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31, 2014

看片小記 Love Is Strange (2014)

George (Alfred Molina)和Ben (John Lithgow)要參加一場婚禮。那是他們的婚禮。在紐約市同居生活近四十年後,這對老男人終於決定要結婚,卻也因此使在天主教學校教音樂的George失去工作。少了一份收入的這對伴侶,如今必須讓出居住四十載的公寓,另覓較便宜的住處;在還沒找到理想新居的這段過渡期,他們必須各自在親友的家中寄人籬下,也因而在生活中接二連三出現小波折。

這部片透過這對老年男同志相互扶持的情誼,乍看之下似乎在呈現的所謂的「真愛」,但它探討的更是失去,以及在這不斷失去的過程當中反襯出那難得的緊緊相守的感情。從電影一開場那喜氣洋洋的婚禮,往下便是一連串的失去:失去工作、流離失所、失去兩人數十年來共築的生活。但在面對這些外在生活的殘酷地同時,我們也看到Ben和George仍如此為彼此牽掛著,在調適新生活、勉力維持既有生活方式的同時,仍能在那稱為「生活」的平淡當中,尋找並享受小小的快樂。片名Love Is Strange或許生動點出愛情難以捉摸的真貌,卻又像是個反命題,因為片中展現出來的那份愛情,其實真切無比,一點也不奇怪。

本片以紐約市為背景,對紐約市熟悉的觀眾應該也察覺得出,Love Is Strange採取浪漫雋永的基調,而洗刷掉許多紐約市會有的嘈雜、紛亂、擁擠、忙碌。這座二十世紀之都,其魅力在於它是萬城之城,片中的紐約市或許並不真正存在,但電影的魔力讓它變得非常可信。這樣的紐約市,也因此召喚了紐約人對這座城市的著迷;那份既愛又恨的眷戀,就這點來說,確實也符合Love Is Strange的訴求。而片中的紐約市,何嘗不是對兩位情侶展現其殘酷與美麗,用高房價逼得他們必須流離的同時,也讓他們在格林威治村的幽暗小巷中漫步,享受這座城市的浪漫?

由Ira Sachs導演並參與編劇的這部小品,在美國推出前就已受好評,Village VoiceEntertainment Weekly都高度肯定本片的平實誠懇深刻。本片並不走煽情灑狗血的通俗路線,而以非常內斂的手法,兩位主要演員極其含蓄但能量飽滿的演出,加上調度有節且構圖出色的攝影,在好萊塢商業片擠爆戲院的夏末,為我們帶來難得的清新舒緩,非常值得一看。

8月 28, 2014

看片小記 浴血任務3 (The Expendables 3, 2014)

席維斯史特龍肯定是好萊塢一票老而不死的明星當中,唯一橫跨三十年、兩世代、生命力最強韌的全方位動作巨星兼導演兼製作兼編劇。之前已經聊過他平庸但可敬的藍波最終篇;原本以為他賣完老肉可風光引退,想不到在四年前竟又憑《浴血任務》(The Expendables, 2010)風光回到目前,集結一堆八零年代肌肉掛動作明星,拍得還不糟,順勢連拍兩部續集撈錢。

不過在乏善可陳的第二集之後,混搭天龍特攻隊與藍波等系列作公式的《浴血任務》系列,到了第三集只剩下世代交替、聽話的CIA整肅調皮不聽話的CIA、新仇舊恨等賣點可玩,除此之外全片不知所云亂炸一堆,開場的劫獄戲碼重點何在、舊恨何以恨到入股,都無法交代清楚就是為了爆破而爆破,為了毆打而毆打。幾乎可說是無腦爽片無誤。無怪乎本片票房悽慘,看來就算好萊塢有勇氣開拍第四集,也不必有任何期待了。

(大風吹過的台版海報,細看下移花接木的效果頗粗糙)

批完電影,花點篇幅來批海報。我在瀏覽海報時,不小心注意到美版與台版海報不知為何出現微妙的差異。不仔細看不會特別注意,但請看兩版本海報上史特龍左方(我們的右方)站著的人,在台版是這一集(終於)入列的梅伯,在美版則是整列肌肉男當中唯一的女星Ronda Rousey。這位摔角界明星在片中理所當然只能分到十多分鐘的戲份,但外型亮麗且身手矯健,既強悍又性感,頗為搶戲,在美版海報上佔到史特龍身旁的位置,有清楚且有效的宣傳考量。再回頭看台版海報標語「地表最強男人。暑假最硬爽片」,這其中關於性別政治的高度不正確、極度不敏感,已無需再論。難道服膺陽剛邏輯,做強悍的女人,竟也討不到版面嗎?



