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8, 2015

看片小記 美國狙擊手 (American Sniper, 2014)

(偶然找到此版本海報,喜歡其內斂與較淡的國族色彩)
在導演路上老當益壯的克林伊斯威特,自初執導演筒以來,算算也有四十多年,以戰爭為題材的作品並不多,最近的一次是近十年前以硫磺島戰役為背景、分別以美國與日本觀點一次推出兩部優質作品而技驚四座的《硫磺島的英雄們》(Flags of Our Fathers, 2006)與《來自硫磺島的信》(Letters from Iwo Jima, 2006)。新作《美國狙擊手》改編自傳奇狙擊手Chris Kyle的真實故事。

電影是社會文化的鏡子,時代的印記,這點在戰爭電影身上表現得極為貼切。隨著911事件與美國開闢伊拉克戰場並接管該國,以伊拉克戰爭為主題的電影也陸續出現,並在空間上延伸到美國本土的反恐、在時間上回溯到上世紀九零年代的波斯灣戰爭,成為後冷戰時期戰爭電影的主軸。平鋪直敘的《美國狙擊手》以最四平八穩、幾乎直線的敘事,講述Chris Kyle自年少即有的射擊天才、德州牛仔背景、到因目睹美國駐外使館遭恐怖攻擊的電視新聞、而在激盪的愛國心之下加入以訓練嚴苛著名的海陸兩棲部隊(SEAL)、遠赴伊拉克執行狙擊任務的歷程。當然,本片也以相當篇幅呈現Kyle本人夾在伊拉克與美國、戰場與(家庭)生活現場之間的困惑及掙扎。

1月 21, 2015

2014國片個人驗收 之三

創作力衰竭,對國內新一代的電影人來說確實有些難堪,但這等稍嫌苛刻的評價卻並非無的放矢。平心而論,不僅是非商業取向的作品,即使是向商業靠攏的娛樂片,也在過度消費本土台式通俗喜劇下,逐漸面臨創意乾涸的窘境。

耐人尋味、或許也不太令人意外的是,幾乎所有排上院線的國片,都有國片輔導金的補助。就去年來說,獲得輔導金而拍攝完成並上映的作品,至少有寒蟬效應(1400萬;另一筆資料顯示為1120萬,確切數字待查證)鐵獅玉玲瓏(800)共犯(800)對面的女孩殺過來(500)甜蜜殺機(400);在另一份更詳盡的名單中,還有迴光奏鳴曲(80)行動代號:孫中山(200)活路(250)相愛的七種設計(80)大稻埕(610餘萬)、《KANO(1125)極光之愛(800)時下暴力(300)。從年度國片票房冠軍到獨立製片,這份輔導金補助名單大約全包了。

(註: 雖然說輔導金名單都是完全公開的,但文化部官網似乎不會保留歷史檔案。102年度第二梯次的長片輔導金名單,意外在臺南市政府文化局的影視支援中心網頁找到;103年度第一梯次的長片輔導金名單,則出現在台灣電影網網頁。至於收集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各年度的補助款項列表,可以在官網的行政公開資訊項下的「支付或接受之補助」找到近三年的資料。)

1月 10, 2015

2014國片個人驗收 之二

不賺票房賺獎項,若是獎項都賺不到?

於是接下來要檢討的,便是我個人推想、也是許多論者認為比票房補不了成本更嚴重的問題,就某個角度來說即國片的品質問題。在商言商,商業娛樂片首要任務在取悅觀眾,製造票房營收,至於是不是能在影展風光,則無須強求。相對地,若是非商業取向的獨立製片,票房難以討喜,總該在影展有些收穫吧?恰恰相反,去年金馬獎幾乎全軍覆沒的慘狀,坊間砲聲隆隆,慘狀遠甚票房區。

(唯鞏俐與陳湘琪延燒場外的影后口水戰、意外為金馬多搏了十多天版面,算是行銷面的另類收穫)

