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8, 2013

看片小記: 康提基號:偉大航程 (Kon-Tiki, 2012)

挪威探險家索爾身上流著接近愚勇的血液,自小即帶著無盡熱情探索未知,成年後在玻里尼西亞群島生活考察,發現當地原住民可能源自南美洲的證據。他想將自己的發現公諸於世,扭轉當時玻里尼西亞人及文明源自亞洲的說法,卻沒有人相信他、願意出版他的著作;為了印證明自己的論點,索爾決定以千年前南美原住民築筏出航的原始技術,從南美洲到玻里尼西亞走一次海上的萬里航程。

改編自二十世紀中葉真實故事的《康提基號:偉大航程》,乍看之下頗有印第安那瓊斯系列白人在原始世界探險的風情,海上漂流的視覺奇觀也讓人聯想到不久前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2012)。不過本片並沒有印第安那瓊斯系列的熱鬧與種種奇遇,也沒有《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那種哲思辯證與心靈厚度;它骨子裡倒讓人想起荷索的奇片《陸上行舟》(Fitzcarraldo, 1982),為了不切實際的宏願寧頑抗自然,也要完成一項沒人看好的壯舉。

5月 25, 2013

看片小記: 掌鏡 (Anton Corbijn Inside Out, 2012)

這部紀錄荷蘭籍攝影師Anton Corbijn創作狀態的紀錄片有頗多讓我心中爆出原來如此的驚喜。

這位以捕捉搖滾樂手影像聞名的攝影師,原來長期和U2合作,早在1980年代就留下他們充滿幹勁與桀敖不馴姿態的年輕影像。或許也是這個深長的合作關係,紀錄片中也收進了他們的拍攝作業,還非常難得地看到酷酷的Bono搞笑。電影中也有金屬製品樂團與Lou Reed來訪的寶貴畫面;更絕的是,看起來總是憂鬱嚴肅的Anton,原來會扮裝成搖滾名人,舉凡約翰藍儂、Kurt Cobain、Jimi Hendrix,他都會模仿一下,然後自拍留念,除了悶騷外,還有點爆笑。

Anton攝而優則導,首部作Control (2007)無緣得見,第二部長片《完美狙擊》(The American, 2010)倒是當年回國前在美國看了。如今看了《掌鏡》(也很難得在片中看到一些George Clooney當年的幕後花絮),突然就覺得《完美狙擊》的陰鬱孤絕完全是在呼應Anton的個人特質啊。彷彿多少能夠進入那部片的思維與情緒了。

嚴格來說,《掌鏡》不能算是特別精彩的紀錄片。藉由這部不到九十分鐘的紀錄片,我們並不真的能夠進入或接近Anton Corbijn的創作心理與內在探索;我們看到的,比較像是他的工作流程與生活,以及半成品或成品。或許正如同他在接近片尾時的自敘,他不善於與人交際,因此他也不善於以言詞自我表達、向他人解釋自己的內在思維或情感。不過,我們至少從這部片認識了這位攝影師獨到的影像功力,並且再次確信,創作畢竟是需要些天份的。

5月 22, 2013

看片小記: 闇黑無界:星際爭霸戰 (Star Trek Into Darkness, 2013)

在美國小螢幕闖出名號、轉戰大銀幕後屢創佳績的J.J. Abrams繼三年前的《星際爭霸戰》(Star Trek, 2009)之後推出規模更龐大的續集《闇黑無界》。本片延續前作的母題,讓橫衝直撞、無視成規但深具領袖魅力的寇克艦長,與冷靜理性、機智但規範至上的史巴克,兩人間的對立、抗衡、到互相扶持的過程,來貫穿整部電影。整個星艦迷航系列(Star Trek電視到電影)就是美國國族/帝國神話的縮影,寇克艦長/牛仔、史巴克/科技官僚的類比清晰可辨,至於企業號作為美國國族的象徵,更是以資本主義的火車頭來命名,坦然之姿已無需再論。

這個美帝神話有個親善的大前提,企業號航向太空的任務,主要是探索未知的疆域與文明;早在星艦迷航的電視影集之初,就清楚宣告「To explore strange new worlds, to seek out new life and new civilizations」。本片的熱鬧開場,主旨就在點明這個初衷,企業號/美國將觸角向外延伸,並沒有征服殖民的軍事野心,反而一開始就明訂不能與開化程度較原始的文明接觸。相較於其他好戰、富侵略性的帝國/族類,美國/星艦聯邦是友好善良的帝國。這是重新確立星艦迷航系列從一開始既有的樂觀、天真的傳統。(也因此可以理解《星際爭霸戰》這樣的片名翻譯多麼文不對題)