*話說這系列要是命硬還有下集,該要找來史蒂芬席格,這硬漢明星陣容才算湊齊吧?

8月 27, 2014

Double Feature @ Film Forum: The Killing (1956)

坊間有將本片翻譯為殺戮》者。根據資料,殺戮是庫柏力克的第三部長片,距離他邁向大師之路的六零年代還有五年之遙。本片故事以賽馬場為主脈絡,Johnny為首的一幫人策劃行搶賽馬場高達兩百萬的鉅額賭金,卻碰上黑吃黑,最後在主人翁捲款潛逃之際,陰錯陽差之下暴露身分而終於伏法。

據說這是庫柏力克第一部有專業演員與攝製團隊完成的作品,打光、攝影機的運動、剪輯等,都具有成熟好萊塢作品應有的穩健。《殺戮》推出後雖然票房不算成功,卻很受好評,算是讓庫柏力克在美國影界站穩腳步。相信博得口碑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五零年代少見的非線性敘事。本片在整個事件經過的大脈絡之下,借用旁白解說,依搶劫成員各自切割成塊狀敘事,前後反覆陳述。如此嘗試,整體時序看似搗亂破碎,卻不會造成觀影上的模糊混淆,在今日無奇不有的電影敘事來說或許無甚新奇,但在半世紀前該是非常具有實驗性的剪輯與敘事技巧。


《殺戮》對於電影美學留下的貢獻,或許要等到三十年後才慢慢發酵。影響最明顯也最多的堪稱塔倫提諾。塔倫提諾坦言,他的《霸道橫行》(Reservoir Dogs, 1992)所使用的非線性敘事技巧,便是襲自《殺戮》;這技巧後來在塔倫提諾的許多影片中大量使用,反而成為他的註冊商標。當然,《殺戮》中黑幫成員性格鮮明、略帶風格化的個別形象,也在塔倫提諾的作品中發揚光大,《霸道橫行》再度成為絕佳範例。



《殺戮》有專屬的維基英文網頁,有興趣者請自行前往連結。

8月 26, 2014

Double Feature @ Film Forum: Gun Crazy (1950)

(那個年代的電影海報都鮮豔得讓人不敢領教...)
日前在紐約市的獨立電影放映重鎮Film Forum看黑白片一票雙響炮(double feature),相當過癮,很有做了功課的快感。兩部都是五零年代初期的作品,主題都是搶錢,堪稱好萊塢搶劫題材(heist)的先鋒之作,其中還有大師級導演庫柏力克創作初期的佳作,這裡整理報告。

Gun Crazy (1950)

這部由Joseph H. Lewis導演的作品,想必長年受到冷落,片名與導演我從未聽聞,電影研究或相關報導就更別提。但半世紀後看數位修復版,除了一飽精彩攝影與剪輯的眼福外,也見識到它先行者的重要貢獻。

就故事本身來說,«Gun Crazy»講的是神槍手夫妻BartAnnie從馬戲團出走後謀生不易,鋌而走險成為搶銀行的鴛鴦大盜。儘管Bart對於行搶這種犯罪行為百般不願,但還是在深愛的妻子Annie鼓動下半推半就,以致越陷越深。搶銀行的日子刺激又有白花花的鈔票,看似風光逍遙,然百密一疏,警方畢竟還是一路循線追來,終而在事跡敗露、警方群起追捕下,伏法於槍彈。

