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9, 2016

2015國內華語片票房體檢

影評人兼影展策展人等多重身份的鄭秉泓在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說,當前國內電影產業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是建立健全的票房數據機制。對此我心有戚戚焉。台灣電影市場的票房數字之難以掌握,此沈屙已為人詬病多年,卻似乎始終沒有顯著、具體的改善。而票房不但是製片公司分析並擬定投資策略的重要指標,也是學者或影評人的重要參考工具;而台灣戲院近年來已由威秀、國賓、秀泰、喜滿客等影城大規模整合,且有電腦購票系統輔助,沒有道理做不出像樣、具有公信力的票房資料。

但票房趨勢的整理偶而還是要做一下,回顧也好、拋磚引玉也罷,至不濟就當作自己做點功課,也許哪天用得上。
過去幾年來國內能有上億票房的國片,除了豬哥亮這塊屹立不搖的金字招牌,大約只有九把刀浪漫愛情片、魏德聖背書的作品、然後零星點綴本土色彩濃厚的幫派主題或搞笑片,總之都有固定的模式可以預測破千萬票房的題材或片型。去年異軍突起的《我的少女時代》有那麼點打破這慣例的味道。國片的校園題材可以說與浪漫愛情元素水乳交融、難以割捨,這與好萊塢的YA影片廣納愛情、公路、搞笑等成長主題相當不同。歷年來數得出的國產校園電影,題材幾乎只有青春男女的愛情初體驗一式,即使氣質獨特的《九降風》(2008),主軸之一仍然不脫愛情。

冷菜炒不膩的校園青春愛情題材,到了《我的少女時代》爆出無人能料的票房威力,以全台4.1億的總票房,直逼同類型國片影史票房冠軍、4.6億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2011)。本片也在沒有九把刀、也沒有任何當紅男女偶像的加持(除了華神)下,輕鬆拿下國內年度華語片票房冠軍。至於「留學」歸國後在國片市場無不破億的常勝軍豬哥亮,憑春節檔期的兩岸文化差異題材喜劇《大囍臨門》再度破億,以2.5億總票房屈居榜眼。幾達億元門檻的探花則是林超賢繼《激戰》(2013)後再度聯手彭于晏的勵志運動題材作品《破風》,但與《大囍臨門》差距已超過1.5億。

以下是2015年國內華語片票房排行,簡列十二大:

1月 24, 2016

看片小記 史帝夫賈伯斯 (Steve Jobs, 2015)

以《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 2010)首次入圍並且得到奧斯卡最佳編劇的Aaron Sorkin,去年再次譜寫電腦/高科技產業的蓋世天才故事,此番從美國東岸轉到西岸,並由另一位奇才導演Danny Boyle執導,講蘋果電腦一進一出的賈伯斯故事。

全片不以流水帳的老套交代天才一生,而是以三場關鍵的產品發表會為主要事件,來烘托賈伯斯出名的偏執與完美主義。這三場事件分別是1984年麥金塔電腦、1988年賈伯斯被迫離開蘋果電腦而自創品牌的NeXT、以及1998年賈伯斯王子復仇回到蘋果電腦後推出iMac等三場產品發表會。這三場發表會分別代表賈伯斯事業軌跡中的三個轉折點:麥金塔電腦讓賈伯斯也讓蘋果電腦遭遇重大挫敗,更讓蘋果電腦開除專斷、一意孤行的賈伯斯;自創品牌並在四年後推出NeXT電腦的賈伯斯,這次又失敗了,卻是有策略的失敗,使他重回蘋果電腦;王子復仇的真正成功,出現在整整十年之後,iMac真正讓蘋果電腦起死回生,從此一路風光近二十年,蘋果熱至今不衰。

1月 18, 2016

看片小記 大賣空 (The Big Short, 2015)