簡略回顧甫結束一個半月的金馬獎可以注意到,莫說重要獎項只憑陳湘琪以迴光奏鳴曲保住影后、易智言以《行動代號:孫中山》將原著劇本獎留在家,真要加上靠國片得獎的中國影人如陳建斌、萬茜(分別以《軍中樂園》奪得男女配角獎)來往自己臉上貼金,好像也不是太光彩。即使是技術類型的獎項,國片也未能守住任何城池,全由港中兩地掠去。

若不看得獎而看入圍部分,更看得到國片的失落:重要獎項如最佳劇情片由《KANO》孤軍奮戰,導演獎代表國片出賽的趙德胤為緬甸華僑,影帝區唯一寶島代表張震以中國作品綉春刀入圍,影后區有兩位國人門面較佳,但另一位寶島代表桂綸鎂也是以中國電影白日焰火》入圍。來到說故事能力基本功的編劇獎項,原著劇本獎方面除了得獎者易智言之外全都是中國作品,改編劇本部分更是全軍覆沒,沒有任何國人作品入圍。攝影獎呢?靠著國寶級李屏賓留住一個入圍名額,而其他獎項基本上都呈腹背受敵的類似態勢,或是有兩位寶島影人入圍、但其中一位以中國作品入圍的狀況。

如果這等慘烈還不足以呈現國片當前的危機,那我不知道還要如何才夠?技不如人,與其說是因為國內技術人才嚴重流失,不如說我們所謂的電影產業復甦,多半只反映在特定幾部商業大片的票房數字上,並帶動商業片的行銷等操作,卻未進一步認真看待人才培訓、有系統建立人才養成制度、健全電影工業各環節等根本關鍵。過去五六年以來的國片趨勢,在在證明魏德聖、九把刀等人作品的商業成功(包括豬哥亮的金字招牌),絕對只是個案,要讓台灣商業電影有整體的提升,需要的絕對是技術以及編導與表演人才的訓練,而這絕對需要從教育到培訓機制的紮根。國內目前有的資源遠遠不足,多年來也改善有限。

若商業片前景已危機四伏,非商業片與獨立製片的境況只有加倍險峻。過度向商業娛樂的市場需求傾斜,已帶來國內獨立製片更難生存的排擠作用,這絕對不是一個體質健康的電影產業應該發生的狀況。商業片強調直接票房收益而有公式操作導向的編導走勢,獨立製片或非商業片則強調創作力;當創作空間萎縮、或創作力因難以為繼而衰退,便直接反映在影展吃癟、或甚至連入圍都沾不上等困窘。持平而論,去年國片佳作不少,或是題材求突破、或美學表現不俗,如之前提過的《白米炸彈客活路寒蟬效應共犯》、時下暴力等,都各有可觀處,但怎麼看就是少了點甚麼,難以更上一層樓。簡單講就是完成度不夠高,在劇本或表演等關鍵環節頗有瑕疵,也反映導演欠缺火侯,使上述作品難以躋身年度嚴選。

1月 09, 2015

2014國片個人驗收 之一

(迴光奏鳴曲是去年少數我看了而沒分享觀影心得、但值得推薦的作品)
一年又過去,2014年國片總體檢的報導也陸續面世。金馬獎才剛結束,有關國片表現的砲聲隆隆餘音仍在,多數影評或媒體對國片的年度表現都難樂觀,去年初叫好叫座的《KANO》所帶動的一片欣欣向榮景象,到了年底幾乎光環褪盡。轟ㄟ我不是甚麼業界人士、也沒名氣,這裡僅試著整理過去一年的觀影經驗與媒體觀察,從三個角度來與鄉親約略分享我眼中的2014國片表現與檢討。

在商言商:票房檢驗,賺多還是賠多?

