼片,本片氣質獨特之處在於它也不瘋狂搞笑或奇情靈異,而比較接近是枝裕和多年前同樣溫暖人味的《下一站天國》(1999)。《開心鬼上身》前面九十分鐘幾無明顯的劇情起伏,也沒有太多懸念,就是平鋪直敘那位想死卻死不了的男人替纏上身的陰魂們實現一個個的願望的過程,穿插醫院護士以及她不得不面對的病患父親,與孤單一人的相滿彼此對照。電影一直要鋪陳到最後十分鐘,才終於拋了個飆淚梗,帶來本片最大轉折也是唯一高潮。

3月 26, 2013

看片小記: 阿嬤的夢中情人 (2013)

由蕭力修與中文相當好的北川豐晴聯合執導的《阿嬤的夢中情人》,以溫情與搞笑兼備的方式,處理國片中少見的題材:戒嚴時期的台語片。故事以六零年代台語片由巔峰轉向沒落的歷史片刻為時空背景,虛實交替地講正處於全盛期的台語片工業「台灣好萊塢」,主要由一男二女組合,編劇劉奇生、女神金月鳳、追星妹蔣美月搬演的笑淚交織愛情故事。

電影藉由片中片的〈七號間諜〉來串接兩層文本的兩組人物,包括虛有其表的偶像萬寶龍(王柏傑)、性感又謎樣的女神金月鳳(天心)、王牌編劇劉奇生(藍正龍)、以及誤打誤撞成為女主角的蔣美月(安心亞)。不論是從電影海報或電影故事來看,核心主人翁都是蔣美月,而坦白說安心亞的演出確實也相當放得開,該搞笑時不計形象,該落淚時情緒做足。平心而論,除了搏命演出的安心亞之外,其他演員從主要男角藍正龍到各線配角如龍劭華、天心、王柏傑、沈海蓉等,都算得稱職到位。而電影特意開發的時空錯置對白,以今日的口條套用在半世紀前的對話,確實也為本片增添些帶有惡搞色彩的觀影趣味。



3月 21, 2013

死別

跌入深眠之際,有道聲音將她從沉睡邊緣拉回來。

一開始聽不真切,遠遠從窗外穿進來,以為是街上的貓。野貓總是這樣,她想,越是入夜叫春越是高昂賣力。靜謐午夜的街巷裡野貓呼喊春情,偶而聽了還忍不住替著害羞。但此刻她半點不情願去理會,只想趁殘留半點睡意的迷亂片刻回入夢境。

3月 19, 2013

看片小記: 愛‧慕 (Amour, 2012)

(海報有兩版本,分別是同一場景夫與妻之面容,耐人尋味)
自平地一聲雷的《班尼的錄影帶(Benny’s Video, 1992) 開始,麥可漢內克(Michael Haneke)就以冷冽的影像在影界頻頻推出傑作。從九零年代最具爆發力的創作期進入到如今的越見沉穩恢弘,適值知天命之年推出新作,影像調性變得溫暖,講遲暮夫妻與慢性疾病的故事,或反映漢內克自己走入另一個生命階段的心情,也與他過去二十年來的作品主題有截然不同的對比。

本片故事基本上非常直白且簡單,居住在城市(應該是巴黎)的老夫老妻,過著單獨而不起波瀾的退休生活,偶而參加文藝活動,或女兒與昔日學生來訪。直到有一天,安妮無故突然放空呆滯,診斷發現已有中風症狀。手術後,安妮不住醫院、也拒絕住進安養院,堅持在家休養;喬治一開始雇用看護、後來辭退所有醫護人員,獨自一人照顧老妻,陪她走向生命盡頭。

3月 16, 2013

看片小記: 決殺令 (Django Unchained, 2012)

