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4, 2014

積木總動員

樂高玩電影 (The Lego Movie, 2014)

玩具大廠樂高公司因近年在網路上推出許多翻拍好萊塢電影、特別是科幻片題材的樂高版本短片─或許我該說「微電影」─而熱度不墜,如今終於推出自家招牌的劇情長片《樂高玩電影》。這部以實體積木為基礎的動畫作品,結合傳統定格動畫(stop motion)與電腦特效的拍攝方式,講述無比平凡、存在感極低的建築工艾密特意外成為預言中的拼裝大師救世主、肩負對抗企業老闆並解救眾世界的故事。

乍看之下,《樂高玩電影》不外是熱鬧討喜、主打低年齡層觀眾市場的電影。它充分利用積木這項自家產品的特色,同時在視覺與故事的雙重層次上大玩拆解與重組的趣味,也應用樂高代言的蝙蝠俠、星際大戰等系列的角色,增加電影的娛樂性。而故事主線則是誤打誤撞成為救世主的艾密特在維特大師的導引與溫絲黛的協助下,既推翻企業老闆的陰謀、拯救世界,也對自己的能力與存在有進一步的體認。

(下有爆雷請小心服用)

2月 18, 2014

看片小記: 醉鄉民謠 (Inside Llewyn Davis, 2013)

繼《真實的勇氣》(True Grit, 2010)後沉潛近三年的怪才兄弟檔柯恩兄弟的新作《醉鄉民謠》堪稱他們最通俗易懂、淺顯好嚼且兼具溫柔與殘酷的作品。故事發生在1961年的美國,藉由虛構的民謠歌手勒恩倒楣透頂的日子來呈現一個迷惘的青年人生。向來是柯恩兄弟標準敘事與鏡頭語彙的那種古怪、無聊、蒼白(或是留白),在本片幾無痕跡。本片無論是鏡頭語言與故事的直白樸素,彷彿在呼應美國民謠音樂的簡單曲式與旋律;相較之下,本片將最多的篇幅留給民謠音樂,毫不浪費延請來的音樂顧問、也是本片作曲者T-Bone Burnett。柯恩兄弟對草根音樂的明顯偏愛,可以從幾部作品中找到痕跡,如《霹靂高手》(O Brother, Where Art Thou?, 2000)、《快閃殺手》(The Ladykillers, 2004)等,音樂製作之傑出,甚至要搶去電影的鋒頭。《醉鄉民謠》的音樂難比《霹靂高手》的成就,但其民謠歌曲溫暖低迴處,也自有引人入勝的魅力。

拿本片與《霹靂高手》相比,還有一個偶然,是尤里西斯的指涉。漂泊、流浪雖然是古希臘史詩的悲劇元素,卻也往往是歌手/藝術家的精神原鄉。《醉鄉民謠》用一隻貓(嚴格來說是兩隻貓)的迷途,來影射勒恩本人的流浪。而那流浪不只是身體上的漂泊,讓勒恩流轉於借宿的沙發與汽車前座之間,那流浪也是精神上的迷惘,使勒恩無所歸屬、不知所終。勒恩的人生是個徹底失敗者的故事,他無法成就任何事,搞砸與所有朋友的關係,也不能為自己所做的事負甚麼責任;他可能甚至不是很清楚自己要的是甚麼、能做些甚麼。片尾(也是片頭)的那場演唱,接著勒恩登台的歌手,儼然是當時還很青澀的無名小子、後來在1962年發了第一張個人唱片、頓成美國與世界音樂傳奇的Bob Dylan。被人在暗巷痛揍、倒在街頭的勒恩,自然沒意識到自己錯過了酒吧中歷史性的一刻。他或許只是將繼續沒沒無聞下去,繼續在街頭晃蕩與在沙發間流轉,繼續在人間迷惘下去。

直到他被永遠遺忘。

2月 13, 2014

看片小記: 大獨裁者 (The Great Dictator, 1940)