8月 25, 2014

Chris Marker @ BAM: 三帖

(附上沒介紹但有看、1953年的Les statues meurent aussi,當年被禁演)
接下來的一週,前後趕了四場、共六部Chris Marker,除了數位修復、北美首映的«Level Five»(1997)之外,都是他的早期作品。追蹤他的創作軌跡,體察他如何發展獨樹一格的散文電影風格,也能較真切理解何以影展文宣說他是“A sui generis cinema poet who virtually invented the essay film, [who] used highly personal collages of moving images, photography, and text to explore time, memory, and political upheaval”。我選幾部在這裡做簡單的心得報告。

Dimanche à Pekin (1955IMDB網站的資料指出本片年份為1956)

這部尚未數位修復的短片,是Marker的第三部作品。或許是使用當年引進美國時的拷貝關係,全片保留當時的英語配音。這部短片是Marker在共產中國建國後不久、大躍進時期之初,便進入北京拍攝市民一個星期天的生活(這也是本片片名的原意:在北京的星期天)。或許將本片放在冷戰時期的社會脈絡下理解,比較容易看得出它作為第一與第二世界兩大陣營間文化聯絡人的角色。

創作初期的Marker很明顯地比後來幽默得多。本片呈現北京市民生活的方式,並無社會主義者會有的對毛澤東治下的中國充滿浪漫遐想與歌頌,也沒有資本主義社會裡特有的偏見或傲慢;Marker帶著他特有的自嘲與輕巧聰慧的詼諧,來看這個新世紀的、很新鮮卻也殘留許多老舊氣息的中國。他很聰明地以自嘲來為本片開場,給了一個中國風的旗袍、繩結、屏風之類的室內裝潢,接著鏡頭一提,卻是艾菲爾鐵塔;這時(英語配音的)Marker自陳,從小就從書上宏偉帝陵的圖片與描述幻想著文明古國中國,如今終於有機會踏上神州、實踐兒時夢。Marker鏡頭下的新中國,是舞劍練拳的男人,說那是國民運動;公園裡的女學生不斷唱著同樣的歌曲,令他頭痛;沒有甚麼商業活動的街頭,說進步的新中國乾淨得連蒼蠅都沒有。凡此種種的詼諧,或許不太厚道,卻也不刻薄,尤其於今觀之,不論是左右陣營,相信都能會心一笑。

8月 23, 2014

Chris Marker @ BAM: Loin du Vietnam (1967)

百餘年來的電影史導演來去如鯽,名字、作品能留下來的沒有上萬也有數千,但會被冠上電影詩人頭銜的少之又少。就我所知,有被這麼廣為推崇的,好像只有塔可夫斯基(安哲羅普洛斯和Terrence Malick各算半個吧)。崛起於法國新浪潮的Chris Marker,不知是否走紀實影像路線的關係,論名氣無法與高達楚浮比肩,和侯麥布烈松相比也略遜一籌。所幸這位可謂自成一格的散文電影家,以其強烈的人道主義精神與浪漫底蘊,流暢悠然的影像間流露出自有的盎然詩意,近來越受重視。

偶然間得知此刻布魯克林音樂學院(Brooklyn Academy of Music, BAM)的電影院BAM Rose Cinemas這兩週推出Chris Marker特展,又是一班地鐵即可抵達的地點,怎麼說都該來做個功課。BAM Rose Cinemas位於布魯克林音樂學院最恢弘雄偉的建築,該建築緊鄰布魯克林地鐵與鐵路匯集的大站Atlantic Terminal (地鐵站名為Atlantic Avenue—Barclay’s Center),交通極為便利。以往來紐約都只在曼哈頓晃,近年在布魯克林走動多了,才發現這裡寶藏不少,晚知道總好過不知道。

(BAM的Peter Jay Sharp Building,一樓便是電影院)

8月 22, 2014

紐約市: 州長島 (好吧這中文地名是我自己亂入的)

(州長島官方公布的2014年地圖,灰色部分目前施工封閉中)
紐約周邊很有些島嶼,較知名的不外乎最大的長島、史泰坦島(Staten Island)、自由女神像座落的自由島(Liberty Island)、移民第一關艾利司島(Ellis Island)。對紐約熟一點的人應該會知道曼哈頓本身也是一座島。或許要對紐約更熟一點的才會知道紐約灣裡有一座非常非常小的Governors Island。今夏來紐約的另一個既定行程,是這座Governors Island