(本片各種版本的海報中,最喜歡這張)
當今電影界準大師級數、卻也是僅存的頑童之一塔倫提諾,前作《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 2009)打破自己歷來作品的兩大慣例,不但放棄鍾情多年的分段錯置的敘事線,也不再只侷限在當代故事、而轉向歷史劇(period piece/film)。看來塔倫提諾食髓知味,新作決殺令依然是以線性敘事的方式講從前的故事,而這次更離開二十世紀,回到十九世紀中、南北戰爭發生前的美國南方,講一對怪怪白人律師與黑奴幹起獎金獵人的勾當故事。

塔倫提諾玩得兇、玩得瘋,也玩得異常認真。他這回相中惡搞的類型是義大利麵西部(Spaghetti Western)。幾可說由義大利導演Sergio Leone1960年代一手打造的義大利麵西部片,其類型本身便已帶有惡搞古典西部片類型公式的意味。塔倫提諾則極為聰明地再攪和一次:不論是古典或義大利變奏,西部片傳統基本上是講白人的故事,絕少出現黑人;那麼,以黑人為故事主人翁的西部片會變成甚麼模樣?有了這出發點,時空背景就需要從西部移到南方,情境也需要從邊境小鎮改到莊園。而主人翁從伸張正義的白人英雄搖身一變,成了擺脫鐐銬的黑奴強戈--unchained Django,便將是個憤怒抓狂的復仇者。於是1970年代流行一時的blaxploitation類型也給塔倫提諾拿來攪和了。

編導皆一流的塔倫提諾精於塑造極有個性、極生動的角色,也很會寫對白,再加上惡搞卻又相當認真鋪陳故事,看他的電影總是相當過癮。在強戈(Jamie Foxx)被性格牙醫舒茲(Christoph Waltz)贖了自由身後、成為賞金獵人並踏上尋妻之路,看似天馬行空(南北戰爭前的美國出現黑人賞金獵人),故事編寫並未因此而胡混爛扯,反而縝密扎實。在我心目中,《惡棍特工》是野心更龐大、也更出色的電影,不過《決殺令》的成績拿到奧斯卡原著劇本獎也很夠了。Christoph Waltz接連演出塔倫提諾兩部片,都拿到奧斯卡男配角獎,實在是千里馬遇到伯樂,將來該還會有合作機會。



*影評人但唐膜在破週報發表的〈剝削的藝術電影〉把《決殺令》解得很好,值得一讀。

**有關blaxploitationspaghetti Western (中文)的介紹,這裡提供維基的詞目連結。

3月 14, 2013

看片小記: 派特的幸福劇本 (Silver Linings Playbook, 2012)

(不太確定這是哪裡版本的電影海報,好看極了)
派特的老媽將他從收容所帶回來。派特有暴力傾向的躁鬱症,半年多前因當場抓包妻子和同事的姦情,把同事打得變豬頭而必須進入收容所強制心理治療。派特想贏回妻子的心;派特那好賭成性、索興當起美式足球賭盤組頭的老爸,則希望他一起來投注賺大錢。這時,派特遇到另一個也受過強制治療的年輕寡婦,蒂芬妮。

全世界只有美國這個社會,對心理分析與心理治療如此慎重其事,能發明千百種心理疾病,且發展出百花齊放的情緒管理與心理治療服務。一整個社會被教導相信人隨時有可能受刺激而出現心理疾病;或者,任何偶發的異常情緒反應、較偏激的人格特質,都可以當作心理疾病的癥候來診斷。而這樣的社會拍出有關心理病徵患者的電影,往往能掌握箇中三昧,提煉出其中的荒唐與趣味。《派特的幸福劇本》並不正面討論心理治療,而以之為基礎,講一對各有缺陷的男女逐漸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終而在彼此身上又找到愛情的成人童話。