(以下有暴雷請斟酌服用)


5月 20, 2013

2013新北市電影節 電影變態指南:意識形態篇 (The Pervert's Guide to Ideology, 2012)

來自南斯拉夫的當紅哲學家Slavoj Žižek相當能投其所好,懂得影像在當代無所不在的影響力與穿透力,善用媒體來推銷他的論述,如今越界成為電影編劇與演員。在今年新北市電影節登場的《電影變態指南:意識形態篇》(The Pervert’s Guide to Ideology, 2012)是變態指南系列的第二發,與前作《電影變態指南》(The Pervert’s Guide to Cinema, 2006)一樣,精選幾部重要、或是觀眾耳熟能詳的電影,來闡述他的立場與思維。

X光人 (They Live, 1988)

《意識形態篇》的批判火力主要集中在資本主義與極權法西斯。電影的一開場是我曾看過片段的八零年代科幻動作片《X光人》。這部片的故事發生在現代的洛杉磯,一位白人男子偶然間找到一紙箱的墨鏡,戴上之後赫然發現這墨鏡原來不尋常,是能看到隱藏在表象下的某些陰謀的墨鏡。透過這墨鏡,他看到所有的廣告看板、雜誌、報紙,上面印著各式指令,譬如順從、不要思考、購買、消費、結婚、組織家庭與生育後代等等。他同時發現,有些人原來也不是人類,而是外星人,潛伏在人群當中監視人的活動。

5月 19, 2013

美白的反啟蒙精神

在西方文化中,白色做為一種顏色,與紅橙黃綠藍靛紫截然不同,因為白色是一種「超顏色」(supercolor),超越凌駕在所有顏色之上,也超越凌駕在所有的官能極限之上。紅橙黃綠藍靛紫式光通過稜鏡的折射,皆是不純粹的經驗論產物,白是不透過稜鏡折射的純粹之光,理性與真理的最終形式概念,白色沒有肉身,白色沒有陰影。於是西方人不僅皮膚白,連腦袋思考也以白為尊,一部哲學史就是一部將白色由「顏色」抽象到「概念」的「白色神話」史。白是從種族膚色、哲學概念到美學品味的一以貫之,西方文化就是白色文化。

-----張小虹,《膚淺》

5月 10, 2013

山姆小叔的告解

鋼鐵人 3 (Iron Man 3, 2013)

東尼史塔克/鋼鐵人自承,此刻所面對的大敵與災厄,要遠溯到跨入千禧年的那個夜晚、他在瑞士伯恩的兩段邂逅。他與美女植物DNA學者瑪雅(Rebecca Hall)一夜情;他也一如往常地視他人於無物,對積極尋求與他合作的科學家吉里安(Guy Pearce)給了說過就忘的承諾,放他鴿子。多年後的今日,甫於紐約經歷外星大軍襲擊的他,也因那場經歷留下陰影而有焦慮徵候。媒體上更冒出一個行蹤不明、遙控部屬四處進行爆炸攻擊、宣稱要反美帝並解放世界的恐怖分子滿大人(The Madarin)。內外交攻的東尼,如何解決自己的心理危機?他仍會是那個把整個人類安危扛在肩上、捍衛世界和平的鋼鐵人嗎?


5月 08, 2013

看片小記: 瘋狂假面 (HK変態仮面, 2013)

電影《瘋狂假面》改編自二十年前的連載漫畫,講的是一位血液中流著有SM癖好的雙親、又承自極富正義感的警察父親的高中生色丞狂介的故事。肉腳高中生狂介偶然間發現,他只要頭戴上女生穿過的內褲,就能激發身體的無限潛能,成為強壯、矯捷、富正義感的超人。由於自己這個古怪變態又驚人的特點,他決定以此面目助人,自稱變態假面。而與此同時,班上新來的轉學生愛子,成為狂介暗慕的對象...