排進這行程的原因之一固然是因為沒去過,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八月在島上有個Robert Capa的彩色攝影展。熟知報導攝影的朋友都知道卡帕了;但就連主辦這個展的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在文宣上面都說,多數人知道卡帕催生戰地攝影以及他在黑白攝影的經典地位,但鮮少人知道他其實也多年進行彩色攝影。這次特展展出的全是卡帕在二戰前後在歐洲所拍攝的彩色相片,雖然機會難得且免費觀賞,但到了現場才發現展出作品相當少,僅約二十餘幅,晃前晃後十分多鐘就看完了。而且看過卡帕的多數作品,大概都會同意他的黑白攝影作品比較有魔力,彩色攝影相較下畢竟遜色得多。

8月 21, 2014

曼哈頓: High Line Park (下)

真正的轉機在1999年出現了。West Side Line路線經過的地區居民所組成非營利組織Friends of the High Line,開始提倡將鐵道原貌保存、轉型為開放空間並整建成公園。此說一出,社區力量開始發揮,保存並改建的說法得到越來越多的支持,到了2004年,在時任紐約市長的彭博(Michael Bloomberg)與紐約市議會的支持下,紐約市政府終於通過West Side Line改建的提案。High Line Park誕生了。

整個High Line Park的改建工程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的改建工程於2006年開始,首先整建南段、也就是從Gansevoort Street20街的部分,並於2009年完工開放;從20街到北端30街的第二階段工程於2011年完工開放,整條空中鐵道綠廊至此大致完成。

(位於西25街一整面牆的塗鴉藝術,由巴西塗鴉藝術家Eduardo Kobra為High Line Park而創作)

8月 20, 2014

曼哈頓: Sinehan sa Summer 2014 (下)

後面兩天的獨立電影之夜都是集編導於一身的作品,也都來自年輕世代。綜觀技法與說故事的功力純熟度,這些新銳的成績除了還缺點細緻之外,已經足以出國比賽了。14日放映短片«Onang»(2013)及長片«Ang Huling Cha-Cha Ni Anita» (Anita’s Last Cha-Cha, 2013),堪稱整個影展的最大收穫。

J.E. Tigiao導演的«Onang»以相當短的篇幅,獎山中相依為命的父女兩人,女孩除了繳不出學費的貧困外,更必須提防總是陰沉易怒的父親的家暴威脅。本片攝影精緻細膩,絕美的風景與視覺構圖對比故事主人翁生活所面對親人暴力造成的強烈反差,加倍突顯現實的殘酷。電影的最後一個畫面所暗示的家庭性暴力,把現場觀眾都嚇到了。本片暗濤之洶湧猛烈及本片之成功,可見一斑。


8月 18, 2014

曼哈頓: Sinehan sa Summer 2014 (上)

今年來紐約避暑有些臨時排入的行程,幸運的是這些行程也成了意外的驚喜。首先是第一次找High Line Park未果,卻誤打誤撞逛了一圈下曼哈頓,走過即將完工的新世貿中心,見證帝國不死還魂新生的巨碑,既為美帝難以撼動的霸權姿態不寒而慄,也對這國家的政經實力、還有經營公共空間的用心,深感佩服。

另一項更大的驚喜,是在表哥友人的引薦下,有緣參加駐紐約菲律賓領事館主辦的夏日影展Sinehan sa Summer 2014。這位菲律賓友人原來只是點頭之交,也壓根沒放在心上;想不到紐約處處臥虎藏龍,這位朋友竟是獨立製片人,今年受駐紐約菲律賓領事館之邀,策畫這次的影展。我則是偶然與他聊到自己對電影的興趣,他順手轉寄影展資訊、邀我參加。之前便有印象,紐約的菲律賓領事館位在曼哈頓的第五大道上,距離台北駐紐約辦事處只有三街之遙;再瞄一下資料,時間上都能配合,同時是免費放映。能進入菲律賓領事館大堂,又有免費電影可以看,而且是不熟悉的菲律賓電影:何樂而不為?