打從2008年《海角七號》炸響全台戲院以來,國片產業彷彿找回自信,年年都期待能有兩三部電影票房上億。確實,這五六年來差不多每年都有兩三部國片撐得起這樣的期望,票房表現足以匹敵好萊塢大片;去年國片的帳面數字,乍看之下也算漂亮,有三部作品超過兩億票房,也分占去年國內華語片賣座前三名。根據媒體整理出的去年國內華語片票房十大,排行如下:

1月 04, 2015

看片小記 大眼睛 (Big Eyes, 2014)

(此版海報精準點出本片故事核心)
因詭譎華麗、帶著黑色幽默風格的電影美學、卻又不減童心玩性而頗受歡迎的導演Tim Burton,並不常拍攝通俗倫理題材,即使有也往往帶著奇幻色彩,前作《大智若魚》(Big Fish, 2003)是唯一案例。改編自美國女畫家Margaret Keane真實人生的《大眼睛》(Big Eyes),是Tim Burton極罕見地「收斂」的最新作品,以帶著含蓄幽默的敘事基礎,鋪陳一個本質上頗荒唐離奇的故事。二次戰後、經濟開始復甦的美國社會,無法再忍受婚姻生活的Margaret,違反當時保守風氣,毅然帶著獨生女離開家庭、來到舊金山自力更生。在舊金山遇上街頭畫家Walter Keane後,Margaret的人生從此改變,她的畫偶然間從無人聞問到洛陽紙貴,但由Walter冒名為創作者的結果,卻使Margaret從此埋進畫室將近十年,直到她決定帶著女兒再次離開婚姻、並公開這些年來她被迫隱忍、沉默的事實。

看慣Tim Burton表現風格強烈、奇思異想作品的朋友,應該一時之間難適應相較之下太過四平八穩而顯得平淡的《大眼睛》。確實,除了彷彿呼應繪畫主題的油彩風格開場畫面、以及片中幾個橋段使用到電腦特效的部分,本片幾乎沒有甚麼地方有鮮明的Tim Burton印記。或許Margaret和Walter相遇、相識、結婚、到被迫創作無數叫好叫座的畫、卻必須掛上Walter的名號等經歷,之匪夷所思之無可奈何之荒謬殘酷,那種黑色幽默也有那麼點Tim Burton的風格了。若將Margaret/Walter的畫作以機械複製大量生產而進入商業藝術全新操作模式的這段故事線考慮進來,則Tim Burton的味道彷彿又濃醇了那麼點。

誠然,若本片故事屬實,那麼Walter Keane的精明商業頭腦所催生出的平面印刷繪畫商品,使繪畫成為廉價海報、明信片,確實徹底翻新商業藝術的手法。商業藝術、通俗美學與廉價印刷品的文化工業彼此掛勾,導致媚俗像病毒一樣四處蔓延,是《大眼睛》故事的一道伏流;但本片並無意在此多琢磨,而著眼於Margaret如何一再遇人不淑、甚至陷於與Walter的婚姻而一度無法脫身、到多年後終於討回公道的過程。本片從Margaret第一次帶著女兒離家出走來到金山開始,透過許多吉光片羽來說明二十世紀中期的美國,女性在社會求生存有多麼困難:她想謀職,對方問的第一個問題是丈夫是否批准(片中用的字確實便是approve);當她生活不易維持,最快想到的解決之道是趕快找個男人嫁了;她假日出外賣畫,才發現沒人對女畫家的作品有興趣,同樣的狀況更使往後的Walter能順理成章讓所有她的作品都掛上他的名字兜售。當她決定對Walter提出訴訟案、爭取自己的名聲,Walter對媒體的發言是她精神有問題。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在說明當時美國社會中的女性處境:如果不是被淹沒在繁忙的家務勞動與推陳出新的家電用品,如果決定要追求自己的事業,這世界會認定妳非瘋即傻、或是女人味匱乏。Margaret隱忍Walter十年來愈見蠻橫粗暴的對待,並非全是她的軟弱,只因她畢竟是時代產物。

在我看來,這便是Margaret Keane的遭遇、大眼睛女孩畫作、1950年代的美國社會在《大眼睛》當中的交匯處:Margaret筆下那一個又一個眼睛比例失真地大、卻對等地無神、神情若有所失的女孩們,其實正是美國白人中產階級家庭中一個又一個家庭主婦的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