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31, 2014

看片小記: 性愛成癮的女人 (上集, Nymph()maniac Vol.1, 2013)

在經過近半個月的紛擾,當紛擾延續一段時期而進入某種常態,因之騷亂的生活也會調整到某種新的模式,換句話說,就是進入另一種常軌。而在進入這個新常軌的我,也慢慢找回看片的頻率。這裡只針對拉斯馮提爾新作《性愛成癮的女人》上集做討論(看片時程能否允許我看下集仍是未知數)。

多年來斷斷續續地看拉斯馮提爾的作品,他製造話題的能力已是公認,評價也褒貶互見。《性愛成癮的女人》呈現性需求強烈的女子喬(Charlotte Gainsbourg)的半生故事,同樣藉由性課題與大量的性交場面,說奇觀還不至於,但要說譁眾取寵大概是差不多。本片場景有強烈的劇場感,雖然大體而言看似以實景拍攝,但拉斯馮提爾以他獨特的運鏡與近景攝影,營造一種極簡的空間感,如同劇場舞台。這在著重舞台劇形式的北歐電影中,早從柏格曼便一脈相傳,到逗馬宣言的大將們也大量採用,原也不足為怪。而或許拉斯馮提爾此番採用這個影像策略,是要藉由降低背景空間的視覺刺激,好讓我們聚焦於他想要突顯的故事主人翁的身體感官的欲流、以及幾乎由獨白/對白構築而成的故事。

3月 29, 2014

在心靈為了眼前的景物沉醉之前

「在心靈為了眼前的景物
沉醉之前,一場眼花撩亂之舞
尚未告終,大自然已在上演
一齣含蓄的戲」

以上這段英國浪漫派詩人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 1770-1850)的詩句,透過Alain de Botton的《旅行的藝術》(The Art of Travel)大鳴大放,到處轉載,卻因此間接讓我吃足苦頭。日前受託翻譯一篇文章,開頭便引用這段詩句。詩是很美沒錯,也知道作者正身,但為了翻譯我必須找到原始出處才能正確引用(總不能要我自行中翻英吧?!)於是我先拜孤狗大神,看能不能查到全詩是否有中文翻譯,從這裡來查詩作出處,這樣應該能找到英文原作沒問題吧?想不到從此開啟我一整晚的瘋癲狂搜,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最後還是上臉書求救,才有位神人鄉親為我解惑,救我一命,否則華茲華斯茫茫詩海,是要找到何年何月...

3月 13, 2014

死亡之前,人人平等

藥命俱樂部 (Dallas Buyers Club, 2013)

在本屆奧斯卡獎攻下兩個男演員獎項的《藥命俱樂部》,是近年來影壇中已極少見的愛滋題材作品。上次在奧斯卡見到討論愛滋病的劇情片,是將近二十年前、也拿到影帝獎座的《費城》(Philadelphia, 1993)。兩部片除了表演項目精彩、皆以城市為片名外,似乎沒有太多相似之處;《藥命俱樂部》星光黯淡,製作費低,票房也嫌寒酸,若不是靠著堅實口碑與獎項不斷加持,飄洋過海讓國人得見的機率簡直趨近於零。

但《藥命俱樂部》著實是極有人味、冷酷中見溫暖的佳作。

1986年的美國,愛滋病剛浮現到檯面,已成為新世紀的黑死病。但對於未知疾病的恐懼遠比疾病本身傳播得更快更遠。德州達拉斯的電工朗(Matthew McConaughey)在一次的工廠意外被送進醫院急診,卻也意外發現他感染了愛滋。菸酒毒嫖無一不歡的朗,由於愛滋長時間侵蝕身體,讓T細胞數降到危及性命的低點,醫生判斷他只能再活一個月。朗在絕望與掙扎中得知當時針對愛滋病正在實驗的新藥AZT,偷買來使用的結果反而使他更為衰弱,卻也讓他因緣際會遇上同樣感染愛滋病的變裝癖男同志雷昂(Jared Leto)。

3月 06, 2014

陳以文談楊德昌、導演及演員

「在這行內,有兩種人是不被了解的,一是演員,即使是行內的工作人員,問他們演員在幹嘛,通常無人確切知曉。演員怎麼準備工作?我們有無干擾了演員的工作?這是不容易瞭解的。另一則是導演,儘管大家都知道電影有個導演,凡事得聽導演的,但沒有多少人知道導演怎麼工作,以及他處在一個甚麼樣的工作狀態。他當時在這個鏡頭裏想要得到甚麼?想看到甚麼?他覺得那裏不行就是不行,為什麼?許多人都不瞭解。每每講到導演,他們彷彿就像個瘋子似的,這是源自於大家沒有機會知道導演在做甚麼,及他所介意的是甚麼。當一個導演在創作的時候。猶如在一條沒有人一起往前跑的路上,拼命地往前跑。或許旁邊有一些人,但那些人永遠不會在他前頭引領著。他永遠是跑在最前面的。過程中,經常是導演知道要往前衝,卻不知道將要看到甚麼。面對這種未知時,會希望有好多東西來輔助,趕快找到渴望的那個未知。在這過程裏,當然希望此時進來一個優秀的人,讓我們馬上往那個我們認為對的方向走。至於是不是一定能成,就很難講。」

-----王昀燕。《再見楊德昌:台灣電影人訪談紀事》,頁249-250

3月 01, 2014

狼嚎華爾街

華爾街之狼 (The Wolf of Wall Street, 2013)

好萊塢講華爾街的電影很有一些,硬裡子劇情片到浪漫愛情片都有;以股票交易員喬登貝爾福(Jordan Belfort)的前半生故事來側寫華爾街光怪陸離的華爾街之狼是加入這長串片單上的最新作品。

喬登貝爾福初到華爾街時,正逢二十世紀末全球泡沫經濟達到頂點的1980年代末期,金融市場買空賣空的投機事業讓全世界瘋狂,喬登很快摸熟了操作指數、空頭交易乃至於顧客遊說/洗腦心理學等遊戲規則。而這些把戲將使他終身受用。在這一波泡沫經濟於冷戰終結不久後也隨之瞬間崩潰後,喬登服務的交易所關門大吉,卻只是他東山再起的另一契機。沒過幾年,喬登帶著他家鄉挖來的一幫弟兄,從長島玩熟的微型股票仙股(penny stock)捲土重來,再回華爾街時搖身一變成為集內線交易、放假消息、搞人頭戶等非法交易於一身的「華爾街之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