8月 15, 2014

曼哈頓: High Line Park (上)

此番遠來美東,給自己設計的重點行程之一,是五年前才完工開放的High Line Park。說來慚愧,在紐約州十個寒暑,之所以會知道這公園,竟然是回國教書後、偶然透過學生的口頭報告才知道的。當時非常驚訝,就在以為已經摸透的曼哈頓新造這麼大的帶狀空中綠廊,卻始終渾然不知,如今有機會再訪紐約市,當然要把握機會走一回。

出發之前先做點功課,來交代一下High Line的歷史緣由。High Line原來就像是北捷的文湖線那樣,是建造在空中的鐵軌。紐約市曼哈頓島能夠在地面上架設鐵軌、行駛列車,是在1847年由市政府授權准許才開始在曼哈頓西側出現。但由於接下來的半個多世紀,貨運列車與其他交通之間事故頻傳,造成相當嚴重的交通安全問題,到了1929年,紐約市政府、紐約州政府、以及經營曼哈頓鐵路的New York Central Railroad系統同意通過一個超大型計畫(West Side Improvement Project),以13英里長、涵蓋105個街區的範圍,將整個專責貨運的鐵軌工程抬離路面、架設到半空中。這項計畫在當時共耗費1.5億美元,相當於今日的20億美元、也就是600億新台幣造價的浩大工程。

說到這裡先岔個題。話說1929年不是適逢美國的經濟大蕭條嗎?偏偏在這股市崩盤、華爾街天天有人往下跳的當口,紐約市不僅要蓋天文數字的空中鐵道;甚至是雄霸世界第一高樓頭銜四十年的帝國大廈,也恰恰是在這種節骨眼動工,並且只以一年多的驚人速度完工。奇的是似乎沒有偷工減料,蓋完後立刻成為好萊塢寵兒,俊男美女相約在頂樓見面,沒見到面仍能終成眷屬,如今八十多年過去了依然好好站在那,還天天有一堆人排隊上去看風景。可見越是一窮二白、越是要硬撐起門面來花大錢,有開源而未必有節流,日子還是能過得下去,資本主義果真不可思議。

無論如何,曼哈頓中城這項抬高貨運鐵軌的工程耗時近五年,於1934年啟用通車。這條通稱West Side Line的運輸線,東西介於第十一大道、第十大道之間,北起西30街的Chelsea區、南達Spring StreetSt. John’s Park Terminal。根據設計,這West Side Line將連結工廠廠區()與倉儲廠區(),讓工業料件如鋼鐵、乃至肉蛋奶類等製品能直接在這兩地間運輸往返、並且直接連結到附近的鐵路大站Penn Station,而不必再經過民用街道或市區,與民爭道。此設計本意良善,而空中鐵道似乎也在美國工業打造穩固基礎的二十世紀前葉發揮效用。一直到二十世紀中葉,West Side Line的使用才開始逐漸沒落。

有關West Side Line1950年代的沒落,官方網站給的資料並不多,只約略寫了州際交通與貨車的出現,不論是對West Side Line或是全美國的鐵道貨運,都造成衝擊。除了大型貨車的普及理所當然地降低運輸成本與大為提高機動性之外,稍微拜一下孤狗大神,也大約可以推論出美國跨州的州際高速公路1956年開始建設,將1930年代開始發展的高速公路系統串聯成全國性的公路網,從此徹底改變美國人的生活方式與貨物的移動方式。另外還可以大膽揣測的是,美國整體經濟在二十世紀下半葉開始向服務業大幅轉型的過程,也直接衝擊了工業製造等基礎產業的勞力需求。這些因素大概都是West Side Line經歷十多年長期且無可逆轉的沒落的時空背景。