我並不是以原著漫迷的身分看,而單純是因為這明顯瘋狂無邊的奇想驅使我的好奇心買票進場。日本因為社會的極度壓抑而出現文化上的極端行徑,特別是表現在情色文化上、往往人稱「變態」的心態、價值觀、行為、文化商品乃至於整個產業鏈,對國人來說其實並不陌生。日本龐大多元的情色產業,從SM到軟調A片,幾可謂整個平行移植到台灣,兩者間大概只有檯面上與檯面下的差別。從這個角度來看《瘋狂假面》這樣的作品,國內觀眾大概比較好吸收其中的幽默與論述野心。

5月 06, 2013

看片小記: 索命記憶 (Trance, 2013)

(這版本海報似乎國內沒有,可惜)
在一場藝術品拍賣會場上,煙霧、警鈴、持槍歹徒等混亂之際,一幅上千萬歐元的油畫失竊了;更讓人難解的是,竊賊一幫並未得到這幅畫,因為負責偷走它的暗樁賽門(James McAvoy)在私藏畫後,因為頭部受創、竟爾忘記藏畫地點。為了讓賽門能重新憶起藏畫的地點,匪幫決定讓他接受催眠治療。原來只是想單純尋回幾天前的記憶,卻因心理醫生伊莉莎白(Rosario Dawson)的積極介入,變成一場交纏慾望與忌妒的詭譎遊戲,更意外牽引出一年多前的另一段往事。

從《猜火車》(Trainspotting, 1996)到《貧民百萬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 2008),英國怪才Danny Boyle總是喜愛以犀利的剪接、俐落的鏡頭運動、特異的鏡位,來組構他頗有某種前衛色彩的影像。新作《索命記憶》如同Boyle的其他作品,善用剪接來製造影像意義,而本片好玩的地方在利用剪接來擬仿原文片名trance的內涵,即催眠或昏睡狀態、以及與現實之間的跳躍與模糊。但trance還有一層內涵,也是本片演繹到後半段逐漸浮現的題旨,乃出神、入迷。賽門對於古典西方美學中的女體形象的入迷、以及他越見激烈的痴狂,是某種堪稱病徵的執迷。

(以下有小爆雷,請斟酌服用)

5月 03, 2013

看片小記: 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 (2012)

如果把蔡明亮定位成台灣導演(一般是如此定位他),那麼在我印象中,一直沒有東南亞華人出身的導演在台灣發跡,以這裡為主要創作基地。以《摩托車伕》(2008)等幾部短片在國內嶄露頭角的緬華導演趙德胤,堪稱箇中第一。半路出家轉行的趙德胤,從侯孝賢創辦的金馬電影學院第一屆畢業後繳出首部長片《歸來的人(2011),並以此在國際舞台正式登場,最直接的獲益便是國際資金的挹注。第二部長片的新作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2012),即是中泰台等地合資、加上荷蘭獎金贊助的作品。

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看似人物繁多,但故事其實並不複雜,反而極為簡單,透過片名所示的四個章節鋪陳兩男一女等三位緬華主人翁在泰國邊境城市掙扎求生的眾生相。這部電影為我們開啟一個馬華、港台三地、與美國華裔以外鮮為人知的華人世界。有別於馬華與美國華裔的文化混雜、非主流但自成天地的邊緣生態,泰緬邊境的緬華族群可謂邊緣之邊緣、底層之底層,甚至無法在自己出生的國度取得合法身分。那是個喜劇都難有一席之地的世界;他們對自己處境的唯一慰藉,是像〈窮人〉段落中的打工導遊讀雜誌上托爾斯泰的同名文章,而慶幸自己還不是最糟糕的。

本片質樸的影像與敘事很有當代寫實主義美學的神采,已無趙德胤短片時期中影像策略與技巧上追求多變的「玩」心,如《華新街記事》(2009)的通俗親切、或是《猜猜我是誰?》強烈的實驗風格。若不是電影到了後面來這麼一段倒敘,幾乎要是白描風格的電影了。第四段、也就是〈偷渡客〉一段倒敘的使用,除了用很短的空黑畫面銜接外,沒有任何文字說明或明顯的訊息,必須等我們細心體察、一一拾起各線索,才能慢慢拼湊起時間上的落差。就表現社會底層生存搏鬥的政治關懷來說,本片似能看到趙德胤的左派初衷;或是以素樸的影像美學來看,則彷彿有點早期蔡明亮的樣子,卻又不如他那般疏離。趙德胤有可能掀起第三波的台灣新電影嗎?



*有關這部片的創作過程與心得,可參考去年高雄電影節的這則座談,臺北市電影委員會網頁也有一則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