永遠的笑匠卓別林雖然有長達半世紀的銀幕表演事業,執導的長片卻僅有十餘部(且多經典)。其中《大獨裁者》大約是製作期間爭議較多、身後名也同樣地多的一部。這部由卓別林自編自導自演的作品,明顯諷刺希特勒(以及墨索里尼)政權,同時將故事主人翁鎖定在當時於西歐已受迫害的猶太族群,表達卓別林對猶太人所受遭遇的不滿與同情(但卓別林本人似乎不是猶太人)。在當時歐美的姑息政治下,本片製作之初並不受支持,然推出後(據說)成為美國年度票房冠軍,歷史證明卓別林對獨裁政治批判的堅持堪稱先知,本片也受推崇為第一部反戰電影。

《大獨裁者》保留許多卓別林從默片時代保留下來的表演方式,即主要透過肢體動作而非對白來表現喜感或搞笑橋段。雖說卓別林對有聲電影的拒斥史上有名,但顯然他對有聲電影時代的來臨還算適應不錯。分飾兩大故事主人翁的卓別林,透過語焉不詳的獨裁者興凱爾(Hynkel)充分表現出他揣摩德語咬字、發音、聲調的精準與聲音表情的豐富。若留意獨裁者的台詞可以發現,時而激昂、時而氣急敗壞的興凱爾講的其實不是德語;大部分時候,他說的其實是語無倫次、毫無意義的英文單字組合。莫名其妙的纇德語演說搭配興凱爾極度正經的表情與姿態所呈現出的荒謬反差,正是卓別林想要塑造、嘲諷的獨裁者之姿。相較之下另一位獨夫、並且粗鄙武夫的Napaloni反而顯得親切爽朗,只是兩者的荒謬可笑則其實一般。

2月 08, 2014

看片小記: 金雞SSS (2014)

今年春節檔中港台各端出的年節大菜,在各自的主場都有斬獲。香港賀歲片《金雞SSS》由吳君如親自下海監製,系列原作《金雞》(2002)編劇鄒凱光再度編寫劇本且執導演筒,在港台同時上映、票房亮麗,是難得的標準港式作風、熱鬧歡欣的過年電影。

話說阿金從妓至今已入中年,升格為媽媽桑,在親歷業界激烈競爭的同時,也見證這個行業的轉變。《金雞SSS》在頗為無厘頭的開場、追本溯源至唐朝復又跳接宗師/葉問錯置的兩橋段後,大致可以分成前後兩大段落:前半段藉由媽媽桑阿金帶著她的應召軍團四處拚搏,香港的鶯鶯燕燕們面臨娼妓業轉型為更機動靈活、更走高檔路線的應召模式,接客現場再也不是娼寮酒店,而是以手機聯絡、女郎直到飯店房間服務。而來自同業的競爭更形激烈,使得她們還必須接些古怪特異的單,提供唱歌跳舞、找山寨明星、外拍等各式服務。不過阿金們的競爭不僅來自香港的其他應召軍團,也來自日本大陸等跨國路線的眾女、更來自男性。所以阿金領軍遠征日本,巧遇拓也哥、見習痴漢列車的重口味,回師香江則見識了鴨店的男色風情,透過男妓的職場辛酸,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娼妓業的光彩與無奈。

2月 06, 2014

拜爆紅漫畫所賜,認識這位罕見漢字,但不求甚解,一直沒有追究它該怎麼念。直到前陣子在大學同學的喜宴上偶然聊起,覺得總該知道怎麼念吧,就拜了孤狗大神,發現這可真是罕見中的罕見,罕見到注音輸入法找不到這個字,教育部主要字典網站也沒有這位仁兄,只有漢典官網跟維基找得到。

網路上都說雫讀作ㄋㄚˇ,音同「哪」,就約定成俗地這麼念吧。

雫在《說文解字》或《康熙字典》中皆無收錄;不過根據漢典官網的說明,遼代問世但如今在華文世界已亡佚的的字典《龍龕手鑑》收錄雫於「雨」部下、三劃,似乎沒有甚麼特別的意思。但在漢典詞條的本字第二義則說明,雫是日本漢字,乃水滴、雨滴之義,不知由來如何,也不知有沒有其他的釋義,我手邊的資料有限,或許較專業的文字迷能說個所以然吧。

來自神明的水滴?神一般的水滴?聽起來相當有意境呢。或許因為這部漫畫,能讓這字死而復生,有朝一日又重現中文辭典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