帶有黑色喜劇氣息、卻令觀者打骨子裡不寒而慄的《大賣空》,講的是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的引爆點,即次級房貸市場的崩盤。在本片之前,已有喧騰一時、奪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黑金風暴》(Inside Job, 2010),以更完整的資料交待次級房貸與華爾街炒作的內幕;劇情片方面,也有奧利佛史東的《華爾街:金錢萬歲》(Wall Street: Money Never Sleep, 2010),耙梳次級房貸與經濟泡沫的關係。《大賣空》借助劇情片的親近與布萊德彼特、Ryan Gosling、Steve Carell、Christian Bale等好萊塢明星的票房吸力,再次檢視這場撼動全球經濟的醜聞。

如果只因為以上四位好萊塢喜劇或性格巨星而買票進場——而且四位都入圍過奧斯卡影帝,可能會對這部片失望透頂。本片不如《金錢萬歲》,較著重人際互動與道德訊息,而是塞滿金融市場的術語與操作策略;若沒有一點投資學或金融衍生性商品的知識,整部片大約是看得似懂非懂,或許甚至感到乏味。不過,若把握核心概念,大約能夠理解,《大賣空》雖然有三條平行的故事線,交織三組先後與崩潰前的美國房市對賭、最後驚險成功的投資客,但全片真正的主角其實是金融衍生性商品、尤其是次級房貸。片中也請來名廚Anthony Bourdain與偶像明星Selena Gomez等名人,以極富諷刺意味的黑色幽默,向觀眾解說如信用違約交換、CDO、與合成型擔保債權憑證等術語。這些深入淺出的解說片段,與其說是說明、更像是表演,畢竟即使有這些解說,根本還是很少有人能聽得懂這些商品的內容、作用、以及如何操作與如何獲利。多數觀眾如我,仍是一知半解地走出戲院。

但這正是重點:我認為,《大賣空》的企圖心正是在展現這個華爾街亂象,即金融市場本身是頭不斷膨脹與自我繁殖的巨獸,早已超過任何人能掌握;就算有人能進場玩個兩把,也只有華爾街的交易員與操盤手擁有足夠的伎倆與籌碼。這些投資客儼然是掌握真正炒作秘辛的祭司。他們是這場遊戲的特權份子,一手掌握內線消息與遊戲規則、一手掌握財金投資的「專業知識」,無論你我如何努力試著了解這些金融衍生性商品的項目與作用,永遠不足以一窺堂奧、或是永遠趕不上新生金融衍生性商品的速度。《大賣空》更進一步讓我們看到資本主義最具代表性的場子裡、也就是金融市場中最赤裸裸也是最難堪的本質,即「對賭」一樣是鑽漏洞、鋌而走險、並且是不折不扣的投機行為。那些看出次級房貸泡沫化的投資客,固然指出房市炒作的問題,但他們並不比其他人清高多少,其目的仍是獲利,更糟的是其獲利方式乃趁人之危大撈一筆。如此看來,《大賣空》真正在講的故事,其實是黑幕中的黑幕,投機中的投機,鑽漏洞中的漏洞;揭發次級房貸危機的過程,其中沒有任何道德高調可言,甚至還頗為卑鄙。

黑色幽默往往是看電影的一大趣味,但在影展卻往往難討評審歡心。剛公佈的奧斯卡入圍名單中,《神鬼獵人》《憤怒道》大出風頭,查過才發現,其實《大賣空》也以最佳影片、改編劇本、導演等重要獎項在內的五項提名,穩穩佔有一席之地。本片導演Adam McKay以喜劇起家,手上有不少詼諧慧黠又諷刺意味十足的黑色喜劇片,包括同樣側寫美國金融風暴的《B咖戰警》(The Other Guys, 2010)。可能Adam McKay有了前作的練習,想要做一部更深入、更諷刺的進階版金融風暴黑色喜劇。只是,McKay的努力能讓他進入奧斯卡的殿堂,對於深陷壞帳泥沼、至今仍未完全恢復的美國經濟,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這也是本片不斷指出的殘酷事實,次級房貸崩潰了,華爾街、投資客與美國扭曲的市場經濟,卻不曾真正得到應有的教訓。