到了1960年代,West Side Line的使用率已大為減低,南段整整半截、從Spring StreetGansevoort Street的部分更因此拆除。快轉到1980年,West Side Line開出最後一班列車,載著三節貨櫃的冷凍火雞,為這空中鐵道的營運畫下休止符。緊接著在1980年代中期,West Side Line鐵道通過地段的地主,開始聯合向市政府與州政府遊說,計畫將West Side Line全部拆除。消息傳出後自然引起反彈,這派人力主恢復營運,確實曾為空中鐵道帶來一線生機。但大致已完全荒廢的West Side Line至此已野草叢生,雖不至於不堪使用,但幾乎等於無人聞問。到了1990年代,當時的紐約市長朱良尼(Rudy Giuliani)厲行整治革新曼哈頓,也底定了空中鐵道拆除的命運。

(High Line Park最南端,Gansevoort Street的出入口)

*有關High Line Park的資訊,可參考官網;更多的歷史與相關資料可參考維基網頁

8月 09, 2014

看片小記 國定殺戮日:無法無天 (The Purge: Anarchy, 2014)

去年推出的《國定殺戮日》(The Purge, 2013),以B級片規格意外叫好叫座,表現亮麗順勢推出續篇。一年一度的十二小時法定殘殺不設限的故事設定,在國定殺戮日:無法無天》並無更動,一樣是一群倒楣鬼在驚恐的十二小時中,意外成為人肉標靶,四處躲逃,帶領我們見識人間煉獄,暴力血腥與人性淪喪的奇觀(或不致淪喪的可貴)

(看完才發現國內九月要上,為腰包嘆息)

本片由於人物與前作完全無關,以洛杉磯市區為場景的設計,也幾乎脫離前作中美國郊區的空間感和鮮明的階級暗示,因此可與前作分開觀賞。從本片副標題所傳達的徹底失序(anarchy)概念,多少能猜到《無法無天》的大亂鬥。在前作中,東岸中產階級郊區的「清滌」,主要集中在呈現殺戮作為(白人)菁英階層迫害(有色人種)中下階層的合理化基礎;當然,片中也簡單提到無業的、受歧視的中下階層藉此「天賜良機」對支配階級進行報復。到了《無法無天》,大亂鬥的殘殺奇觀維持類似的階級清理模式,只是暴力升級、來福槍衝鋒槍重機槍一口氣登場,而殘殺場景則從居家一路延伸,街頭、地鐵隧道乃至於專門設計讓上流階級玩獵殺遊戲的表演舞台,一應俱全。這裡也可清楚看到洛杉磯陷入赤裸瘋狂與暴力,城市作為戰場或廢墟的小小視覺震撼,現實感強烈的暴力逼視,讓票房寵兒《飢餓遊戲》系列登時矮一截。

這是城市版的《大逃殺》,而殺頭生意有人做。一旦殺戮受到官方背書、成為法定「傳統」,它便如同任何所謂的傳統,進入市場機制,成為籌碼多玩得起、也就是統治菁英的遊戲。《無法無天》這部分較生動的刻畫出現在後半段,倒楣五人組被街頭幫派擄去,原以為就此準備赴死,才知道幫派份子只是人口販子,負責將人票賣給人、讓倒楣鬼給送到台前、供頂層客戶喊價進行獵殺遊戲。國定殺戮日竟然、或果然並未成為美國社會正義的平衡機制,卻成為用來服務上流社會、進行階級壓迫的新工具,並且迅速建立起人票買賣的市場供需鏈。

當然,有壓迫便會有反抗,片中也出現一個由黑人主導的反抗組織,帶著強烈黑豹黨的暗示色彩,與不合理不人道的政策對幹。但是,《無法無天》提點的關鍵,在於國族架構下社會階層化的本質,特別是隨著資本主義的出現,使階級剝削與暴力體制化,不但愈加難以撼動,更成為生活慣例而變得理所當然。傅柯早已提醒我們,十八世紀以降、現代的國家體制、國家機器實乃資本主義意識型態的產物,就算不是,也早被資本主義收編,有它自己的生命,為它自己、或者說為資本家等統治階層服務。是故我們眼中的所謂國家體制不易、國家機器的暴力等,其實是「國家」正常運作的現象。放在本片的脈絡中,真正可怖的、讓人深深恐懼的,並不只是殘殺這類肢體暴力,而是更深層、更鋪天蓋地的體制化暴力。