這部頗有荒謬色彩的另類喜劇,各主要演員的表演得以受到盛讚,應該要歸功於編導David O. Russell精彩的改編劇本。或許是為了與引導本片的躁鬱、焦慮癥候相呼應,故事的串接設計得極為緊湊。環環相扣的橋段、層出不窮的狀況,在喧鬧、爭辯、練舞、逃避、叫囂下賭注、臨時變卦、意外鬥毆、比賽、告別間兜轉,銜接得密實無比,觀影時很能感受到那種急迫與焦躁不安,同時又感到荒謬滑稽,簡直要跟派特一樣,對著銀幕抓頭髮嚎叫。

愛情是本片主要賣點,但它將心理治療與美式足球兩大美國特有文化現象結合得生動且趣味十足,尤其是美式足球迷之瘋狂,表現在派特老爸身上(勞勃狄尼洛),諷刺至極卻又頗為溫暖,令人眼睛一亮。本片原文片名分別取自派特在收容所時習得的進取人生觀,透過樂觀正面的態度,朝向光芒萬丈的未來(silver linings),以及令派特老爸痴狂的美式足球的標準術語球場戰術手冊(playbook),點出全片題旨,與其說是派特本人的幸福腳本,不如說是這群瘋人的幸福教戰守則,來得更貼切。看這部片時不免也對美國人暗暗納罕。這整個社會對於心理疾病與心理治療的執迷之深,已到了集體中毒的程度,它本身就是一種瘋狂。超級盃決戰日當晚全美頓成空巷的奇景,也是這種集體著魔的見證。

3月 07, 2013

亞伯拉罕的難題

林肯 (Lincoln, 2012)

在舊約聖經創世記〉第二十二章中提到上帝對亞伯拉罕的試煉,要亞伯拉罕將他的兒子獻祭給祂,藉以考驗亞伯拉罕對上帝的信仰是否堅定。要堅守對神的信仰、親手殺了自己的骨肉,還是依順保護至親的人性、卻違背交付予神的信念?

〈創世紀〉只簡潔記述亞伯拉罕依照上帝的安排,一路送兒子上祭壇,直到他手上的屠刀揮向兒子的那一刻,為上帝出聲阻止。彷彿亞伯拉罕是性格單一的人,在一步步完成上帝神聖但荒謬難解的指令時,沒有經歷內在掙扎。直到丹麥哲學家齊克果開始思考並納悶,當時的亞伯拉罕,可能會怎麼想?他面對兩個同等非理性的思維,對神與對親人近乎盲目的愛,但必須從中選擇一個時,究竟會怎麼思考這道難題?

3月 02, 2013

看片小記: 凝視瑪莉娜 (Marina Abramović: The Artist is Present, 2012)

(個人較喜歡這版本的海報)
這部紀錄片主要是以表演藝術家瑪莉娜(Marina Abramović於2010年在紐約市的MoMA舉辦的個展"The Artist is Present"為主軸,輔以瑪莉娜的生平、早期創作等支線,交織這位表演藝術教母其人其事。

"The Artist is Present"除了精選幾個瑪莉娜歷年來的重要作品、並請數十位年輕藝術家參與演/展出,重頭戲無非是瑪莉娜的全新作品"The Artist is Present"──從二月到五月、約百日的時間裡,瑪莉娜本人在MoMA展場中每天靜坐著,與人對望。坐著不動、也不做任何事,聽起來像是很多人常做的事,也並不是很困難的樣子;但想像你必須這麼坐一整天,或至少十二小時以上,並且連續一百天。那不僅需要驚人的體力且經過嚴格訓練,更需要過人的意志力。

以自己的身體作為藝術的媒介,顯然是瑪莉娜的創作方式。或許有人會質疑,鞭笞自己身體、與人相對咆哮、有如打坐冥想般靜止不動,如何是藝術?但是,不論是以極度暴力或完全無動作,瑪莉娜對自己身體如此激烈以待的自我表達方式,在在衝擊我們的日常認知。這衝擊,這震攝我們、逼使我們開始思考或進行內在對話的甚麼,或許是所謂的藝術萌發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