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28, 2013

看片小記: 殺千刀重出江湖 (Machete Kills, 2013)

泰凡喜歡惡搞顛覆的藝術創作者都帶點狂態,不拘小節且有種掩不住的才氣。影壇此輩首推塔倫提諾。新一輩的大約屬德州佬Robert Rodriguez最為出名,自從《英雄不流淚》(Desperado, 1995)一戰成名後,Rodriguez獨鍾好玩的電影,雖然會搞些像是《小鬼大間諜》(Spy Kids, 2001)這類比較老少咸宜的作品,但他的最愛顯然還是白爛惡搞的B級片。

從《異星戰場》(Planet Terror, 2007)中的一部假預告片裡的角色衍伸出來的《殺千刀》(Machete, 2010)系列,繼頗有驚喜的首發後沉寂三年,新作《殺千刀重出江湖》相中科幻類型作為惡搞與顛覆的對象。殺千刀當然還是要拯救美國與全人類,但這次更要大玩高科技,與大反派佛祖(梅爾吉勃遜)的複製人、洲際飛彈、分子爆裂槍、乃至於太空火箭周旋對抗。佛祖甚至恰恰好設計了瑞士刀式的三合一大刀、恰恰好讓殺千刀使用。

但或許是因為殺千刀一個墨西哥人落難到美國的特殊經歷,在這些白爛惡搞之下,本片仍不忘挾帶些對於美墨間非法移民、勞工、以及政治經濟權力不平衡的諷刺。早在美國總統(化名為Carlos Estevez的查理辛)徵招殺千刀出任務時就說得清楚:如果你不想為你的國家效力,那麼,為了你的新國家吧。從此本片就不停挑動這條敏感線來做文章,還毫不遮掩地讓佛祖的企業大把將墨西哥的非法移民綁架來做為他的私人奴工,讓露茲(總是性感無比的Michelle Rodriguez)在納悶同胞都去哪時,講出讓人拍案叫絕的經典台詞:現在是怎麼回事,外星人綁架外國人啊(It’s like aliens are abducting aliens)!

重出江湖的殺千刀玩得兇,但似乎沒有第一集的力道(或許是不夠勁爆、也沒有像琳賽蘿涵灑脫露乳那樣夠意思),就B級片惡搞剝削(exploitation)的精神來說,確實是溫馴了點。說來這是好萊塢的政治扭曲,斷肢、斷頭、血漿亂噴,頂多保守點的人罵你過於血腥暴力就罷了,電視上從CSI到各種影集還不是照播不誤;但是,今天讓個正妹在(特別是商業娛樂)片裡露個奶,很有可能一堆人要痛罵你歧視、物化女性。這批評當然是對的,只不過這裡頭的政治正確也太多了些。我以為自玩自high的Robert Rodriguez不會管這些俗規的,還是這部拍得綁手綁腳的作品其實是洩漏他的才氣已走到了關卡?

12月 21, 2013

看片小記: 暑假作業 (2013)

直到決定買票進場之前,我仍抱著忐忑不安,看待這張作驥的第七號長篇作品:雖然以台式陽剛火爆的電影美學與底層故事著稱的張作驥,連續繳出兩部溫柔許多且極為出色的成績單,前作當愛來的時候(2010)更是我當年國片首選;但張作驥仍是張作驥,他真的能駕馭童片題材嗎?

親切自然、卻又有著甩不掉的淡漠的《暑假作業》,遠在意料之外,是一部非常不一樣的張作驥作品。本片以新店山區的屈尺為場景,講述都市小孩小寶遠離台北市區、來到這裡與爺爺(管管)和新結識的同學共度夏天的故事。電影從一開始就向我們清楚表現小寶疏離、內向自持的性格其來有自:小寶的父親(星星王子)在小寶往爺爺家的途中,從淡水到新店、進烏來再往山裡去,一路上幾乎沒有與小寶交談,反觀小寶卻屢屢以手機和他人胡扯亂聊。我們立刻知道,小寶的表現與其來自他的自我封閉,不如說是來自雙親對他的教養上的長年忽略,導致他學會以冷漠與疏離做為自我保護的機制。不論是那雙破舊的球鞋、尺寸不合的新鞋、或是小寶不離手的iPad,在在是他缺乏親情的具體表徵。

12月 13, 2013

向末日狂奔的方舟

末日列車 (Snowpiercer, 2013)

奉俊昊自從首部劇情長片《殺人回憶》(2003)於韓國影壇鵲起,連續幾部長片皆能兼顧吸金功力與故事深度,尤以2006年的駭人怪物一舉摜破韓國影史票房震驚東亞洲,而那只是他的第二部劇情長片而已。半年多來在寶島不斷強打的耶誕節檔先鋒部隊末日列車,是奉俊昊繼非常母親》(2009)後沉潛四年、遠赴好萊塢發展的新作。

本片故事在國內代理片商傳影互動堪稱瘋狂的宣傳攻勢中已幾無秘密,故事設定在不遠的未來,由於2014年一場試圖解決全球暖化的工程失控、導致世界從此進入冰河時期,地球生物因冰寒而凍死殆盡。如今是2031年,全世界僅存的人類聚集在一列不斷狂奔的火車上,已度過了十七年。這長約二十節車廂的列車上謹守著嚴格的階級制度,一群難民被隔絕在最後一節車廂,不得在車廂間自由移動,並過著骯髒雜亂且食物配給的次等公民生活,一輩子無法前進到由神秘的威佛先生統管的前面車廂。寇帝斯(Chris Evans)決定發動革命,一舉推翻威佛的極權統治。

12月 07, 2013

十五年前台北市中山區的康樂里、也就是今天的十四、十五號公園現址,因強制拆遷問題而引發的居民抗爭行動,過程一直站在最前線、忙進忙出的其中一位,是康樂里里長禚淑雲。

最近看黃孫權《綠色推土機》,初識這位女士;但等到看隨書附贈的DVD時,偶然聽到旁白唸她的大名,注意到那是不熟悉的音,才發現我根本不知道「禚」的正確讀音。

又是個讀邊絕對沒有用的字。「禚」形似「糕」、看似以「羔」為聲符,讀音應該相去不遠。其實不然。示部十畫的「禚」,唸作ㄓㄨㄛˊ,音同「濁」、「拙」。這是個罕見字,除了當作姓來使用之外似乎沒有其他用法。但禚最早是春秋時代齊國的城邑名,大約在今日的濟南一帶,據說禚姓也是源自於此;奇怪的是,《說文解字》並沒有收錄這個字。《康熙字典》則有「禚」的讀音線索,引用了《集韻》、《正韻》道:「職略切,丛音灼」。

如此似乎解決了唸法問題。不過,我手上的五南版辭典說禚是形聲字,卻是「從示,羔聲」,但標的音仍是ㄓㄨㄛˊ。這是甚麼意思?是「羔」這個聲符在古早以前有別的唸法,只是如今禚與羔、糕分道揚鑣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