1月 15, 2016

看片小記 神鬼獵人 (The Revenant, 2015)

(由於中文片名太芭樂,決定採用美國版海報)
本片原文片名的revenant意思是「歸來的人」。去年奧斯卡最佳影片與導演得主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的新作《神鬼獵人》講的是一個身負重傷的獵人從死亡邊緣歸來與復仇的故事。

一位看完本片大倒胃口的友人說,可以在十句話之內交代完這部長達156分鐘的作品。坦白說,五句話大概可以搞定:十九世紀初,一群深入美國中西部的隊伍,在惡劣天候與原住民偷襲等險境中獵取毛皮維生。身兼探勘與狩獵的格拉斯在遭遇灰熊的過程中身受重傷,然寒冬將至,遇襲的狩獵隊伍決定暫時拋下毛皮返回堡壘。由於受重傷的格拉斯無法行走,隊伍也決定留下他;其他自願留下的包括費茲傑羅、布里傑、以及格拉斯與原住民生的混血兒霍克,並由隊長提供獎金作為酬勞。然而與格拉斯不對盤、又有種族歧視的費茲傑羅,因爭執殺死霍克、並在布里傑不知情的狀況下說服他活埋格拉斯、回堡壘領賞。盛怒的格拉斯因此燃起熊熊生存意志,決心療養康復、追到費茲傑羅、報殺子之仇。

1月 10, 2016

他們在島嶼寫作II 香港三帖

四年前成功結合文學與電影、精緻優質的島嶼寫作系列,去年陸續推出第二波的作品,不但規模擴大到七部片,也跨越海疆到香港。這安排開拓了以台灣為基礎的文學視野,頗有媒合近年開始風行的「華語文學」大旗之功。新的系列納入香港,也同時延續「島嶼寫作」的概念,所選擇的西西、劉以鬯、也斯三位,則是對台灣影響頗深的香港作家。我想辦法進戲院把這三部都湊齊了,以下一併報告。


1月 05, 2016

看片小記 為愛而生 (Ma ma, 2015)

中文片名有點題不對文的《為愛而生》,是潘尼洛普克魯茲擔綱製片並主演的作品,以國內西班牙電影較少見的溫情手法,描寫一位婦女與乳癌搏鬥、熱切擁抱生命的故事。潘尼洛普飾演的瑪格達,在發現自己右乳的硬塊後幾個月才就醫,已確診是惡性腫瘤,必須同時進行化療並切除右乳。馬格達的醫師胡里安則計畫與妻子自俄羅斯領養一位叫做納塔莎的小女孩。與此同時,瑪格達也面臨丈夫外遇、分居的變局;她更在兒子的足球賽場上邂逅皇家馬德里隊的球探阿圖洛,一通打給阿圖洛的電話告訴他,他的妻女發生嚴重車禍,女兒當場死亡,妻子昏迷不醒。

《為愛而生》說的是關於失去的故事:瑪格達先是丈夫離家而去、她隨後失去自己的乳房、接著更即將失去自己的生命;阿圖洛失去了妻女;胡里安失去可能會有的養女、接著也失去了妻子。所有人都在面對與調適這些失去所帶來的創痛。因為失去,才會懂得珍惜;本片如同許多療癒系作品,著重在珍惜與鍾愛,並聚焦於瑪格達,這位具有強大正面能量、生命力與感染力的女人,呈現她勇敢面對自己的絕症,並以無比的熱愛與身邊的人一同面對生命的各種逆境。環繞在丈夫、情人(阿圖洛)、醫師、愛子四個男人之間,瑪格達不但抗癌,也將愛延伸出去,幫助阿圖洛走出喪親之痛,最後更懷一女,讓她與阿圖洛有愛的結晶、也讓自己的生命以另一個形式延續下去、更片面實現醫師未能領養女孩的心願(她將未出世的女兒取名為納塔莎)。瑪格達扭轉病魔受害者的形象,成為女王一般,主宰自己所剩無幾的日子、也左右親人愛人的命運。