就這點來說,《無法無天》以赤裸裸的反烏托邦暴力國度,展現國家公平正義假象的幻滅。在「國家」裡、在現代社會中活著,就是無止盡的搏鬥廝殺,生存遊戲每天上演,若不是擠進菁英圈子成為冷酷殘暴的一份子,就只能想辦法突破重圍逃出生天,等待下一場殺戮。

8月 07, 2014

看片小記 露西 (Lucy, 2014)

(個人比較喜歡英文版的這張海報)
上星期飛來美東,落腳布魯克林公寓後的頭一個行程,就是搶先在時代廣場看了露西。這部盧貝松的新作,打從他率隊到台北拍攝以來,就在國內喧騰至今,預告片也有看頭,國人莫不期待好萊塢大銀幕上的台北風景。

當然,本片重點自然不是台北,是如片名所示的主人翁露西。在片中,露西是Scarlett Johansson,當今好萊塢新生代女頭牌之一、身兼復仇者聯盟唯一女英雄黑寡婦/Agent Romanoff;她也是目前所發現最早以雙足直立行走的原始人類1974年從衣索匹亞出土的人類骨骸,不僅將人類」的演化史上推至320萬年前,也見證我們自己物種演化的早期階段。不論從生物學、腦神經科學、考古學的觀點,多半同意人類位於生物鏈的頂端,也同意人類之所以發展出複雜多樣的文明、成為支配地球表面的物種,在於人類大腦功能的開發。但即使如此,生物學也告訴我們,最最聰明的人類,終其一生也只不過能開發大腦潛能的10%

本片的核心概念,便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探索人類物種的演進,下一步會往哪裡去。對國內觀眾來說,除了取景台北這無敵賣點之外,露西的最大噱頭在於露西的大腦潛能,因為一次藥物意外,瞬間開發20%、並與日俱進而最終百分百完全發揮。那麼,大腦潛能徹底發揮的露西,會變成怎樣的人類」、能開發出怎樣的能力呢?在盧貝松的狂想下,《露西》不僅探討腦神經科學、分子生物學,更結合動力學、分子物理學與詭辯派哲學等,讓腦潛能100%發揮的露西,能瞬間移動、隔空移物、並且改變自己的形態。

露西變成了超人,而《露西》則想當然耳成為偽科學的新範本。本片對於人類物種演化進程、能量與意志的開發等探討,與科幻經典如《阿基拉》(Akira, 1988)遙相呼應。然而,天真且一廂情願的盧貝松沒有為《露西》灌注更深刻的哲學思考、更多的歷史重量或反思、甚或更緊實的戲劇張力;他甚至無法將前半段露西與教授的兩條支線處理得當,導致教授的講座戲碼確確實實扮演了教科書的作用,枯燥乏味,並讓原該是幽默聰明的幾個註解影像顯得過於花俏。同樣糟糕的是請來韓國實力派演員崔岷植,卻扮演流於表面空洞、不知所云的黑幫老大,來得不明不白、死得也莫名其妙。用快節奏與華麗影像粉飾其異想天開的盧貝松,彷彿又回到《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 1997)的模式,乍看精采熱鬧、饒富內涵且格局開闊,剝開娛樂的外衣卻只暴露對於生命思維的膚淺貧乏。

至於國人最期待的台北街景,盧貝松確實誠意做足,給了足足半部電影的篇幅。但本片中的台北終究像本片的崔岷植,淪為布景作用的龍套與東方想像的投影,少見對於城市較立體的刻畫,多的卻是一堆說話完全不像台灣人的台灣人、以及看起來不太像台北的台北。只能說東方想像大概是西方人的原罪,很難擺脫。我們就只能陪著露西經歷一趟奇幻之旅,同時非常清楚,她瘋狂刺激的超人變形記與人類物種演化可能沒有直接關聯,正如同露西對於思考人類物種的演化,應該也沒有甚麼具體的啟迪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